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界定為「私人身份」︱吳廣明

【2017年04月19日 1:03 下午】如何界定為「私人身份」︱吳廣明


記得兩年前,梁振英參加反佔中簽名行動時,表示是用私人身份去簽,後來就越來越多「私人身份」的說法,其實,香港人真的善良,這幾年真的被他弄瘋了,怎麼一個特首會有私人身份,相信走到國際都講不通,偏偏他就能夠這樣做而無人挑戰,可能香港做特首真的是「太上皇」的姿態。試問特朗普今天還可不可以說是私人身份呢?

談到私人身份,又要細說當年,可能而家當差的朋友未必知道,那些年或者今天都沒有「私人身份」,因為警察的私人身份空間是有限度的,所以,很多時的身份都是「休班警員」。記得1973年,我從朋友得知,他們一入學堂宣誓,就要交出身份證,從此,在學堂就會有一張學警證(不知道真正名稱),然後,畢業之後就會用委任證(Warrant Card)作為身份證。就算今天,警察委任證都成了身份的一部份。

以往,那些警察的委任證是放在銀包,有塊透明牌的部份,大家可能看電影都看得多,不像今天的張證件掛在胸前,他們會將證件曬一曬。然而,當年有彩色相做證件就只有警察。記憶中,擁有彩色相證件的行業並不多,就算是「政府僱員身份證」都是黑白相片。據所知,記者,機場員工等。因此,當年很多時到一些案發現場就會見到。

再談到另一種就是法官,他們從來都沒有私人身份,當到每一個公開場合,他就會以法官身份出現,所以,你不會見到法官會參加什麼的集會,或者所謂私人身份出席集會,又或者出席時都會是法官身份,又是私人空間甚窄的一種。另外,大家可能還記得,前特首夫人曾太帶同司機和廚師到灣仔街市買餸,這個都不能當做私人身份。

當然,我所講以上情況都是從九七前到九七後之前的幾年,香港也隨著大陸改變,對於很多的敏感行業的人都不太想表露身份,就算是親親戚也不會宣之於口。記得在大陸飯局,呢個又叫法官,那個又叫干部,全部都好像沒有私人空間。這個就是和香港有所不同。因此,一些官員或者公職人員當出問題的時候,就以私人身份來作掩飾。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