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伕:未曾出現的道歉︱曾建元

【2017年04月18日 1:57 下午】抓伕:未曾出現的道歉︱曾建元


四月五日,蔣中正總統的忌日,哲學星期五在台北慕哲咖啡館舉辦《抓伕:未曾出現的道歉──胡璉兵團與歷史正義》哲學非星期五座談,胡璉第十二兵團老兵劉錫輝上校現身說法,拋出自身一生的悲喜,提供會眾和台灣社會共同思考與反省台灣轉型正義主題討論中的一塊缺角,國家在中國大陸抓伕拉丁擄人從征來台的歷史與責任問題。

厄運降臨:家破人亡又被拉伕

劉錫輝為廣東省興寧縣水口鎮石塘村客家人,民國三十八年他十七歲那一年大約農曆閏七月十五日即國曆九月七日前後,國軍胡璉第十二兵團高魁元第十八軍第一一八師(洪都支隊)李樹蘭部敗退南下,經過他家永祥第,見門前池塘有魚,或已飢不擇食,而丟擲手榴彈炸魚撈取。劉錫輝的父親劉展文出而表示不滿,竟慘遭當場槍殺。時劉錫輝在外婆家躲避戰禍,幾天後回家,目睹家中飛來橫禍,驚嚇悲憤不已。農曆閏七月二十五日即國曆九月十七日,又有國軍第十八軍羅錫疇第十四師(武夷支隊)第四十一團廖先鴻部經過永祥第,不由分說地就把走避不及的劉錫輝和他的四個堂叔全部強制帶走,安頓於興寧縣立水口第三初級中學七天,同樣遭遇的全部有三百人。這三百人被押上多部江西興華客運客車送至汕頭,集中在某處倉庫關押,暗無天日,不容逃走。

羅錫疇師在汕頭改隸劉雲翰第十九軍,第十九軍於十月十九日,繼十月八日啟航赴金門的高魁元第十八軍、十三日前進舟山的劉廉一第六十七軍,則亦航向舟山,但中途於台灣海峽轉向金門,於二十四日晚登陸料羅灣。劉錫輝等抓丁在海上顛簸,多數人生平第一次出洋,暈船嘔吐,尿屎四溢,狀極狼狽。劉錫輝暈死於甲板,海上期間完全無法進食,直到登陸,才吃了稀飯,休息過後,始知所到之地為金門,而已聽到遠處砲聲隆隆。行軍未久,劉錫輝便體衰不支倒地,得同袍遞來番薯,囫圇生食,才逐漸恢復元氣。

劉錫輝所屬第十九軍第十四師一到達金門,正好福州綏靖公署主任兼福建省政府主席湯恩伯由第十二兵團參謀長楊維翰陪同巡視當地,湯對楊責備說:「現在戰鬥如此激烈,前方急需部隊增援,應該先令戰鬥兵下船,為什麼讓民伕搶先?」楊答覆:「這是十四師的部隊,因為尚未領到軍衣,所以仍穿民服。」湯聽了大為詫異,覺得「形同乞丐,怎麼可以臨陣作戰?」無奈之間,仍令第十四師開往戰場,次日該師第四十二團長李光前在西浦頭接到高魁元軍令率團衝鋒,不幸中彈殉國。其實李光前整團槍械裝備皆不足,連軍服都沒有。廖先鴻第四十一團通訊失聯,僥倖躲過接戰。胡璉兵團成功反攻古寧頭,經過二十五日一日血戰,終於獲得大勝,李樹蘭第一一八師驍勇善戰,榮膺虎軍稱號。第四十一團奉命清理戰場,劉錫輝四顧處處是殘破不堪的屍體,這是他第一次真正站上戰場。他身上仍穿著從興寧一路穿來未曾換洗的民服。自己究竟是軍人還是軍伕,劉錫輝根本搞不清楚。

