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票給Lesser Evil 不等於自絶反對的權利︱金鷹

【2017年02月09日 4:03 下午】投票給Lesser Evil 不等於自絶反對的權利︱金鷹


聲言參選特首選舉的立法會議員梁國雄長毛,在昨日正式宣佈參選。就長毛是否應該出戰,民主派社運圈內部已論爭良久,甚者觸發論戰。

長毛參選,其良好願望在於選舉中重申過去佔中運動之精神及真普選訴求,同時又為免民主運動會因為「abc」成功後而陷入運動冰河期。更有人認為,曾俊華沒有反對831又在政綱中表示「不遲於2020年,先重啟政改再處理23條」有違「休養生息」。何況現時曾俊華行情低於港澳系統及中聯辦全力催谷的林鄭月娥,300+倒票支持曾俊華不過枉然,不如派一代表表達立場好過。

說起佔領雨傘運動,由71預演、大專生罷課、衝入公民廣場…中間有其歷程、演變,而整場運動出現參與人數爆發性增長,最關鍵是9月28日防暴警察向和平示威者發放催淚彈的一幕。佔領運動由開初提倡「反對8.31」及「我要真普選」,這個確實是我們的共同訴求與願望。然而在眾多現場參與示威的支持者,在過去在梁振英專權禍港的四年中生活的廣大市民,他們更想熱切的期望是趕走一個會向香港人放催淚彈的特首。

就此在過去立法會、選委選舉民主非建制陣營連連告捷,這是全民行動嚮應運動致之。尤其選委選舉中,民主非建制陣營旗幟鮮明揭櫫「ABC」而獲得破歷史以來最佳成績,更是有心人身體力行替我們在71在64在街頭高嗌「梁振英下台」口號貫徹實行他們選擇的抗爭策略。不過,站在「出選」立場者為了在「lesser evil」的問題上跟300+選委開槓,指斥他們玩「小圈子」同時又要求得到他們的提名,在情在理這是否說得過去?縱使對選委的策略不認同,乃念對方皆是抗爭路上民主路上的同路人,又是否給予基本尊重及應有倫理。

曾俊華跟胡國興一樣,在政綱說要任內重啟政改再處理23條,無疑令多數人反感,但平情而論,任何一位參與選舉的候選人都不可能避免對重大政治議題不作表態的。而內重啟政改再處理23條與過去民主派主張「不落實普選就不立23條」的說法又有極大差異?香港市民、民主運動參與者又請考慮,大家希望「有一個人拋出方案供你們反對、否決」還是「有一個人用催淚彈橡膠子彈迫使方案通過」?又有說「過票畀鬍鬚以後唔可以反對佢」就更為可笑。在曾蔭權執政時代,政府與泛民關係不算親密也尚叫和緩,中間更有所謂「煲呔針」穿針引線。縱然如此曾蔭權就不能被人民反對?正正就是曾蔭權執政,當時香港社運由兩三小貓抗議京奧,到廿、三十位不停發起直接行動,然後萬人反高鐵包圍立法會…社運空間如此增長,當時會有人向這些小伙子說不能反對曾蔭權嗎?又在剛過去立法會選擇,網台「香港花生」仝人及何志光組成連線狙擊黃毓民,大家共同就是曾奉過黃毓民為啟蒙教主而今日立決手刃…當時會有人說「支持過教主就不可反教主」,會有這一回事嗎?

至於是否300+投票時支持曾俊華他就能當選。其實在未有張德江南下之前,我一直覺得機會渺茫。原因是,香港人今次面對的是整個國家機器港澳系統去操控選舉,不是強迫香港人要從「咖哩味屎或者屎味咖哩」中選擇,而是要香港人不可選擇只可食屎接受「CY2.0」林鄭月娥上台延續梁振英施政,面對整個國家機器曾俊華能夠當選其難度大概是「制度內政變」的級別吧!那麼為何依然要執行「abc」「lesser evil」?第一,打算翻盤就希望有300名對中聯辦鬥爭路線口服心不服的建制分裂、跳船。但要他們主動犧牲是不可能的,大家可以說他們自私但這是現實,所以300+出現可以給予他們掩護,同時令他們知道因為有勝算而博一鋪。而如果最後經300+加持曾俊華都依然不敵中聯辦而高票落敗,這更加是我個人的刻毒期望,因為如果民主派與建制溫和都選擇和解而不得要領,這會加速建制中的分裂投入反對陣營,最終壯大的是反對派,歷史上眾多反對運動能夠成功就是由建制分裂作開始的。如果造成這種局面,我會引用李嘉欣向中共領導人說「我真係恭喜你呀!」。

長毛參選的問題上在我認為,縱使戴教授發起的「電子公民提名」漏洞百出有機會淪為「太空卡提名」,但如果長毛能夠有足夠「公民提名」而成功入閘向各參選人質問或代表港人重申「反對8.31」及「我要真普選」立場,是給予認同。而我個人更進一步期望,可以在公開的選舉擂台上鼓動群眾呼籲上街,包圍投票場地再掀起一次全民佔領,這更是妙絕。不過,無論參選是為了採取那種手段,但目的都不會是為了挾逼300選委全投白票。

Lesser evil 是否等於投降等於放棄立場。我在反覆思辯的過程中,想起了孟子。孟子宣揚人性本善,他整個立論引出最重要的例子「謂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當下目見過去在梁政府主政之下,多少學子捱不過煎熬選擇輕生,多少港人別離家鄉選擇移民…民主運動本來就是曲折。但無論如何,看到當下情景是我最所不能忍。而這個局面是否我們可以能夠扭轉?所以在對決與原則中,我選擇「惻隱」。

社運人士
社會民主連線成員
曾浚瑛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