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樓奴,就沒有人口老化問題!|仙人掌社論

【2015年01月14日 1:43 上午】解放樓奴,就沒有人口老化問題!|仙人掌社論


今天政府預告施政報告將會接納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的建議,在未來發表的施政報告上,會在人口政策方面,將會有落實吸引在港求學之外地學生在港工作。同時亦會吸引香港第二代的移民回流到香港工作。同時改善及強化託兒及日間托管服,延長公務員退休年齡等等。看似是對香港少子化及人口老化等未來做打算,但其實只是反映政府面對香港之資本家惡勢力等投降不作為之「積極回應」。

首先,吸納在港外地生成為香港勞動力其中一部分非常重要。畢竟他們不少都是拿香港納稅人及善長仁翁,千里迢迢在香港求學,香港社會已經為他們投放了不少資源,如果他們畢業後只是回鄉工作,則為楚材晉用,徒為他人作嫁衣裳。因此,香港必須提供足夠的誘因,讓他們可以投入香港社會,不負香港人之裁培。奈何香港政府有此意向多年,但實質的措施多為只聞樓梯響。其實香港的工會實力等於零,「保護本土學生就業」的理由本身又是一個玩笑。香港政府對此吹噓多年看來似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網上對此建議認為是「中共奪舍」(即利用北方學生殖民)的行為,其原因在於香港院校所招攬的外地學生多為大陸人,這是院校市場化之結果,假如香港政府向日韓政府學習,主動協助各大院校在東南亞,中亞等地招生,強化向大院校的文化多元性,這些排外派的「奪舍說」自然會消弭,再者這些外國學生往後會到他們的家鄉工作,假以時日,必會因其於大學那三,四年之經驗主動聯絡香港進行招商及文化交流,以擴闊香港的城市視野,何以各大院校對外招生多年,其國際化的結果只是大陸化?看來需要檢討的不是吸納外地生的問題,而是院校招生大陸化的問題。

除了吸納在港外地生為香港勞動力的一部分是有用的建議外,其他的面對香港人口老化及勞動力不足的問題都是杯水車薪。首先,延長公務員退休年齡的建議,對比起十年前的因為經濟不景而要公務員減薪,外判化及自動流失的建議,完全反映政府沒有為香港公務員的人手編配在穩定及長期部署。當年如果不是因為短期的經濟不景而減省人手,現在根本不會有延長退休年齡之建議。至於招攬香港移民第二代回流就業及創業。其實只要經濟景氣,他們肯定會回來進行投機炒賣。別忘記在他們眼中,香港只是賺錢的地方,而英美澳加的護照只是護身符,要一群不會有忠誠度的人在香港又可以如何協助香港發展?而強化託兒服務等家庭友善政策亦是幫助不大,稍為有錢的早已經請外傭協助,沒錢的,除非政府提供免費託兒,否則請問如何釋放婦女勞動力?

所以政府其實是喻有為而不為,因為鼓勵生育,應付人口老化問題關鍵根本不假外求,而在於樓價。香港多年以來何以令中產不肯生兒育女?各位或者可以用經濟學的機會成本解釋,說生兒育女的機會成本很高。但事實上是高在哪裡?在於香港大部分中產的薪金貢獻了給地產商及香港政府。如果花了時間用來生兒育女,則要十四年不吃不喝才可以供完的樓按則會延長,變相把痛苦期延長。而香港近三十年來,樓價一直都是跑贏工資,且有距離愈來愈遠的趨勢。廿五年的樓按可以耗盡大好青年一生的精力,而他們的下一代成年後的環境究竟有沒有能力承接餘下的供款也是一個疑問,因此,要在香港安居,除非含著金鎖匙或做地主,否則生兒育女的機會成本極高。而且,當你一旦背上一層樓,這廿五年來,你只會承受著供樓的壓力,因為這種壓力,所以你需要頂住上司的欺壓,所以需要自願加班做奴隸,為的是廿五年後有一層樓。由樓奴階級建立的社會的確非常穩定,但是代價是建立一個極龐大的「輸不起階級」,因此香港社會氛圍難以創業,也趨向少子化。因為任何的改變及突發的額外支出都會加重打工仔的負擔。但事實上,政府究竟有沒有意欲改善這種環境。相信經歷八萬五之後,沒有特首有魄力及膽量去處理地主經濟帶來的少子化問題。

香港的人口政策因為先天的地主經濟結構而不能有大作為。因為生兒育女變相延長了供樓的痛苦期,因此機會成本極高,時間分配更大的比重在工作及增加收入上。而這個影響是極為廣泛,而政府根本無意面對這個問題,其原因在於他們願意建立龐大的樓奴階級來換取政治及社會穩定,其次,地產商及其代理人在特首選舉委員會及立法會有極大的影響力。但是面對愈來愈大的人口問題的壓力,又不能跟市民說他們無所作為,因此只能拋出杯水車薪的建議為遮醜布。

文: 阿龍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