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A大戰醫學會老屎忽︱牧野佑介

【2017年02月20日 11:49 下午】AIA大戰醫學會老屎忽︱牧野佑介


於二月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出了很多大篇幅新聞關於友邦的醫保條款,是對是錯現先為大家討論。

首先持有AIA醫保的客戶先不用擔心,在媒體上必然有抹黒的地方,此信的目的是令醫生有明確的情況下處理病人的檢查需要,並非說什麼不賠事項。但有一點我不得不評論醫學會會長蔡堅,保險公司若純粹控制成本,那已經錯,保險公司不會單一承擔全部保單,亦有再保者去分散風險,再講自願醫保對保險公司的影響不會太大,同時他本人呼籲其病人一同退保,筆者認為這也是作為一個醫生的專業失德,為何筆者這樣説,在報導中蔡會長很清楚說明「病人」,若是病人也退保,在已知事實當中,此病人已經有了病或已經生病中,病人退保後,會有保險公司承保嗎?或許有,但要加價,亦可能無,那病人的醫療是否蔡會長承擔?大家有智慧都明白!

那為什麼AIA出此信,若大家不是在這行業工作,或做了不是很長時間,肯定也看不通!事實是一般醫療保險建基客人的需要,保險是買一個萬一的可能性,人有生老病死,想醫都要有錢,無錢就只能花上無限的時間(因為要排政府醫院)及身體可能逐漸變差,自願醫保是為了將現在失衡的醫療服務分散去私家醫院,能令受惠者能有妥善的治療,又何來自願醫保的問題。

蔡會長我反而想問你,把關的不是醫生,是在保險法,但為何醫生要問病人有無保險,是因為醫生想知?還是要找一個合理而且非常大的理由去收取費用?其實有否保險,筆者都認為無需跟醫生説,因為有一些有醫德的醫生,根本就不會濫收費用。再者『在過往大部份索償表格上,發現醫生並未能合理解釋醫療所需住院的理由,更曾接獲醫生提供住院理由包括「無原因,個人喜好」及「舒適」等,並未能進一步合理解釋住院之需要』,這是事實,如果醫生連近因都不填妥索償表,又做什麼醫生!

舉個例子:若有一名病人,只是普通跌傷,然後到了私家診所面見醫生,平常普通全科醫生可能只給病人食止痛藥,然後再轉介去専科醫生,到了面見專科醫生,必然再做一些檢查,若嚴重便必須入院,這是正常程序,但有否想過問題就在入院後發生!正常入院後都有一位主診醫生,就是負責收症及為病人提供意見做什麼檢查的,若有需要亦要找一位專科醫生,然後收取費用的問題,主診醫生正常收費大約780元至1000元;專科醫生就比較浮動,但要小心一點,就是專科醫生未必每天巡房,收費亦是一次性,不會每天收費,所以若AIA是有問題這一點並不存在,為何筆者這樣說,因為AIA負責專科的是網路醫生,醫生是由保險公司指定的,何來問題?要出事可能就是,現正全香港保險公司熱賣的獨立住院單,因為全數賠償,當然是指入院內的所有開支!

另一點我相信大家比較關注,就是天價做的小型手術;�例一:普通胆囊切除手術費為港元 400,000(並不包括其他相關住院費 用),其他個案一般收費為五至八萬港元。

例二:一次住院的腸鏡加胃鏡的總索償額為港元 177,900,而一般醫 院及非醫院的日間手術中心收費約為一萬港元。�例三:普通腸胃炎, 兩天巡房費為港元 30,000。

此行為視作無恥,筆者再三聲明,我不是在此打玄,是香港沒有一個健康的醫療制度,前線醫生受罪,但荷包不會硬化,病人也受罪,但荷包乾塘,保險業受罪,全部都失去,誰最得益就是這班死而不化醫學會。

在節目中筆者會詳細解說

香港花生保險套主持:牧野佑介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