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是政治風險兼具通脹之年︱許文昌

【2017年01月17日 1:17 下午】2017年是政治風險兼具通脹之年︱許文昌


新年又至,2017年看來是地緣政治局勢和經濟形勢面臨轉折的一年,政治顧問公司歐亞集團稱今年為二戰以來最動盪的政治風險年,我遲遲未有就今年展望完整下筆,為的就是想進一步觀察候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舉止言行,現估計下半年資產價格可能出現較大波動,危險在於通脹甚至滯脹風險,港股則相對樂觀。

回顧2015年底我為財經刊物撰文,強調人民幣貶值趨勢已成,2016年或貶一成,最終在人行干預下人民幣僅貶6.6%,但我強調避開負債過高的中資和國企基本正確,H股指數及恒生香港中資企業指數分別下跌2.8%及11.5%,放棄內房股也中的,2016年恒生中國內地地產指數慘跌13.1%。

行業方面,2016年我最佳的預測是濠賭股,認為澳門依然是最有吸引力的博彩目的地,並進入觸底階段,當時點名的英皇娛樂酒店(296)全年回報近四成,而龍頭資源類股份也見候低好轉,待醫療股份調整也正確,全年內地醫療指數跌7%,全年高息股繼續防守性,反而令我意外是內銀股年底收復失地。

油價預測更是神奇,2015年底我大膽認為跌穿油價跌穿三十美元機會不大,較合理是在40-50美元區間波動,結果油價穿30美元之後瞬即開始強勁升浪,全年布蘭特和紐約期油平均價為43-45元一桶,宏觀看法基本命中,美國加息步伐確實非常緩慢,而歐洲等地也在貨幣寬鬆政策之下逐步復蘇。

通脹應是今年主軸,原來美國經濟的復蘇是相當堅實的,料聯儲局今年加息2-3次,而英國脫歐會有阻礙但料不會硬來,惟特朗普卻是風險所在,現時正在大打重商和實利主義牌,如果國際貿易摩擦加劇通脹難免升溫,在中國去產能的同時,美日等地大興土木憧憬或更推高商品價格,當然終端需求令人懷疑,

長期超低利率政策產生效果,緩慢加息收縮銀根本是好事,然而一旦通脹風險在2017年下半年升溫,加上地緣政治致令商品走強,將會為中央銀行造成加息壓力,屆時反陷滯脹憂慮而導致資產價格受壓,市場目前對美國經濟復蘇預期甚殷,即使特朗普不按章法之餘也要面臨國會制衡,仍有空間導致美元強勢逆轉。

2016年我認為A股需時整固療傷階段,受壓機會應多於上揚,結果滬指和深指全年分別跌12.3%和19.6%,而當時恒生AH溢價指數高逾140,這個差價未來很大機會收窄,最終恒生AH股溢價指數曾於1月份升至148.8,最終收報122.4。今年繼續睇淡A股,其將拖累國企中資表現。

內地貨幣增發同時去桿杆的前題下,今年經濟繼續回落,人民幣貶值幅度料達一成,內地居民新一年5萬美元購匯額度不變,不過已經明文加強購匯用途監管,嚴禁境外購房、炒股以及買保險,在人民幣貶值陰霾,加上樓市受制、商品飆升,除B股外,港股通渠道南下購入港股已經將會成為越來越有限的合法選擇。

我對港股特別是港資股份今年應該較為樂觀,即使內地限制資金流出短期難免影響非港股通港股、保險和賭股等,但在內地股市、債市和樓市面臨拐點,而通脹重臨甚至有機會加息之時,南下港股似乎相對合理,而港資股也可順應中資併購的潮流套現或撤資,去年呼籲留意的大新金融(440)仍是我今年首選。

行業方面,重啟加息周期將令全球估值調整甚久的金融股逐步受惠,內銀股被唱淡多年,估值之低冠全球,今年或現喘息機會,變相資產質素更佳的港銀暫無系統風險之餘,或會繼續出售資產,估值可望再回升,今年能見度或高於其他行業。不過下半年如果風險上升,則需要取態保守,黃金以至公用性質股份或受捧。

許文昌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