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維權,我們應該看到什麼?︱鄔萍暉 楊建利

【2016年10月19日 6:03 下午】老兵維權,我們應該看到什麼?︱鄔萍暉 楊建利


數千退伍軍人的維權活動如風一般驟然而來,又如風似的悄然而去,48小時之內,迅速集結,迅速解散,其維權目的基本達到。

在習近平政權以多年未見的大力度打壓維權空間的情勢下,此次老兵維權獲得成功引起了許多討論、爭議甚至陰謀論猜測,眾說紛紜。那麼,我們應該從此次老兵的維權活動讀出些什麼呢?

一.老兵群體的特殊性

假如當局決心鎮壓,數千人的力量面對中共政權暴力機器仍屬弱小不堪。維穩體制下,調動幾萬軍警對付這區區幾千人,並非難事。然而,事情的麻煩和棘手在於:這幾千人是千萬退伍大軍中最勇敢、最具領導力、組織力因此也是最受擁戴的人,代表強大的退伍軍人力量,訓練有素,紀律嚴明,敢於犧牲,團結一心。敢動這批人,須冒觸犯千萬退伍軍人的莫大風險。更麻煩之處是:政權手中現有的最強大武器——軍隊——與這些退伍軍人天然密不可分,有著血肉交融的關系:軍隊的明天就是他們的今天,他們的昨天就是軍隊的今天。中共最高層向來以軍權和軍隊穩定作為權力的最後保證,為此,習近平對軍腐大動干戈、對軍改殫盡竭慮,即便如此,軍隊不一定就穩定了,因此中共政權對動用專政鐵拳對付組織化程度很高的退伍軍人,是否會在暴力機器本身上砸出裂縫心有忌憚,鎮壓意志力不足。

二、普遍性:此次老兵維權的可復制策略
雖然退伍軍人群體具有特殊性,但是我們不認為其特殊性是此次維權成功的最關鍵因素。老兵群體的特殊性不是今天才有的,然而,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的將近20年裡,老兵群體到北京上訪50多次,平均大約每年三次,在各省的抗議維權活動更不計其數,每次老兵都受到中國各級政府像對待其他維權民眾一樣粗暴的漠視和鎮壓。然而為什麼這次成功了呢?

我們認為此次老兵維權運用了使維權成功概率增高的策略,這些策略具有普遍意義, 是可以復制的。

高度組織化:幾千人可以迅速集結包圍軍委大樓,第一時間就把組織力量展現出來,震懾對方的意志力。
高度紀律性:號令整齊,行動一致,井然有序。

非暴力策略:本來除了現役軍警,退伍軍人是最有能力使用暴力群體,但是他們選擇了非暴力抗爭的策略。設想,假如他們使用暴力手段,結果將會是什麼?

人數和地點:非暴力抗爭就是要拼人數,此次抗爭聚集數千人遠遠超過以往,且集結在北京,軍委大樓,光天化日(公開化),這都是制勝的重要因素。

訴求明確:維權目標明確,不隨便升級。

三、維權就是維權
有人講,此次老兵維權是體制內維權,這是錯誤的觀念,維權就是維權,沒有體制內和體制外,對於絕大多數維權的民眾來說,其目的就是獲得他們認為屬於他們的合法權益,基本上沒有體制內外的概念。有人把老兵維權定性為體制內維權所持的理由是,老兵喊出擁護習近平和中共政權的口號和打出這樣的標語。這個理由比較表面,因為設身處地想想就會明白,喊“萬歲”主要不是要表達效忠,而是為了支起一個保護層,減少被鎮壓的可能性(最終目的還是經濟利益),維權的老兵對當局將如何對待他們、是不是把他們當作自己人心裡沒有底。當然,老兵(曾經是政權的衛士)喊“萬歲”比其他群體更自然、更缺少心理障礙,因此這更容易成為他們的保護策略。

說到底,退伍軍人是普通民眾,參加維權的老兵更淪為社會下層,在奉維穩為保衛政權的第一道防線也可能是最後一道防線的統治集團的眼裡,他們和其他維權民眾沒有本質區別。剛參加了北京"八一大樓"集會活動的中國北方某縣退伍軍人維權會張姓會長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像他這樣情況的退伍軍人在全國範圍內有很多,退伍軍人也曾多次組織起來上訪維權,但無奈中央有中央的政策,地方又有地方的政策,退伍軍人的權益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上訪行動也每每受到打壓。

據傳,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接見了維權老兵的代表,甚至在接見時明確表示:老兵維權是正義的、是合法的。假如此傳言屬實,那麼我們不禁要問:哪些群體的維權是不正義的、是不合法的?標准是什麼?

