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區和大灣區的投機氣息︱許文昌

【2017年04月18日 10:43 下午】雄安新區和大灣區的投機氣息︱許文昌


中國國務院4月1日宣布將河北保定市下雄縣、容城、安新3縣周邊百平方公里土地劃為「雄安新區」,更聲稱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致令雄安區股份成為4月以來中國股市的頭號炒作概念,未幾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重提「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相關股份隨即接力,但當中的投機氣息濃烈刺鼻。

中共1949年建國以來,堪稱「千年大計」的只有三峽水利和南水北調工程,均屬長遠和投入鉅大的戰略工程,建立新城新區則屬首次,何況劃新區新城已凡數十個,並非新意。雄安的橫空出世,可視為國家主席習近平比肩鄧小平之深圳特區和江澤民之浦東新區之舉,這也是官方通稿用予比較的標準。

據統計,官方多年已來已劃經濟特區7個、自貿區11個、新區廿個、高新區逾百個,開發區逾200個,當中叫得上成功的經濟特區唯有深圳,二線則有廈門、珠海,新疆的喀什和霍爾果斯名不經傳,而新區最成功的則只有浦東,天津濱海已算次一級,自貿區連上海在內則基本失敗,至於其他小區只算政績工程。

事實上,深圳和浦東新區的成功在於時機、地域和外資支持,1980年代深圳率先起飛,就是因為鄰近香港率先吸收港資外資,雖然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曾感歎遲了開發浦東,但1990年代的上海的富庶加上一向豐沃的浙江腹地相輔,還是足以吸引外資,以2000年以來的濱海新區的發展高度卻已無法比擬。

反觀今次雄安「開發程度較低,發展空間充裕」,也因此折遷和土地規劃成本也低,近乎白紙開始才有建立「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的可能,現時三縣的土地買賣已全數被叫停,況且「千年大計」反映習近平或續以普京模式繼續影響中國,習母也為河北省保定相鄰的高陽縣人,也難怪市場炒作相關概念股。

不過官方也聲明雄安新區定位是承接北京疏解出的政治、文化、國際交往、科技創新無關的城市功能,是分散非首都功能的集中地,故此也跟倚重外資的深圳和浦東是不同的新區,行政指令會產生一定效果,也見數十家央企已響應參與雄安規劃,如果國有企業帶同員工確實有助帶旺雄安的低基數發展。

然而很多業務非以北京為主的國企依然選擇在北京設立總部,為的就是接近首都和黨國的權力核心,雄安如果只能吸引二線企業進駐,即使加上二線教育機構,其發展依然有限,加上當地缺乏水資源,若無治功能,單靠國企和學府最多只能保障其達致基本二線城市水平,離深圳和浦東的距離不可以道里計。

暫此觀之,除非官方有能耐搬動一線企業和學府到雄安設立重要總部,否則現時開始大量的官方通報和流通消息難免淪為炒作用途,也難怪當局要求多家相關股份停牌自查,避免游資炒作過度導致稍後股價大起大落令「千年大計」難堪,曾升六成的中港掛牌的金隅(2009)早前就表明市場需留意風險。

過去全球各地規劃的首都,只要確保將首都行政機關搬遷加上系統規劃,基本成形,遠至美國華盛頓特區、澳洲坎培拉、近至印度昌迪加爾、尼日尼亞阿布加無不如此,副都則以馬來西亞的布城最為成功,京津冀則有多個地區分別承載經濟和工業功能,致令通州副都以至首都鋼鐵發展的曹妃甸新區發展有限。

今次雄安新區的設立堪稱是中國特色的計劃經濟成果的考核,其與北京中心距離達百公里,是布城與吉隆玻的數倍,大致與韓國拿不定主意發展的行政首都世宗市和首爾距離相若,這個地理距離如何有效排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成疑。顯然相對雄安,包攬華南粵深港澳等多個大城市的大灣區明顯靠譜得多。

據報,粵港澳大灣區包括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加上廣東省的廣州、佛山、肇慶、深圳、東莞、惠州、珠海、中山、江門9個城市,最早來自1990年代的香港科技大學校長吳家瑋的「港深灣區」概念,目指美國三藩市的灣區經濟,可供比較的尚有紐約灣區和東京灣區,均由超大型都會擴展而來。

最早的「港深灣區」提出的正是優勢互補,取代原有「前店後廠」的形式,香港利用國際網絡和世界級大學,配合內地幅員和創新資源,今年國務院的工作報告首次提出研究制訂「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主席習近平批示要廣東為全國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提供支撐後,繼雄安後一度成為焦點。

大灣區重心在粵深港澳:廣東的製造基礎,深圳的科研產業、香港的金融物流、澳門的旅遊休閒,何況華南除香港外未有世界一流大學,然而概念其實還是回到中港澳融合,現有華南一線以至二三線城市共冶一爐的基礎上,並不新鮮,但若未來達致人員、物流、資源甚至貨幣的全面流通,則是憧憬之處。

與世界頂級灣區不同,港澳和廣東的法律、行政、貨幣、出入境政策均有重大差異,尤其是中港之間,目前仍流於概念無法貫徹實際執行,而且所遇阻力不少,但若終有一天取消「港澳通行證」等出入境政策,香港的零售消費、澳門的旅遊賭業必然被內地龐大人流淹沒,炒作要找這類行業股份方算對題。

許文昌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