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無明》探討的10個社會問題︱林兆彬

【2017年04月10日 11:30 上午】《一念無明》探討的10個社會問題︱林兆彬


首先,恭喜由新晉導演黃進執導的《一念無明》獲得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 「新晉導演」、「最佳男配角」和「最佳女配角」3個獎項。

電影講述阿東(余文樂 飾演)因父親和弟弟離家不顧,唯有獨力照顧飽受病魔折磨的母親(金燕玲 飾演)。一天,阿東在替母親沖涼時發生意外,導致母親死亡,他亦被確診患有躁鬱症,被送進精神病院。獨居多年的父親大海(曾志偉 飾)在愧疚和孤獨驅使下,應醫院建議,接阿東到自己的板間房居住……

《一念無明》是一齣完成度非常高的電影,不論是劇本、演員、配樂、攝影、燈光調色、資料搜集、氣氛營造等各方面都非常優秀,人物情感描寫得細膩。戲中發生了一連串悲劇,除了有個人和家庭因素之外,社會因素亦不能夠忽視。

悲劇就好像骨牌一樣,一宗悲劇的出現,可能會釀成另一宗悲劇的出現,問題環環相扣,造成惡性循環,不斷以滾雪球方式惡化。想要真正解決問題的話,不能夠「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不能只針對某一個問題落藥。

電影片長雖然只有1小時41分鐘,但已經觸及至少10個社會問題,發人深省,特別適合社工、教師、議員和政府官員觀看。

(劇透慎入)
(一)安老服務不足
(二)精神健康服務不足
(三)照顧者支援不足

悲劇的主要開端是阿東堅決一手一腳照顧年老被病魔折磨的母親,導致母子兩人的負面情緒互相牽引,猶如漫長的困獸鬥。阿東不願意將母親送去老人院,不想自己像弟弟與父親一樣放棄母親,但這個決定對照顧者阿東造成了龐大的壓力。此外,阿東出院之後,公立醫院的醫生未有用心跟進阿東的個案,只能夠不斷開藥。

如果政府的居家安老服務、社區安老服務、照顧者津貼等政策能夠做得更好的話,相信能夠減輕阿東的壓力。社工及早識別,並對兩母子的精神問題及早介入的話,或許能避免釀成之後的種種問題。

另外,阿東的弟弟從小被父母寵愛,但他反而不願照顧家人,這反映出養兒防老並非萬全之策。因此,政府必須制訂完善的安老政策,保障每名市民的福祉。

(四)房屋問題

在電影開初,大海從精神病院接阿東到自己的板間房暫住,筆者即時的反應是:「阿東困在板間房內,又怎能養病呢?普通人都被迫成瘋子吧?」地產霸權和房屋問題可能是香港現時最嚴重的社會問題,現時有超過28萬人正在輪候公屋,香港亦沒有設立租金管制,租客欠缺足夠保障。或許大海的月薪超過了申請公屋的入息限額,導致他們這些「N無人士」要住在板間房,生活質素極度惡劣,精神壓力巨大。但諷刺的是,板間房隔音差的設計,反而讓鄰居小孩余果講故事給阿東聽。

(五)精神病患者遭歧視

香港社會對精神病仍然有一種非理性的偏見,精神病被標籤為「暴力」和「可怕」的疾病,而事實上,絕大部份的患者都沒有暴力傾向。阿東被朋友、鄰居和僱主歧視,難以重新融入社會,造成惡性循環。

(六)自殺問題
(七)工作壓力問題

近年,香港的學童自殺問題嚴重,而戲中阿東的前同事Louis亦似乎因為工作壓力巨大而自殺。香港的勞工法例落後,例如缺乏法定標準工時的保障,導致工人的權益受損,打工仔生活在高壓之中。大海從事中港貨運司機,工時長,缺乏時間陪家人,就連小便也要在車上解決。

(八)單雙非兒童問題

阿東的鄰居余師奶是中國內地人,替香港的丈夫生下小孩余果,他亦即是所謂的「單非」兒童。丈夫掉下兩母子不理,余師奶唯有申請雙程証來港照顧兒子,但她需要定期返回內地辦理續證手續,小孩缺乏照顧,戲中更提到她要送月餅給內地負責續證的官員。持雙程証來港照顧兒子的母親,不可以在港工作,這類家庭只能夠申請兒子的綜援,俗稱「煲仔飯」,生活困苦。

(九)產業單一化
(十)家長教育風氣問題

戲中的小孩余果就好像早前熱爆的網絡短片《我的生涯規劃》中的小孩一樣,從小就被母親和社會灌輸一些被扭曲的價值觀。余果被母親教導將來要「錢搵錢」,他想種花,但遭到母親反對。另外,阿東本身亦是投資銀行職員,曾借錢炒窩輪後無法償還,連累未婚妻,這反映出香港產業單一化、過份著重炒賣投機。

最後,電影《一念無明》嘗試喚起大眾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十分有意思,誠意推薦給大家!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