我們相信,只要專制政權性質不變,老兵群體不僅不會成為趙家人而且終究會成為體制的敵人(此點下文還會論述)。正因為此,老兵維權的突破口,對其他群體擴大維權是正面的推動。

我們不要去諷刺軍人們過去的性質與作為。其今天的上街示威已足以證明他們跟其他大眾一樣已然成了專制的犧牲品,也必然地是高牆的對立面,從而有理由、有潛質成為推牆力量的組成部分;

不要去挖苦軍人們和左派的受騙、愚昧與落後。專制制度下,幾乎人人都有此過程,自己從中走出來,不可立刻恥笑後面走得更慢的民眾。拉住他們的手,讓其跟上步伐恰恰是先行者的使命所在。極少數頑固者自有歷史的淘汰,不必為此將多數的人群推向魔鬼一邊。政治是力量的集聚與反抗,不是理論家的思想淨化與革命純潔性的漂白。孫文握手並擁抱滿身臭氣、匪氣的洪門並加入其中成為領袖之一,始有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中六十八人為洪門弟兄!其中不乏“愚昧”地並不知民主憲政真正內涵的“落後者”!

四、民運應有的反思
世間總會有一群不顧乃至鄙視自身經濟利益,專注於精神高潔、自由平等、人權保護、公權制約與監督和民族進步的精英人士,古有“天下興亡,匹夫有責”的顧炎武,近有喋血菜市口的“戊戌六君子”和成功推翻滿清專制的同盟會革命黨人;昨天有滿腔熱血的數百萬八九大學生,今天有以法律為手段推進民主法治的維權律師。這種種群體本質上已然超越經濟層面的訴求,而上升到追求更公平、更正義、更自由、更博愛的國家政權與制度構建層面,這也是解決公權力泛濫無邊,解決特權貪婪無度,解決無數退伍軍人、下崗工人、失地農民、街頭小販等根本經濟掠奪與實質賤民政治身份的不二途徑。然而,在今日趙家的維穩體制下,卻鮮有能如這次一般成功的可能。同樣是數千數量之巨的絕食學生無比震撼的自我犧牲換來的是六四的北京街頭坦克轟鳴,以專制者自己頒布的白紙黑字法律為依據抗爭的律師,迎來的是709對律師大抓捕。而民運人士、精神貴族們,因埋植於所有人深層的貪婪、私欲、爭競、自私等原罪,本以為自己高潔,舍棄經濟追求,致力於宏觀社會進步,二三十年下來,鐵的事實卻是海外民運分崩離析,山頭林立,國內民運爭吵不休,互為仇敵。不得不在數千退伍軍人整齊的凱歌聲中目瞪口呆,百味難陳。

不要去譏笑軍人們停留在經濟層面的呼求。對普羅大眾而言生存、生活永遠是第一位和最基本需求,不要去挑戰這一公理。讓普通人餓著肚子去爭選票、喊三權分立這是書齋中書呆子的夢囈,空中閣樓上老夫子的吟唱。放下身段,擁抱民眾,團結各個群體,以淺顯的道理、通俗的語言、無可質疑的事例,使多數民眾明白其經濟利益受損的根本原因,進而一同去爭取根本制度的改變,上升到政治層面的呼求與抗爭,一句話:加入到推牆的洪流中,才是民主精英人士最需要做的工作;

我們不要去揣摩軍人們背後的勢力。且不說根本毫無證據,純屬空空推理,即便是真實,不影響其對權貴的撼動,不影響其對其他群體的鼓舞,不影響推牆者在其基礎上掀起持續的波浪。簡單的道理:“背後勢力”可以利用,推牆者不懂利用?只會一腳站在這股強大力量對立面?