政客忽悠:誰關心你的轉型正義

劉錫輝後來投考陸軍軍官學校、國立成功大學,在成大和美國聖母大學深造,長期在中山科學院參與天弓飛彈研發,貢獻卓著,獲頒雲麾勳章。馬英九總統任內,他曾就國軍槍殺父親一事陳請國家道歉賠償,馬總統將陳情案送行政院處理,行政院又送內政部和國防部,內政部表示可能可以依照《國軍軍事勤務致人民傷亡損害補償條例》處理,劉錫輝為此返鄉取得相關證據,國防部卻以該部為行政機關無法認定事實與證據為由推卸責任,讓劉錫輝白忙一場。

事實上,劉錫輝被中國國民黨政府忽悠了,因為《國軍軍事勤務致人民傷亡損害補償條例》第二條規定其適用範圍和對象為:「民國三十八年政府遷台後至民國七十年六月三十日止」的「台灣地區人民」,而劉錫輝的父親並非台灣地區人民,縱使劉錫輝本人的被強制狀態由興寧延續到金門,但他的身分已是軍人,不是人民,而且第十一條規定:「申請補償金之權利,自本條例施行之日起,經過二年而消滅。前項期限屆滿後,若仍有受害人本人或死亡者之遺屬未及申請補償金者,再延長六年」,該條例施行日期為民國八十八年十二月一日,故依照該條例第十一條之規定,申請補償期限僅至九十年十一月三十日為止,延長申請期間,也只到九十六年十一月三十日,直言之,那已是上個世紀就已經失其效用的法律了。羅錫疇的女兒羅瑩雪時任法務部長,她身居廟堂之上,或許根本就不知道她父親部屬正在無聲與無助地吶喊。

民主進步黨重新執政之後,劉錫輝又向蔡英文總統提出陳情,總統府一如往例,又把他的陳情案送到行政院和國防部,依照文官代為決行的慣例,國防部給了他同樣的答案,也許承辦人員還是相同的呢。法律的處理,現行制度事實上恐怕已無空間,這也就是劉錫輝要上書總統的道理,希望能從政治的角度去處理。

拉伕的問題,劉錫輝絕非個案,法律的賠償或許有其事實認定以及國家負擔上的問題需要處理,但轉型正義的實現不是只有金錢賠償一途,無法可依也不是政府推諉責任的藉口。民主進步黨政府正在推動轉型正義,或許這正是歷史交付給蔡英文總統的天命。外省國軍老兵被國家強制從軍,能夠倖存已屬萬幸。古云一將功成萬骨枯,胡璉將軍的盛名、海峽戰爭的告捷,台灣的安危存續,無不奠基在包括拉伕在內無數外省與本省無名軍人的犧牲之上。轉型正義中最重要的就是歷史正義問題,讓過去的不公不義,能夠還原真相和責任,還受害者是非公道,胡璉兵團的對台灣有功有過,也許民進黨政府還不願承擔國民黨政府或以國民革命軍黨軍自許的胡璉兵團在中國大陸的責任,但台灣人民共同選出的總統,卻有責任追求台灣這塊土地上人民榮辱與共的一體感和團結。

無論如何,拉伕百般不願從軍,他們事實上已為台灣而犧牲戰場,而我們老百姓則享受著因他們的受難而來的不當得利,這一群人難道不值得我們台灣人民選出的總統向他們和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家屬親人說一聲對不起和謝謝嗎?劉錫輝的人生際遇傳奇,讓他得以倖存至今為當年的受難者發聲和代言,想想,無數的少年和青年拉伕,不是已埋骨沙場,就是已沉入台灣民間,或已老成凋零,如不是劉錫輝的執著,台灣今天還有誰知道他們的委屈?

我們建請蔡總統站在人道主義和歷史正義的高度,把握推動台灣族群多元一體以及兩岸社會和解共生的歷史機遇,代表中華民國和台灣人民對來台國軍拉伕下的外省受難者及其家屬鄭重道歉與表示感謝,讓這一代外省人與台灣歷史無法分割的流離經驗,能被台灣人民所共同認識與紀念。

哲學星期五的座談會上,胡璉孫子胡敏越牧師親筆致函向劉錫輝表達遺憾與虧欠。在國家尚未表態、政治人物虛應故事的情況下,我想,我們台灣民間也許還有些許微薄的力量來開啟拉伕這個歷史問題的解決之道。

本文原刊於民報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