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勞動節集會是怎樣的?︱林兆彬

【2017年05月11日 2:16 下午】日本的勞動節集會是怎樣的?︱林兆彬


大約兩星期前,筆者到日本東京旅行,在日本社運朋友的帶領之下,順道考察了當地最大規模的勞動節集會。

日本的工會運動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尾分裂成三個系統:

(一)連合(日本労働組合総連合会):全日本最大的總工會,中間路綫,大約有600萬會員,親民進黨。由於5月1日不是日本公眾假期,所以他們在4月29日(天皇裕仁冥誕假期)舉辦勞動節集會。

(二) 全勞連(全国労働組合総連合):日本第二大總工會,大約有100萬會員,是日本共產黨的外圍組織,在五一當天舉行集會和遊行。

(三) 全勞協(全国労働組合連絡協議会):日本第三大總工會,社會民主主義路線,在五一當天舉行集會遊行。

4月29日,筆者出席了連合在東京代代木公園(類似香港的維園)舉行的集會。今年集會的四大訴求:加人工、規管例外情況容許的加班時數、規管放工後至翌日上班的間距時數、消滅過勞死。

在集會會場內,隨處可見大量工會分會的直幡,而主辦單位聲稱參加人數有四萬人。集會會場外面,有幾十個公民團體的攤位進行宣傳和籌款,有點像嘉年華會。很多參加者都是一家人出席,所以現場有不少兒童托兒的攤位。

大台方面,佈置得很正規和嚴肅,放了幾張長枱,嘉賓講者排成一排坐著,輪流上前發言。現場的音響有點細聲,大部分台下的群眾都好像没有專心聆聽嘉賓演講,自己在台下聊天。

而最令我吃驚的是,除了反對黨民進黨的領袖蓮舫,政府的厚生労働省大臣,以及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都有被邀請在台上發言。

最後,社運朋友告訴我,工會會為參加集會的會員提供津貼,由數千円至一萬円不等。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