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借輸入人才換血,惡性競爭逼港人上梁山|仙人掌社論

【2015年01月16日 6:25 下午】梁振英借輸入人才換血,惡性競爭逼港人上梁山|仙人掌社論


梁振英在施政報告裏提及放寬「輸入內地人才」和「優才入境計劃」,巧立吸引國際人才名目,但實行起來最後看來只吸引到內地勞動力,達到中共換血的計劃,正是「今日新彊,明日就是香港」。

據明報報導,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就輸入國際人才初擬一份有涵蓋10個行業、逾100種職位的人才清單。清單工種類別有金融、旅遊、教育、醫療及專業服務等,並詳列牙醫、藥劑師、電影製作或博物館人員,以至是教師、廚師、社工專業、公關經理或金融投資顧問等職位(見下表),最終清單有待諮詢再作定案。

list

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以上行業香港未聞有人手短缺的問題,有部分在港從業者更是人浮於事,例如中學教席已逐年減少,早以迫使大量教師轉行。至於創意產業如音樂、電影,更是人才輩出,只是欠缺機會而已。以醫療界為例,香港應該引入的一概是放射性治療或外科一類的職位,怎麼會偏偏挑選牙醫或心理醫生呢?旅遊界香港要引入廚師、酒店或公關經理又會吸引到哪一個國家的「人才」?最令人難解的是會計師,香港出了名註冊會計者多如牛毛,單以2013年的數字估算,單單是香港會計師公會會員已有32 636,還未計海外合資格會計師如CGA、ACCA、CPA Australia、ICA Ireland、AICPA、ICA New Zealand,非正式統計在港會計師已有十萬大軍,以專業而言工資算是最低,入行者只有約1萬元工資,從業員嘆香港會計師過剩,由於人才供應過多勞動市場競爭已去到非理性局面,有網民自嘲做會計慘過擔泥,超時無補水又要鬥爛做!惟工新聞網去年更有人撰文悲嘆會計師賤如廁紙。

acct_a

常言道,輸入專才就該以香港稀缺的高增值產業埋手,但香港的生活成本高昂,如非有極優厚條件吸引,引入專才談何容易。美世人力資源諮詢公司公布2014年環球生活成本指數,並調查外籍人士在全球不同城市的生活成本,香港的排名較去年跳升三位,成功力壓東京、蘇黎世、新加坡等大城市排名全球第三。香港工作有三大問題—第一,生活指數成本高;第二,勞工保障遠遜歐美先進國家、第三,,空氣質素差。以香港賤用人才的標準而言,肯定對矯生慣養的歐美人才沒有吸引力,亦不見得以上工種可為他們付上優厚工資彌補在港要面對的三大問題。環顧全球,梁振英列出的百大工種以地理、語言、市場面向而言最終還是向內地埋手,大費周章以國際之名不過還是掩護招請內地勞工之實。

梁振英沒有輔以統計數據或使人信服的產業發展藍圖,只是一箱情願覺得這百大工種需要輸入外勞,難道香港已進入計劃經濟的時代了嗎?

梁振英漠視個別專業人才過剩的事實,如此的人才輸港大計真付諸實行的話,香港勞動市場恐怕會預見一場殘酷的惡性的競爭,受害的是打工仔,受益的就只有張宇人之流的無良雇主。今天社會願意「幹實活」的人一直都在,但給他們的報酬卻越來越少,試問香港的年輕會計師在通脹壓力下,怎可能跟重慶會計中心和印度班加羅爾收幾千港幣一個月的員工比拚實活?長此下去,中產階層一味向下流,香港社會兩極化勢必加劇。

梁振英此舉只會把年輕人進一步推向社會抗爭前沿。特區政府沒有好好思索如何振興本土就業,卻一味教「沒有出路」的年輕人,跑到內地發展,完全無視國內經濟發展飽和、大學生就業困難的現實。而且,他們在內地欠缺各種就業和發展支援,站得住陣腳者寥寥可數。梁振英徹底放棄年輕人,還要放話「人才短缺」、引入外地人才,簡直把年輕一代的未來扼殺。

況且,此計無非把香港年輕世代拉入困獸鬥,對內地仇恨勢必加劇。八九十後苦無出路,甫投身社會便要為學債所困,長遠又要為住屋問題困擾。一旦實施「換血」計劃,青年「白領」與內地同業惡性競爭、生計不保,勢必把矛頭直指這些「專才」。梁振英為社會挑起另一處火頭,罪不可赦!

不得不提,是次「換血」計劃的意義未必只限於經濟層面而已,尤其律師、教師兩項可能觸及政治層面的變化。中港法制截然不同:前者行大陸法,後者行普通法,輸入內地法律人才所為何事?不難惹人懷疑中共廣植心腹,提升對司法界的控制。另外,自國教爭議以來,特區政府推行意識形態教育磨刀霍霍,會否趁機輸入更多內地教師為此開方便之門?

梁振英此番換血大計,是以輸入人才的「量變」帶來香港社會的「質變」,香港人豈可不警惕?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