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新人換舊人︱吳廣明

【2016年09月15日 11:58 上午】一代新人換舊人︱吳廣明


這屆立法會選舉和之前兩屆的立法會有一個很大的分別,就是一班較舊的立法會議員被一班較新的議員代替,而被替代的包括建制組織和民主派都有,他們被替換的方式也有所不同,第一種是退休式不參選,第二種就是排在第二位以支持新人,第三種就是被選票拉下來。三種議員的性質非常之不同,相信給大眾觀感也不同。事實上,在一個世界選民新潮流來說,舊有的議員是較容易被淘汰。

先看第一種沒有參選的舊有議員,包括有民建聯的譚耀宗,葉國謙,陳鑑林,曾鈺成,工聯會就有陳婉嫻,大家會看到,這些全部都是建制陣營的大政黨,因為票源較之集中和堅實,因此,他們可以全身而退,也沒有參加這次選舉。第二種就有自由黨田北俊,民主思路的湯家嬅,人民力量的陳偉業,民主黨的劉慧卿,何俊仁,單仲偕,公民黨有梁家傑,民建聯的鍾樹根,而民主派就因為可能未夠信心由新人作全面參選,事實上,這幾位民主派,除左陳偉業和湯家驊扶持失敗,其他都能達到換班的效果。

第三種是被選票淘汰,包括有民協馮檢基,普羅的黃毓民,工黨李卓人和何秀蘭,工聯會的王國興。在這幾位議員當中,黃毓民和李卓人都是被最後一席的議員洶汰。大家都看到特色就是,建制派真正被選票淘汰的就只有工聯會王國興,可見得建制派的票源是極之難打破,而王國興都是在超級區議會的選舉中落敗,而在這幾位落敗的議員,從票數得來的結果是被策略性投票所影響,或多或少都是和「雷動」有關,因此,在選後,很多人都指責「雷動」計劃令幾位資深的議員落敗。令香港失去了幾位被認為有質素的立法會議員。

毫無疑問,大部份的落選議員都是在議會內和社會上都是一班強而有力的抗爭人士,在議會內外都舉足輕重。但是在民主選舉的情況下,選票就要證明你是否有資格留底。這段時間,聽到很多失望和沮喪的言論,並指新一批議員未能做到舊議員的功效。這一點我是同意一半,因為一批完全沒有議會經驗和年輕的議員,確實無可能做到一些前人的功能。但是,無新又豈有舊呢?只是被退休的方式不同。在這方面,我真的欣賞建制派和部份願意排在第二位的民主派議員,因為,這個是一個最佳的換班方式,讓一些新生代能夠有足夠準備去迎接新的使命。

對一些舊的議員,他們是功不可抹,但現實就是退下來,才能有新的氣象,俗語有云:「寧欺白鬚公,莫欺少年窮」,若果新的一批議員將個心拋出來的話,相信他日也成大器。選民認為他們有希望才給他選票,有些時候!舊有的議員真的要反醒,看看自己是否真的會在這個潮流中離開。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