不要嚴格劃分體制內、體制外。專制制度下,迫害者也是受害者。政治局的三十來位委員、二百多中央委員組成的中樞機構與專制機器,是真正的趙家,是真正的權力高度集中與壟斷者,其不容任何勢力染指或監督。因此,其他所有人無不正以各種方式、正在各個層面遭受其欺壓、剝削、凌辱,一同牽手,砸碎落後的、蠻橫的、反人類的機器,方能迎來每個人美好的明天。何況,這中樞機構中隨時會有願意加入的反叛者。

不要區分改良與革命。在痛恨現有體制這一點、憎惡趙家人這一點上,大家都是革命者,都是推牆的同盟軍,也即目標(至少現有目標)是一致的,求此大同先推牆,存其他小異留待未來解決。某種意義上,正是八九學生和北京市民,以鮮血與生命,告訴大家:對這極端落後、腐朽的專制制度本身,請願、呼吁、改革已經行不通。“八九之後無改良”應該是共識。所不同的僅是手段而已。手段是激進革命,還是溫和改良,其實無關大局,各做各的事,各有益處,只要每一個人不去為高牆抹粉、塗刷。

不要停留在書本上、網絡中的發泄、批判、啟蒙、辯論、爭吵。走出來,研究如何制定具體策劃方案;走出來,主要的精力集中在如何聯絡各個不同階層、不同群體;走出來,學習並實踐趙家本身當年如何推翻民國的成功經驗。須知,民間戲言“共產黨是造反的祖宗”有一定合理性。我們專制的對手十分強大和狡猾。其歷史上多次吸取其他高牆被推倒的教訓:五六年蘇共二十大否定斯大林權威,直接導致一代蘇聯青年包括戈爾巴喬夫、葉利欽等在內的初步覺醒,趙家如坐針氈,也因此堅決不肯徹底否定毛澤東;八九十年代的蘇東風波,共產體制如殘敗破葉,隨風而逝,趙家再次系統研究,精心布置,全面規劃,終有屹力之後近三十年仍不倒。趙家兩次總結,加上中華民族缺乏宗教情懷,較容易放棄良知,利益至上,導致今日民主長期困局。所以,致力於民族進步的人們,如不十分警惕,百倍努力,千倍團結,萬般奉獻,就不要盼望民主自由之花在中華大地盛開。或者諸事不做,停滯在等待所謂經濟垮台、自動牆倒的虛妄之中耗盡自己年華。

不要停留在各自為政。在此強大、狡猾、掌握無數資源的趙家人面前,弱小的民主力量,如再不團結一致,仍停留在各打小算盤、各抱個人野心、祈望未來掙得個人利益,將會徹底被專制各個擊破、毫無戰鬥力,而個人則淪為時代棄兒。未來屬於真正胸懷大志而艱苦卓絕、海納百川而大公無私、矢志推牆而但成事由天的千百民族精英們!

