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未知,自決必成︱王丹

【2016年09月09日 4:06 下午】香港:獨立未知,自決必成︱王丹


這次香港立法會選舉的結果,我想我跟許多人一樣,有點意外。選前,外界觀察者一般都比較悲觀,認為在雨傘革命之後,中共加強了對香港的打壓,香港人心中普遍瀰漫絕望的情緒,而本土激進派的崛起,使得泛民陣營腹背受敵,非建制派的力量分裂,更會導致建制派漁翁得利。在這樣的不利情勢下,民主派能夠得到的席位很有可能萎縮,具有關鍵意義的三分之一席位的否決權有可能丟失。但是結果出來,情況比我們預期的要好得多,尤其是具有指標性的青年世代的朱凱迪,羅冠聰的當選,相信讓香港政府和北京當局都跌破了眼鏡。

我認為,這樣的選舉結果雖然在意外之外,但是也是在情理之中。為甚麼?第一,因為北京當局最近幾年來對香港的態度越來越強硬,其代理人梁振英的施政風格,也迥異於其前任董建華和曾蔭權,顯得蠻橫而且過於偏向北京。自古以來,強硬政策的使用都是有很大風險的。除非你強硬到了出動軍隊鎮壓的程度──這會有效壓制反抗,否則一般而言,色厲內荏的強硬政策只會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激起對方的反彈。這次選舉的結果就是反彈的表現,因此外電普遍評價說,是北京的對港政策的失算,導致了選舉的結果不利於北京自己。這就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吧。

第二,兩年前的雨傘革命,對北京和港府來說,已經是一個警訊,反映出港人的不滿已經積累到了臨界點。而那次的街頭行動本來也是一個機會,如果港府和北京把握住那次機會,在民主普選問題上做出一定的讓步,並且把這樣的讓步歸功於建制派,那麼,今天的建制派的選舉結果,很可能就會翻轉。但是,迷信強權的北京政府以為用強硬立場拖過了雨傘革命,就萬事大吉了,殊不知,雨傘革命的能量並沒有因為運動沒有取得成果而消散,相反,這些能量積累到這一次的選舉,讓港人有機會翻轉體制。從街頭到體制,最終還是人民的意志高於政府的一意孤行。而最令北京當局失算的是:本想達成假普選的目標,沒想到最後促成了香港民主自決的思潮的崛起。這個結果,其實比真普選的實現,對中共控制香港的意圖的威脅更大。

第三,同時我們也要看到,最近幾年香港獨立的聲浪漸起,引起外界高度關注。因為一旦港獨勢力大起,對整個中國政治發展情勢,甚至是東亞政治格局都會產生強烈衝擊。相信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對此都還沒有思想準備。但是這次選舉中,最激進的香港本土派,包括主張港獨的力量,並沒有得到大部分選民的支持。這樣的結果說明,香港獨立的理念剛剛成形,在港人中間還遠遠沒有取得共識,在大部份港人對於獨立議題還沒有進一步的思考的情況下,所謂的「香港獨立」至少在現階段還是假議題,而未來如何發展也還是一個未知數。香港獨立造成的衝擊,目前看還不會形成。

最後,這次香港選舉的結果,表明在港人的政治前途的選擇光譜中,民主自決獲得最多的支持與同情。這樣的立場,既不是與中國切割,也表達了擺脫中共專制統治,與中國拉開安全距離的願望,這樣的立場,相信會得到越來越多的港人的支持。打破原有的基本法的束縛,讓香港人能有更高程度的自決,是未來北京當局必須面對的訴求。而從雨傘革命到這次選舉,我們看到了香港人絕對不願意接受逐漸限縮香港的自由與法治空間的所謂「一國兩制」的決心,是多麼的堅決。有這樣的堅定意志,民主自決的目標相信早晚一定可以達成。

(文章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華人民主書院立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