第三方民調就係雷動嘅致命傷(一)︱Dante Ma

【2016年08月19日 5:39 下午】第三方民調就係雷動嘅致命傷(一)︱Dante Ma


戴耀廷教授的雷動計劃原意令立法會中反對派保留過半議席,避免由建制派完全主導立法會。但由於種種因由,泛民在不協調情況下各自派出候選人參與是次選舉,令到雷動計劃最終要指望選民自己依據由第三方的民意調查(下稱民調)來進行策略性投票。那麼:

如果第三方民調是有公信力的,戴教授就完勝;

但如果第三方民調是有蠱惑的,反對派將全面皆輸。

我並非民調專家,坊間亦有不少質疑今次不用累積計算而改用每日清算,並以數百名或千人來做來當全民意見。我作為陰謀家當然會用第二個角度去睇。

這個民調有兩個大疑點,令我質疑其可信性:

第一:人民力量的陳志全(慢必),社民連的長毛出奇低的民望,老老實實好多網友都替慢必感不值,但你諗諗點解咁多人為其不值而民意反而低呢?長毛這麼老練嘅抗爭者又點會咁低呢?其實只要你地稍稍留意,此二人在立法會一直係建制最大阻礙,連同新界西陳偉業堪稱社運三傑,而排第二檔的陳偉業出線太微,只要除下另外兩人,這個立法會就是建制囊中物!所以用一個民調就可輕易殺死二位傑出抗爭者。

第二:民主黨民意出奇地高,自經歷雨傘,網絡廿三條,民主黨離地盡失民心,點會又能保持如此高民望水平?陶君行用地區樁腳來解釋,我對此有所保留,因為這些市民並非受惠於蛇齌餅的選民,他們有血有肉有意志,而且當日支持長毛陳志全也是同一班選民。但奇怪的是,許智峰支持度又出奇地低,許智峰係區會單人匹馬衝擊建制,根本佢係建制議會裡屬危險人物,所以建制獨獨就係唔想佢入局,好明顯民調係被人選過先出黎。

直至呢一刻,我希望戴教授以及其團隊不要再依靠這港大民調了,因為佢會令到泛民全盤皆輸。我下次有時間才解釋這個情況會演算咩走勢。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