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要劉嘉鴻級數的議員︱楊穎禧

【2016年09月03日 11:16 上午】香港需要劉嘉鴻級數的議員︱楊穎禧


首先利申一下,筆者並非港島區居民,沒有跟人民力量有政治聯繫,也算不上是人民力量的忠實支持者。筆者這一篇文章,完全是因為看到劉嘉鴻的議政水平而寫的。

要講劉嘉鴻在選舉論壇的第一印象,一定是劉嘉鴻指出熱普城永續基本法即是永遠承認中共在港的憲制地位,及後在論壇用英語與司馬文辯論。當然,選立法會議員不是選一個講英語好的人。但一個香港人講英語講得好,某程度是代表他在外國的生活經驗豐富,了解外國的文化和有一定的學術水平。

筆者與劉嘉鴻也許只有點頭之交,只就住全民退保討論過一兩句,在遊行打過一兩句招呼。筆者認識劉嘉鴻是在全民退保的節目中,他的表現讓筆者眼前一亮。當時坊間討論全民退保都是在十分虛幻的世代論,新移民搶全民退保論,爆煲論,他就已經拿出了實際數字說服了筆者,全民退保是切實可行的。在筆者跟他討論有關領取退休保障的年數與預期壽命掛勾,令長者即使十分老都未能取得退休保障的問題,他指出了「年老本身是十分相對的概念」。

讓筆者舉個十分簡單的例子,講到全民退休保障會爆煲的問題,就着議政水平也可分高下。水平低的人就會在沒有數字下空口胡說將來個個新移民都會65歲才來港搶資源。水平高一點會按印象說二三十年後的老人家太多,基金則不足支付。水平再高一點的則可能查一下二三十年後的老人人口,計算出所需金額多於基金盈餘,基金難以可持續發展。再高一點的或者會計算出要二三十年後維持全民退保,每人平均是需要付出多少錢,以成本太高來反駁。而劉嘉鴻正正是指正出全民退保未來二十年額外需要多少錢,現在政府的盈餘又有多少,將來政府的盈餘如何應付全民退休的額外開支。比起某一聲稱增加2%利得稅,卻連政府可以因此增加多少收入都不知的立法會參選人的水平來得高很多。

水平高的人,往往不會見到問題只是指出問題,而是提出切實可行的方法去解決問題。當有人提出香港的預期壽命愈來愈高,令退保基金的開支愈來愈大的問題,他就提出將領取退休保障的年數與預期壽命掛勾。當有人提出世代供養的問題,他就提出種籽基金必須足以代表年長的人,再由這一代開始儲錢,令每一代的退休保障均由自己一代供給,免除了世代供養的問題。

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從來就應該有此水平。立法會議員日常在立法會內進行審理議案的工作,其實遠比我們想像中來得困難。例如在立法的制度當中,提出修正案就正正是考驗議員的水平。做一個堅定反對派,只要是政府的法案不合心意都「拉布拉死佢」其實十分容易,但這只會令立法進度停濟不前。投個反對票十分容易,有位議員在醫改投下反對票,原因是想避免引入劣質醫生;但明明醫改與引入外地醫生的質素要求完全無關。那位議員只是道聽途說坊間的言論就投下反對票,是十分不負責任的﹙筆者姑忽論投票立場是否合適,但投票背後的理據一定欠缺充份﹚。作為一位議員在每一議上都必須看清楚數據、文件、條文。而在現實的政治角力中,就是要透過講道理,提出合理而切實可行的替代方案,讓政府接受,這才可以爭取大部份市民的支持。

在上一篇評論游蕙禎的文章,筆者提到一個政策設計背後,必然涉及政治理念、大量的數字和潛在的問題。從政者如果單從網上的留言,就決定香港的政策,那就是太兒嬉了。劉嘉鴻作為一個立法會候選人,是絕對有立法會議員的水平。他對香港人口,財政,經濟的熟識也能幫香港人在立法會做好審議法案,監察政府的工作。

 2016立法會選舉候選名單 (明報製圖)

2016立法會選舉候選名單 (明報製圖)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