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游、松泰、浩天︱桑普

【2016年12月19日 5:27 下午】梁游、松泰、浩天︱桑普


當大家慶祝梁振英棄選及慶祝民主派取得破紀錄的326席選委(總數1200席)之際,我們千萬不要忘記另外一些香港人和香港事。他們為自己的政治信念點滴付出,反遭逆襲,值得關注。我拒絕從眾從俗,堅持直抒胸臆。部分讀者未必同意他們的政見及言行,但我認為大家至少應該關注他們的人權、自由、公義。

一、梁頌恆和游蕙禎

12月14日,剛剛在上訴庭二審敗訴的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恆和游蕙禎經過反覆考量,終於決定就宣誓案上訴至終審法院,新的法律理據暫時雖未奉告,但他們認為勝算增加了,並且表示需要眾籌160萬港元,作為上訴的法庭按金,而且必須在2017年1月內完成,否則上訴告吹。據游蕙禎透露,現已籌得44萬港元捐款,已用來支付律師費,不過目標是要籌得500萬港元,以應付後續律師費及訴訟費用。

我祝福他們順利行使他們的上訴權利,令終審法院有機會針對上訴庭及原訟庭的粗糙判決(它們根本放棄了解釋「解釋」與「修改」的區別,以及未有狹義解釋「莊重」、「真誠」、「完整」、「準確」等詞)作出糾正。我呼籲那些曾經在今年立法會選舉中投過票支持他們當選的選民,每人捐款100港元或以上,向他們雪中送炭。他們當時曾經獲得37997票加上20643票的祝福而當選立法會議員,投票支持他們的選民,何不每人捐款區區100港元,已經足以籌夠經費,義助他們上訴?與其網上讚好,不如實際行動。

無論大家認為他們當天是多麼的失算、幼稚(其實我不這樣看,但明白大家有不同意見),無論大家多麼對本土、自決、港獨的言論反感(其實我從來沒有反感,反而鼓勵這些論述),客觀上根本從來沒有任何證據指出他們是「鬼」(難道做「鬼」的人現在會被這樣清算嗎),而最後這一點正是大家應否支持(或者至少不反對)他們的根本理由。只要不是共產黨獨裁專政暴力集團的卵翼,進而受到共產黨的批鬥和整肅,大家就應該義無反顧聲援,否則昨天梁游、今天四人、後天全部。這不是大家跟他們是否同路人的問題,而是大家要不要路見不平而拔刀相助的道義問題。

又有人認為他們現在有意上訴至終審法院,導致敗訴判決無法儘快確定,根本就是攪局,因為劉小麗、姚松炎、羅冠聰、梁國雄四位議員現已被政府起訴司法覆核其議員資格,而只要梁游案一拖、四議員案一快,那麼極有可能導致九龍西選區出缺的兩個議席(劉小麗、游蕙禎)同時辦理補選、新界東選區出缺的兩個議席(梁頌恆、梁國雄)同時辦理補選,以致親共陣營可望在各區分別奪得一席,以致非建制派(黨外)喪失直選議席過半數的優勢。沒錯,這的確有可能發生,但不構成批評梁、游上訴的理由。要求別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根本就是法西斯思維,忽視個人提出司法上訴的基本權利。況且,難道這六位議員的官司都是輸定了嗎?為了不確定的風險,要求兩人立即犧牲,說得過去嗎?大家不妨想想。

二、鄭松泰

熱血公民鄭松泰議員因趁建制派議員集體離場擬觸發流會以阻止梁、游再次宣誓之際,逐一倒插離場議員桌上的五星血旗和區旗,而被建制派謝偉俊議員抓住不放,然後小題大做,動議譴責其行為不檢,如經三分之二立法會議員通過,即可解除其議員職務,但表決前需先中止待續,交付調查委員會處理。

12月14日,人民力量陳志全動議不得就譴責議案採取任何行動,雖在分組點票下被否決,但已有全部27位非建制派(黨外)議員一致投票贊成陳志全的動議(鄭松泰自己沒有投票),亦即反對譴責鄭松泰,足見除非另有4位立法會議員被政府循司法途徑開除(DQ),否則通過謝偉俊的譴責議案以開除鄭松泰的機會不大。不過,這需要全部27位非建制派(黨外)議員一致否決譴責鄭松泰,不得跑掉3票以上,否則將來鄭松泰恐怕會被免職。

我雖然不同意「推動修憲等於全民制憲」、「蔑視基本法等於永續基本法」等主張,而且認為熱普城的「江湖氣息」頗重口味,況且我更對他們內部分裂互咬、盲目鋪天蓋地、不分青紅皂白攻擊其他所有非建制派人士深感憤慨,但是我還是要對鄭松泰議員當日的表現讚好。

