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料如期被罷成歷史污點︱許文昌

【2017年05月18日 11:02 上午】特朗普料如期被罷成歷史污點︱許文昌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僅過百日,除了早前在外交舉動包括連消帶打IS和北韓贏得短期掌聲之外,施政幾乎處處踫壁,近期更涉嫌阻止通俄調查開除聯邦調查局(FBI)局長,並將以色列分享的機密情報分享予非盟友兼懷疑大選干預國俄羅斯,被彈劾的行情飆升,靠民粹上台的他料將被罷黜成為歷史污點,惟有助掃除不明朗。

如果冷靜觀察特朗普平生言行軌跡,其陷入目前窘境是意料中事,筆者從當選之前早看淡特朗普單靠民粹和信口胡謅,無視華盛頓現有機制,治國無章和民望下滑自是必然,而且其經驗貧困,外加性格缺憾和無心學習自然將自己推至末路,消耗共和黨和白宮公信力,若為中期選舉考慮,最快年內將令特朗普走人。

回顧筆者分別在去年11月和今年2月初發表「特朗普當選中期世界局勢難明」和「特朗普本色治國或遭彈劾下台」兩部曲,早認為他會繼續口沒遮攔,環球未來更是昏暗未明,2月時已斷言他是美國歷史最差的總統之一,任內政策將帶來極大不安,或至被彈劾下台,果然妄顧現實政治的特朗普正向最差方向發展:

「特朗普過去的財富實際通過個人名氣、債務轉移和提訴興訟等累積,毀譽參半,個人層面對財金和公共政策的認識不足,未來其放寬監管的產業方向應該沒有懸念,但重投經濟的重心被他上任之後製造的移民禁令和外交失態所沖淡……任內甚難排除其犯錯違憲終被彈劾下台的可能。」話音未落,支持者情何以堪?

「不依常規,無意切割自己生意王國並繼續公私混合的重商精神將商業和裙帶利益最大化」,其思緒混亂、言論乃至政策矛盾不斷,靠反移民上台的特朗普又有新猷,被指有影響力的女婿庫斯納其家族在中國推銷投資移民簽證項目,雖然已經道歉,但特氏一家進駐白宮要職側面也反映其盡用政治本錢撈取利益。

本來早前特朗普曾換掉國家安全委員會的右翼班農和正副國家安全顧問,即罕見地趁習近平訪美當前發射導彈轟炸敍利亞政府基地,回擊毒氣襲擊,再重彈轟炸IS,言行皆速,一改早前孤立主義和美國優先的主旋律,以為其重組內閣或將重步正軌,豈料無以為繼,虛報戰艦所在,近期更捲入出賣國家情報的風波。

事緣早被奧巴馬指為不適當出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弗林(Michael Flynn)被揭發曾向俄羅斯預先通報制裁一事,且未有完整上報誤導為其背書的副總統彭斯而辭職,而特朗普近日高調炒掉FBI的科米(James Comey)據指就是為影響其通俄調查,更誇張是特朗普差不多同時向俄羅斯分享盟友都沒有資格享有的航機炸彈機密,累及內閣,震撼國際。

俄羅斯既非美國中東盟友,且特朗普正捲入並涉嫌阻止通俄調查,在這個敏感時刻卻偏偏不避嫌且全然強調自己有權行事,令德高望重的國家安全顧問 H.R. McMaster 尷尬異常,由於俄羅斯據指影響美國乃至法國大選,財團也跟特朗普有生意往來,特幾乎愚蠢地重覆走在弗林的舊路上,損害盟友互信之餘,更涉國家安全,非同小可。

蓋洛普顯示特朗普的支持度繼續徘徊四成水平,不支持率近六成,較以往總統第一個任期的平均支持少廿個百分點,當然特的支持者不易動搖,加上共和黨正控制參眾兩院,除非有更重大證據指向違法違憲,否則短期不易動其分毫,不過司法部剛宣布委任前FBI舵主穆勒(Robert Mueller)參與通俄調查,若有進展特朗普或不得安寧。

市場憂慮不穩,然而美國的制度相當成熟,特朗普即使無法完成任期倉皇去職,更像總統的副手彭斯將接任,何況言行難測、無視黨政的特朗普正正是美國政治不穩定因素的來源,既是鉅富,也是巨嬰,由彭斯和共和黨而非特朗普的民粹播弄黨羽執政,反去除不明朗因素,且特部份不切現實的政治還可望更貼地的調整。

因為共和黨同樣是親市場,但沒有特的重商傾向,而且頭腦比特清晰,減稅是一致共識,企業稅還是有望降至兩成,增加更新基建、放寬產業監管的方向不應有變,當然政府的赤字幅度會略減,且保護色彩減少,有利經濟繼續復甦,料今年聯儲局加息步伐還是兩至三次,也會重建盟友互信,對全球安全有相對的保障。

簡而言之,四面楚歌的特朗普已進入向下螺旋,內閣人心惶惶之際,本人也必然脾氣暴燥更易犯錯,繼續聲稱自己是「史上最被針對的政客」無助扭轉劣勢,最後必然是離開諸般不順的政壇,回歸可予為所欲為的家族企業王國。後特朗普時代不可怕,且對民粹鬧劇是一記警醒——冷卻民粹正酣的法國和一眾西方民眾。

作者為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