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2016選舉雜談︱Daniel Lee

【2016年09月06日 12:08 下午】立法會2016選舉雜談︱Daniel Lee


今屆立法會選舉在長毛險勝方國珊的高潮下謝幕,投票人數創新高,使非建制派取得30席,算是一個小奇蹟。社民連的創黨三巨頭,陳偉業自己想退休,可惜未能送黃浩銘入議會。浩銘還年輕,只要繼續努力,還是有希望的。毓民與長毛,一個住義德道,一個住公屋。毓民的敗選與長毛的險勝,同樣令人驚喜。新東的選舉結果遲遲未公佈,牽動不少人的神經,不斷留意網上的消息。當長毛得勝,現場的掌聲,反映了民意。至於毓民,有網民到他的地辦有請小鳳姐,使毓民獲得了劉江華,鍾樹根級數的禮待。這個故事教訓我們,在香港從政,不要扮民主派來混飯吃,否則,是不會有好的下場。CK,馬草泥,昌昌,院長和阿陶飲得杯落。

我不相信民調,理由好簡單,你無比錢我,問我問題,我點解要答你?就像今年,民調話慢必,張超雄危,結果他們無事。民調又話慢必長毛兩個只能活一個,結果又無事。又話九東末席是謝偉俊與黃洋達之爭,結果又錯。記住,選民不是傻仔,邊個有做野是知的。民調,可以用看八卦週刊般心態看待,真係關心選情的人,請多花點時間,在Facebook 或打message叫人投票,唔好同人辯論 9%是高於6%。我知9>6,但那只是1000人的意見。政治不是物理,你不能不信牛津定律,但你可以唔信民調。在社會科學,只有經濟學的需求定律較為可信。順帶一提,between謝偉俊與黃洋達,我會投黃洋達。一來謝偉俊太乞人憎;二來,黃洋達才是正版的「一路走來,始終唔得」,又唔打得,有甚麼可怕?

而網上有些偽學者,鍾意一時講原則,一時又講現實政治。我不懂,也沒有時間反駁。但請一係就全程講原則,民主自由,一係就全程講現實政治。唔好鍾意講吓原則,轉頭又講現實政治。如果講現實政治,應該加入工聯會民建聯。又有蛇齋餅稯,又唔使比人拉,食警棍。現實政治,點駁?你看柯創盛連學位都有問題,有學位的容海恩,表現又低低地,但他們雙雙入局。敢抗命,堅抗爭就是有點不可為而為之意思。唔係,點解要和有8千萬黨員的共產黨對抗?不如番屋企訓覺。所以當我睇到長篇大論,結論是投謝偉俊,而完全不提人民力量,那些,不可能是深度分析。

長毛、慢必得勝,而亡國興敗,最少反映拉布得民心。如果再有建制派話拉布不得民心,問一問他們,亡國興去左邊度?在新的一屆立法會,多了些新面孔,大慨有8-10個人可以拉布。傳統泛民的大佬退了下來,前幾年的個人恩怨便可放下,新人有更多的合作空間。暫時看來,公民黨與民主黨增加不少活力。當建制由43人減至40人,點人數做成流會的殺傷力會更大。 期望可在新的一屆立法會對689政府施以更大壓力。

由五月到現在一直留意選情,我其實並不樂觀,但我不認為悲觀對事情有幫助。盡人事以安天命,就算最终輸了也是無憾。悲劇不是你明知壞的結果出現而無法改變。悲劇,是你以為自己知道會出現壞的結果,走左去,但壞的結果沒有出現。人不是上帝,政治一日也很長。

作者原文連結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