倒插五星血旗及區旗,其背後的潛臺詞是反共,亦即反對任何象徵中國共產黨獨裁專制暴政及其下位組織與旗幟。這正是投票給鄭松泰議員的54496位選民的真實心聲,大家不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有人說:「這樣做有用嗎?太小學雞了!」其實,說這種話的人一直在呼吸和心跳,對於反共和民主事業,又有甚麼用呢?需知道「實用主義」的墓誌墓,只是刻上四個大字:成王敗寇!這四個字根本不是我們應有的思維模式。鄭松泰議員倒插國旗,是一種政治表態,是一種公民權利,也是他的個人自由,而且廣具民意基礎,完全值得尊重。尊重自由才是我們應有的思維模式。阿泰是政壇初哥,我雖然不認同處身在他背後的人物和組織,但卻還是會給他個人一定的鼓勵與支持。我不是熱普城的支持者,但卻堅決支持倒插國旗行動所彰顯的自由、人權、公義。

三、陳浩天和周浩輝

12月12日晚上,提倡香港獨立的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發言人周浩輝,在台北遭受因恐嚇、滋擾、暴力而惡名昭彰的親共外圍組織「愛國同心會」暴徒毆打。暴徒其中一人是愛國同心會總幹事張秀葉。當時,陳浩天及周浩輝偕同IR獨立公投人權運動推動小組召集人朱政騏及記者在台北市凱薩飯店餐廳內用餐及受訪,結束準備離開時,預先在餐廳內埋伏的十多名男女隨即發難,一擁而上,揮拳毆打,襲擊他們,辱罵他們是漢奸、賣國、孽種,粗言穢語,揪衫揮拳。陳浩天脖子和手臂被抓傷,周浩輝後腦杓被鞋子和雨傘打中。這個情景猶如黑幫電影情節,但卻活現眼前。他們立刻報警。當他們離開餐廳時,施暴者還一路窮追不捨,樓下另有十多名同黨包圍、指罵、推撞,後來全部人在台北市中正一分局做筆錄。

顯然,這次襲擊早有預謀。早在他們12月8日抵達台中清泉崗機場時,已有親共人士跟蹤拍攝,全程連番騷擾;在9日世界人權日前夕舉行的「亞洲人權迫害與自決」國際記者會上,白狼(張安樂)創辦的中華統一促進黨策動十數人在台灣立法院外高聲叫罵,舉著「台獨假人權,破壞真和平」海報抗議,要他們「滾回香港」;在10日台中「世界人權嘉年華」上,他們也被人辱罵為「賣國賊」。

由此可見,中國共產黨的爪牙和嘍囉奉命在台灣「反港獨」,不惜拳腳相向,針對陳浩天、周浩輝,情況比梁頌恆、游蕙禎、黃台仰上次訪台遭遇更加惡劣。畢竟此事已非孤例。舉例而言,今年6月底,美國民主大學校長兼中國民運人士唐柏橋,以及逃亡到台灣的中國異議人士王睿(王中義)在台灣總統府前受訪,也被愛國同心會人士以五星旗旗竿和雨傘毆打,最後雙方進了警局,互告對方傷害。如果說中國共產黨不是流氓黑社會,世界上恐怕再無黑社會了。

12月13日,香港民族黨發表嚴正聲明,強烈譴責惡行,願意協助作證,要求犯罪者接受法律制裁,強調他們無懼一切滋擾及恫嚇,將會繼續前赴亞洲及世界各地就人權、民主、獨立等議題,與各地並肩合作,反抗中國之殖民侵略,感激台灣政界及民間朋友,以及台灣警方的協助,期待不久的將來,再次踏足台灣這片不屬於中國的土地,與台灣人直接交流分享。

同日,台北市長柯文哲也表示:台灣是文明國家,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暴力打人就是不對,他會下令警察局把該抓的抓,「不可以在這個國家用這種暴力打人,如果這樣的話,國家就等於沒有法律,我們一定會嚴辦」。可惜,除了這番話之外,行動還是太軟弱與遲緩。怎能允許猶如納粹黨衝鋒隊般的中共暴政外圍組織繼續存在,放任它在台灣肆虐?

君不見12月17日晚上,當年由馬英九的特務老父馬鶴齡創立的「愛國同心會」,再次展現出「幫共產黨出聲出氣」的流氓無恥本色。這群流氓高舉中國五星血旗,圍毆台北西門町大旗隊,導致多人受傷,製造社會恐慌,破壞生活安寧。台灣中央政府及台北市政府公權力不彰,短期內如無改善,勢必迫使民間自力救濟,驅逐與反擊共匪,光復西門町。

從陳浩天、周浩輝遇襲案可知,中共集團即使不找周融之流在香港襲擊他們,也可以找愛國同心會在台灣襲擊他們。這正是中共黨棍陳佐洱「過街老鼠論」的全球全面開展,亦即利用這些拳腳襲擊,恫嚇支持香港獨立人士,要他們恐懼,要他們噤聲,要他們不敢聯結各地公民社會力量反對中國,還要引導大家懶得關注他們。當然,只要我們拆穿了中共的低智商陰謀,當然不會害怕、不會沉默、不會封閉、不會庸懶。對付愛國同心會等暴徒,台北地檢署應該立案偵辦,緝捕兇徒。香港人和台灣人同聲呼籲。

 

桑普

政治評論人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