五、最後,老兵維權與深度覺醒
老兵們據說將到手的18萬元,能解決這輩子問題?多數人到中年,甚至不少是當年的傷殘軍人,這點錢何以對付未來幾十年的各種必定而即將到來的疾病?如今的醫院如同斂財的無底洞,人人早已領教;年年無節制印刷鈔票,官方公布的M2數據數十倍增長,穩居世界第一,導致物價飛漲,此養老錢乍看不少,卻必定迅速縮水,不值幾何,往後的日子還有好幾十年;大中城市房價更是高不可攀,即便小城市,一套房子也動輒四五十萬元以上。哀哉!昔日士兵們或為“國”在戰場流血拼命,或為“維穩”、“平暴”於街頭對同樣維權的百姓大打出手,良心全昧,今日退伍之後卻要麼蝸居,要麼啃老,竟至於難以有一套遮風避雨的住房,更遑論照中國國情得為小孩準備套結婚的新居;通過冒險的北京維權,一部分軍人僥幸得到了隨時將貶值的撫慰金,可許許多多的其他戰友們咋辦?昔日奉命違心鎮壓的無數百姓的權利誰來維護?以前天天接受“愛黨、愛國、愛人民”教育,今天何故對他人遭遇無法關切?再放眼望去,全國數十萬百萬的局長、廳長、科長、廳長、部長以及黨委系統的大小書記,需要像退伍軍人一樣為生病擔心、為養老憂愁嗎?甚至他們的小孩、親屬哪個不是佔據著社會最好的單位,享有最好的資源,軍人們的小孩能這樣前途無憂嗎?那麼“從此站起來了”的到底是人民還是官員?雙手捧著這來之不易甚至冒著牢獄之災風險得來的18萬元,不能不思考:為何冒險維權、抗爭的總是自己和其他老百姓?何曾見過書記、局長、廳長們組隊上街維權?印度人口與中國差不多,2014年印度財政收入2000多億美元,中國官方公布的這一數據是22000億美元,十倍於印度,但印度早已實現全民免費醫療,免費公共交通,中國收的那麼多錢,到底花在哪裡去了?同族同種的台灣民眾福利優厚,泰國也是全民30泰銖(約6元人民幣)包看百病,在中國則官員才能免費包看百病,百姓無錢立馬滾出醫院;這究竟是人民當家做主的國度還是官員高高在上的國度?稅收就那麼多,餅就那麼大,毋庸置疑,官僚們拿去了其中最大的一塊,奢侈無比,揮霍無度,而民眾包括退伍軍人在生存線上掙扎,特權階層壟斷了一切資源。社會,何其不平等、不公平!

強制掠奪完民眾創造的稅收花天酒地仍不罷休,權貴們以貪污、受賄等手段,從社會瘋狂斂財,縱容乃至參與不法商人徹底污染了水源,污染了空氣,制造出假貨、有毒食品、有毒藥品,十幾億人喪失安全的生存、生活生態環境,霧霾蔽日,癌症盛行,青山不再,綠水全無;同樣,社會環境惡化如斯,權貴們堵住大家的耳朵,蒙住大家的眼睛,更捂住全民的嘴巴。因特網是人類文明的一大革命性進步,全世界暢通無阻,自由分享資源、信息,所謂趙家權貴階層對此恐懼無比,寶貴的稅收不用在民生上卻花費巨資拼命封鎖、阻斷與國外的聯系,可以斷言:古往今來,試圖遏制人民自由獲取信息的勢力一定充滿邪惡與虛偽;而新聞聯播則天天片面報道,對國外選擇負面消息,國內永遠形勢大好;按神聖的《憲法》規定的權利,民眾發聲聲討種種不公社會現像,或維護自身權益,或呼吁從制度、法治、源頭上徹底監督公權力,建立公平社會,卻須冒著被包括昔日退伍軍人在內的強制力量鎮壓的巨大風險,如同今天退伍老軍人擔憂新軍人毫無理性與良知的鎮壓,可年輕的軍人數年後何嘗不會又成為維權的老軍人:嗚呼,原來如此,軍人們怎會不幡然醒悟:原來自己其實正是對面百姓隊伍中的一員,須面對的是特權官僚階層!而要改變的不是一時一項政策,而是導致自己權利受損、官僚階層們賴以生存與掠奪、貪婪和瘋狂的土壤:專制制度!不改變這一制度,不推翻這一專制高牆,民眾永遠無權,官僚永遠在上,公權永遠泛濫。

最後,作為八九民運的參與者不得不說的話。我們觀察到,在維權的老兵裡許多是我們的同齡人,他們當中很可能有當年在北京執行戒嚴任務的軍人,那時那些士兵和我們被政權的強力劃屬為兩個陣營。這些軍人當年有沒有犯下直接的鎮壓罪行,不是本篇所論述的內容,但是我們要強調的是,不要忘記被中共軍隊血腥鎮壓的八九民運的訴求是社會公正,是反官倒反腐敗,是爭民主爭自由,假如這些訴求和應有的政治改革不是因為天安門屠殺而夭折,退伍軍人——中國的無權者的一部分——的權益不會遭到現政權如此無情的侵害,老兵們也不會拼老命冒險維權了。每一個人,包括現役或退役軍人、包括警察甚至包括握有重權高高在上的官員,都應該思考一個問題:你的權益、尊嚴的最可靠保障在哪裡?深層的醒悟,這才是軍人們維權的真正意義所在。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