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問三個特首候選人各一條問題︱金鷹

【2017年03月06日 3:01 上午】我想問三個特首候選人各一條問題︱金鷹


小圈子選舉進入直路,三名已確認入閘的候選人都對面著各方各界的質問。如果我可以向三位各問一條問題,我會如此問:

香港社會自梁振英上台一刻已經造成撕裂,尤其令市民大眾驚訝是政府在2014年9月28日破天荒出動防暴隊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發放催淚彈及使用警棍。此幕令大眾嘩然,即晚激發數以萬計市民冒險上街。自此香港分裂成藍絲黃絲兩個陣營。我要問:

林鄭月娥,在佔領發生時妳率領各級官員簽署「反佔中」運動簽名表態反對市民以和平請願方式示威。而關閉「公民廣場」及928當晚出動防暴隊鎮壓示威,妳都在政府核心中參與其中。而翌日更代表政府向傳媒發表政府立場。

林太妳有份參與動用防暴力量打壓和平請願的市民,妳是造成撕裂香港的一名核心,妳如何撇脫自己不是「梁振英2.0」的事實?妳當選後又如何令市民相信妳在處理反對意見時不重施故技,向市民施暴?

曾俊華,同樣有關928的問題。在佔中立場上,顯然你是唯一一位沒有簽署表態「反佔中」的問責官員。雖然如此,但未曾在公開場合聽過你對政府出動防暴隊向市民發放催淚彈及使用警棍的看法,希望你在此可以完整回答。同時,假如你並不同意政府當初處理方法,為何你可以不與政府問責團隊同一立場而又不選擇辭職等各種方式?有沒有勇氣去表示對政府的不認同?你是否認同自己根本沒有盡力去嘗試解決社會當前矛盾及保護參與示威的弱勢市民,站在市民的一方?

胡國興,佔領運動完結後參與和平請願的市民陸續受警方調查檢控。部分案件判決後,不論法庭判決如何都遭受個別團體指斥法官為「黃絲法官」「狗官」「洋法官」等等。在你看來,你認為市民因參與反對政府提出爭議政策的社會運動而遭受拘捕,是哪一方的責任,又應如避免?而每單案件審訴過後都受個別團體攻擊判處太輕等,這是否有損香港司法體制的獨立性?你當選又會如何偈止事情繼續發生?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