饒戈平反殖教育自打嘴巴,港人民主抗殖才是出路

【2015年01月08日 4:38 下午】饒戈平反殖教育自打嘴巴,港人民主抗殖才是出路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在全國港澳研究會上指出香港年青一代成為政治運動的主力,是因為欠缺「去殖民化教育」。香港的確需要「去殖」,但這套為中共政治目的服務的「去殖」教育,即使「抹黑」得了別人也不還不了自己清白。

饒戈平視而不見的是,令香港青年一代熱衷政治的恰恰就是中共,而非港英政府。以九七為界,今天站在民主運動前線的青年領袖,不論學聯還是學民思潮,幾乎都沒有受英殖管治的經驗。而且,他們政治覺醒的階段也正是香港回歸後的歲月。如果中共未能把他們人心收歸,何不問問這十七年的功夫何以抵不上短短數載的港英流毒呢?中共試過商人治港、公務員治港、甚至連黨員治港都試過,治港經驗的不斷累積只換來一張比一張爛的成績表!

如果饒戈平談的「去殖」是劍指英國的殖民管治,不過是掀開一幕幕鏡花水月而已。

更況且,中共繼承英國的殖民統治而搞的「一國兩制」,照理不會孕育年青人的政治意識才是。英國人殖民統治香港一世紀有餘,致力維持一套「非政治化」的社會、經濟制度:重視改善社會的物質條件、視港人為純粹的經濟動物。香港得益於八十年代資本主義經濟興旺的外圍環境,加上港英「非政治化」的管治手段,使香港人只談經濟而避談政治身份。即使中英兩國把香港前途粗定於《中英聯合聲明》,但香港人在如此社會脈胳下並不會主動觸及政治問題。中共今天實行的「一國兩制」,就是直接繼承港英這一套把大眾繼續排拒於主流政治之外、政經利益持續向少數精英和官商傾斜的不公義制度。貫徹「非政治化」主張、沿用港英統治模式,換了旗幟卻變不了實在。

由此路進,饒戈平談的「去殖」一則批判前英管治,二則是傾覆今天的「一國兩制」,無異於自打嘴巴。港英政府留下的功能組別不變、高地價政策不變、地產金融雙軌格局不變、新界原居民權益不變,這四個不變就是中共今天談的「資本主義五十年不變」,而社會上貧富懸殊的格局自然穩如泰山,甚至是變本加厲。

中共一面祭出舊日港英的一套作為祖宗家法,另一面打算讓香港為它的崛起大計服務:人民幣自由流通、國營企業接收各大繫及民生的重要產業、各種各樣的城市發展計劃,處處皆見中共的有形之手。而且,為了更龐大的政經利益,官商勾結越見明目張膽,像許仕仁也坐收港澳辦和郭氏家族的賄款。因此,中共對香港的政治、經濟箝制只會一味收緊,以維持這套長期剝削機制。中共看待港情的視野,實則離不開殖民地思維;如果我們真要高舉「去殖」,恐怕這巴掌最終打落的是中共自己。

然則饒戈平之流為甚麼還要前仆後繼談「去殖」?這不過是營造對立面的老把戲,以民族主義的旗幟把各種不利於大國崛起的聲音隔除殆盡罷了。中共在經濟上離不開香港,正要打算「長期利用」;今天談「去殖」教育就是「充分準備」,企圖洗香港下一代人的腦,使之成為中共的政經擴張大計的一塊拼圖,並壓倒一切政治抗爭的異見。

實際上,香港人近數年來的本土意識抬頭是中共的政經殖化計劃一手造成。練乙錚早前為文指出香港上市公司當中,紅色資本比重已達55%;《經濟學人》直指各地裙帶資本主義中香港位居第一,無不是回歸後香港的經濟現實。另一邊廂,非港人所需的大白象工程利益輸送,一路幫助內地消化過剩產能,亦令建屋成本大增,頓使港人住屋負擔成本百上加斤。凡此種種,盡皆中共殖民之惡。

以中共「保障資本主義的良好運作」、「工商利益是香港基石」的信條治港祖法,擴張大計收益寧贈盡犬馬之勞的外人(本地財閥和政經精英),也勿予家奴(香港基層和年青世代)分毫。為今之計,一如學聯在雨傘前夕發表的罷課宣言:《抗殖反篩選,自主港人路》,香港人更毋懼談「去殖」,爭取公義的政治和經濟分配制度,勿讓這塊招牌為中共所用。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