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亭-與時空中的香港心靈共奏|金鷹

【2015年01月09日 11:48 下午】盧亭-與時空中的香港心靈共奏|金鷹


工廠大廈一直是香港獨立文化創意的孕育搖籃。最大原因離不開是租金便宜,使獨立創意工作者有生存空間吧!

幾日前我就登上一幢大角咀的工廈觀賞話劇。此為天邊外水泊劇場《盧亭》。《盧亭》劇目,在香港文靑圈中流傳。我介乎於文靑與潮青(注意本人祖籍廣東,不是潮州青年)咸淡水交界棲身的社混混靑年,自然收到風登樓觀摩。

話劇開始時又現場請觀眾食蒸魚,又將殘骨入葬…難道係講動物平權既行為藝術?心諗「唔那係呀?!」。不過,事情並不是如此,這只不過是本人功課不足而己。原來「盧亭」是有其歷史淵源可考,這是本土妖怪的歷史記載。

盧亭,有不同史料記載。其一係《廣東新語》:「有盧亭者,新安大魚山與南亭竹沒老萬山多有之。其長如人,有牝牡,毛髮焦黃而短,眼睛亦黃,而黧黑,尾長寸許,見人則驚怖入水,往往隨波飄至…」,亦則是清代時的大魚山(今之大嶼山)有一種半人半魚的水陸兩棲物種在此生活。它們不懂說活,只懂笑。跟人有過共同生活的經驗。

而據更早史料,在東晉時期有一南方民變首領盧循起義,後來事敗。一眾起義軍輾轉敗走到大嶼山定居。其後又生兩種傳說,一是盧循安定後以姓命名居住地,曰盧亭。又一說法是,盧循繼續往越南敗走,遺下一直追隨的下屬。而他們又習得道法之術而演化成名叫盧亭的半人魚精。

而劇目《盧亭》就是根據史料創作,講述大魚山本為半人魚盧亭的原居地。後因北方中原的政治局勢動盪變化,使致盧亭一族受到人類政權的步步壓迫。最後面對族群傾覆危機,它們被迫起來向人類反抗……

其實天邊外劇團的創作題材,過往多以社會民間為題,透露鼓吹自主的進步思想。介乎於文靑與潮青之間的筆者,早前都看過天邊外劇團的《變天》,以官迫民反為題材。今次《盧亭》更加入本土意識作元素,以本土妖怪的歷史視角講述歷朝歷代的政權在香港的殖民政策,反思真正的香港身分認同及本土意識。此劇目都可謂借古鑑今。

此劇當中有不少場面及動作設計,會勾起9月至12月間有所經歷的觀眾之情緒。劇中一幕幕畫面都與筆者過去數月間的回憶呼應著,使得感觸良多。

其實《盧亭》早在上年8月已經在英國愛丁堡首演。當劇組返港時香港才剛發生雨傘運動,所以劇中與現場吻合之處到底是冥冥之中還是純粹巧合?劇場導演陳曙曦分享時就嗚謝於他們創作演出的場地。因為他們劇場前身就是工廈劏房,廠房單位劏出數十住戶,聚積了能量成為他們的創作靈感。亦可能因此而有此神來之筆使遷走的住戶與劇團、觀眾及無數香港人的情感在劇場中共奏。

活動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569987786556236/?ref=25&sid_reminder=5147743850168582144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