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企業管治跑輸「大市」︱黃元山

【2016年10月18日 5:26 下午】港企業管治跑輸「大市」︱黃元山


這幾個月,業界對證監會和港交所對上市監管架構的聯合諮詢,有頗大的回響,擔心上市的遊戲規則大幅改變,而監管機構的權利會否過大等。

很多人說,香港上市市場旺盛,就等於上市程序好,公司管治沒有問題,筆者並不同意。環顧所有對全球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的研究報告,香港的整體排名並不理想。

管治水平落後英美獅城

舉個例,會計師公會(ACCA)和會計師樓KPMG最近發表的企業管治報告,香港整體排名第七,比美國、英國、新加坡低,更排在其他亞洲國家(如澳洲、印度、馬來西亞)之後,這個排名是引用了OECD的架構,有一定的參考價值。數年前,另外有一間的機構GMI Ratings,也做了一個全球排名,香港的得分就更低,只是第26名。另外,有些是以亞太區(Asia Pacific)為本位研究的,例如投資銀行CLSA,又或者是亞洲企業管治協會(Asian Corporate Governance Association, ACGA)的研究,都認為香港上市企業的管治水平,遠低於同區的澳洲(分數低約20%)。當然,排名從來都只可作參考,因為有不同的計分方法和準則,但如果差不多所有研究都顯示,英、美、澳、新都高於香港的時候,我們就不應該再夜郎自大,只是因為上市生意好,而忽視了有需要提高企業管治,而監管應該在哪些方面能做得更好。

另外,當全球都開始由行業自我監管,轉移到獨立監管時,包括香港的保險業和會計業,上市監管的審批,卻仍然以港交所為主導,不單有潛在的利益衝突(港交所既從上市的生意得益,又要肩負了審批的權力),而且,上市委員會,也都是以行業領袖為主導的自我監管,並非獨立監管。因此,上市監管的改革,是有其需要。

上市科經驗不及委員會

不過,現時的諮詢,筆者認為有改善的空間。首先,改革的目標應該更清晰,例如上述提及的企業管治和監管效用能否提升呢?另外,筆者認為諮詢文件中,要求港交所內的上市科(Listing Department)決定會否轉介個案給新設的上市監管委員會(Listing Review Committee, LRC),是不適當的;因為上市科的職員,市場經驗絕對比不上上市委員會的委員,因此,應該由上市委員會取代港交所上市科做決定。而這個轉介的決定,是要基於上市公司合適性(Suitability)的複雜性而定,但所謂Suitability的複雜性,諮詢文件中的定義不夠清楚。

最後一點,若由上市政策委員會(Listing Policy Committee, LPC)釐定上市科員工薪酬,亦會產生管治問題。

筆者一般對監管措施都有一定保留,怎樣做到「聰明」(Smart)而非「過分」的監管(Over regulations),保持了市場發展和監管的需要,並不容易;而監管的程度,很多時候卻像鐘擺一樣,從一個極端去到另一個極端。筆者期望,香港的上市監管制度,能吸收海外一些「聰明」監管的精華,避免過分監管,同時又做到促進企業管治水平提高的重要目標。

轉載自荷馬學人集 – iMoney財經雜誌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