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娃娃看天下」遇上「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Daniel Lee

【2016年09月19日 4:07 下午】當「娃娃看天下」遇上「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Daniel Lee


因為鄭秀文喉嚨痛的新聞,我翻聽了她的舊歌。鄭秀文是港英年代其中一個最好之一女歌手。其中鄭秀文在1994年翻唱了「娃娃看天下」及當年新歌「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是我最喜愛的兩首歌。那一年聽了「娃娃看天下」,我相信鄭秀文會走紅,因為「娃娃看天下」正配合鄭秀文初出道幾年的心境。我知道喜歡「娃娃看天下」這首歌的人很多,當中包括「踏血尋梅」的導演翁子光。他選用了這首歌,改變了這歌的色調,用來表達戲中女主角的內心世界。如果你有看「踏血尋梅」,聽到女主角的鄉音版時,你不會笑。相反你會沉思女主角的遭遇。

「踏血尋梅」不是色情電影,講的是一個新移民在香港的悲劇。故事根據一宗真實案件改編。女主角在援交時被殺,然後肢解。當你在戲中看到主角面對的世界,所過的生活,得出的結論十分悲哀;自殺或尋死,是女主角不能逃避的下場。這是悲劇的一種定義;明知事件會發生而不能避免。去年公演時,很多觀眾帶着沉重心情離開戲院。

在2015年,香港正受到幾千萬自由行困擾,對大陸人的印象極差,隨街大小便不時發生,社會上熱炒蝗蟲論。不少港人亦相信,新移民奪取香港資源,綜援養懶人等。任何福利制度都有機會被濫用,只是程度之分。而實際上,綜援多數受益人是老人和傷健人士佔大多數。但是社會有了這個印象,有鄉音的新移民,難免受歧視。亞梅只是其中最不幸的一個。看了「踏血尋梅」,你認為應否對新移民作出多些幫助?

「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故事背景在南斯拉夫內戰波士尼亞戰爭期間,號稱二戰之後最為慘烈的塞拉耶佛圍城戰役,一對年輕戀人欲逃離該城,卻被軍隊射殺的真實故事 (維基百科)。中文版加上林振强的詞,不只反戰,直頭是在宣揚普世價值。歌詞是這樣的:

戀 情懷做依靠
沿途甜或酸 仍然互相緊靠
戀 從無要分宗教
無民族爭拗
常寧原一生至死都與你戀

不以民族、宗教區分人與人的關係,這就是普世價值。「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是一首90年代中的作品。香港有幸,有林振强這一級的鬼才,以一首情歌為主線,卻植入普世價值。當時大家可能只聽到現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沒有對國族、宗教觀念作出反思。有人會說,今天香港的情況不同,有甚麼甚麽中共大量殖民等等。對付極權,我們要爭取的,是取回審批權。又有人會話,多年下來,中共己在香港殖民百萬。若是如此,為何建制派在今次立法會選舉的得票比率會下降?但是下次選舉,我相信這種靠嚇的手法會重來。畢竟,選民是善忘的。

「娃娃看天下」與「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都是鄭秀文的好歌。今天,一首代表新移民心境,另一首仍是講普世價值。上世紀,香港是靠移民起家,不少香港人,包括黃洋達的父或母,都是從大陸來。更好笑的,今天勇武社運界的精英,不少本身也在大陸出世 (所以被發現後,他們很少提出生論)。英雄莫問出處,其實是普世價值的內涵,不是左翼的專利。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