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法輪功學員案開庭 辯護律師董前勇遭法警毆打

【2016年10月13日 10:01 上午】河北法輪功學員案開庭 辯護律師董前勇遭法警毆打


10月11日,代理法輪功案件的北京律師董前勇在河北邯鄲地方法院兩度遭法警毆打及法外拘禁。該法院當天審理6名法輪功學員案,警方如臨大敵,阻止公眾旁聽。
中國各地法院審理法輪功學員案件,歷來被稱為是“敏感案件”。10月11日,北京律師董前勇、江西律師張贊寧等作為法輪功學員的辯護人,當天在河北省邯鄲市肥鄉縣法院參加庭審,先是遭到法警刁難,後又被扇耳光及反扭胳膊,導致輕微傷。

有律師當天告訴記者,上午八點多,董前勇律師被法警禁止攜帶隨身包裹進入法庭。董律師向主審法官柳延峰申請說道:隨身包裹裡都是案卷材料,可以開包檢查。遂被法官帶到隔壁辦公室開包檢查之後,依然不讓董律師帶包進入。其後發生法警打律師事件。
董前勇律師當天下午向自由亞洲電台講述事發過程。他說,他代理的一位警察法輪功學員案,當天法警在距離法院五百米處就設立了關卡。在進入法庭前,他遭到刁難:“在法院五百米之外就有警察攔截,查驗身份證以後,到法庭門口的時候,主審法官柳延峰要求我不准帶包進去。我說這個包內,你們可以看裡面的資料,看完以後,他們還是不讓帶入(法庭)。然後衝進來很多法警,其中有一個便衣人員。我問你是什麼身份?他說,你管我什麼身份,旁邊一個法警說這是中院的。我說,今天肥鄉縣法院開庭,你中院的來干什麼?法警非常生氣,上來就打我兩個耳光。把我打倒在辦公室的一張床上,眼鏡都打掉在地”。
董律師又再次質問法警為何打人,法警回答打人是強制手段的一種。他說,法警還搶走他兩部手機:“我要求主審法官柳延峰庭長處理法警,他就借機離開了。我就喊‘法警打人’。我說要去檢察院控告法警打人,你們必須要處理打人的法警。然後我就摸了一下手機。法警就搶我的手機”。
董律師稍後向法院有關部門投訴,但再遭到法警暴力對待。他稱:“衝進來幾個人把我按在沙發上,強行將我的胳膊扭過來,我的胳膊到現在還疼。又把我的公文包全部打開,翻了個底朝天。對我身上也翻了半天。後來不讓我辯護,就讓我走”。
多次代理法輪功學員案的董前勇律師曾因代理王宇案,2010年9月1日在天津鐵路運輸法院出庭時,被法警毆打。據報,2015年4月22日,沈陽沈河區法院開庭審理涉及邪教罪的法輪功學員於溟、李東旭、高敬群案,董前勇律師被法警掐脖子,暴力驅逐。
對於這一次被毆打,董前勇說,他的當事人是邯鄲中級法院前政治處警察,因涉嫌法輪功案受審,原本六名被告有四位律師出庭辯護。但其中一位律師被法官要求被告家屬解除了委托:“我的當事人岳從川(音)原來是邯鄲市中級法院政治處的警察,因是法輪功學員被判刑、開除公職。這次是6名法輪功學員今天開庭。這個案子本來有4位律師”。
當天出庭的張贊寧律師對記者說,當天法院處處設卡:“設立很多卡,凡是能進入法院的通道都設了卡。就是要控制公民自由旁聽,而且他給家屬的旁聽證,我們一共6個被告人,只發5張旁聽證。一個家庭只能來一個人都不到。其中有兩個家屬擔任了他親屬的辯護人。它稱已經有家屬做辯護人了,就不再發給家屬的旁聽證了”。
11日下午,董前勇律師將控告信送交肥鄉縣檢察院,要求調查律師被毆打事件。

特約記者:喬龍 主編:石山、何平

本文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