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獄中社運人士︱吳廣明

【2017年05月19日 12:08 下午】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獄中社運人士︱吳廣明


其實,很久以前都已經有社運人士受靶,最出名就是「長毛」,其後陸陸續都有人參加社運而被判監,差不多很多都是社記的人。當然,我也遇過幾個,為了私隱,不便提及他們的名字,他們不是無風無浪,我之前講過,「一到監房地,比D惡人欺,重要乜都要做(其實是有粗口的)」,這個可能是很落後的想法,但的確從他們口中和我曾經調查,是有社運人士被欺凌,但並不嚴重,只是一些好搞事的犯人,以為可以搵著數。

坐監是有分黑白手的,例如鄭錦滿,我無記錯,他之前是受過靶,然後擔保上訴之類,記不清,沒有查,但他已經變了黑手,所以,被分到大欖,若果無改變的話,大欖是黑手監房,而也是較為複雜的監房之一,主要囚禁在這個監房的人都是犯罪較輕的黑手囚犯。黑手囚犯意思是曾經受過靶的再入監房就稱之為黑手。而這些黑手更多的都是吸毒者。當然,若果簡單如為看電視打交,時有發生,更多好事之徒,會撩事鬥非,大多數和被打者有一點關係,當然也不排除有「襯家」。

之前退休前幾年,在西貢一個監房做指模房,也遇過一名社記的人,今天還常常看到他在示威行列,雖然,這是一個白手監房,但這位人士都受到一些人騷擾。差點打起來,幸好這位人士很有容忍度,和這位人士傾計才知道被騷擾的事情。較為深刻的就是,時任區議員陶生是去探過他,因為區議員和立法會議員探監是有特別安排,所以,更加知道他是社記的人。更:加有印象就是,司徒華寄了一張很大的慰問卡給他,因為面積太大,要交回對方。後來,這位人士懇求之下,我問準了上司,容許這張卡放在指模房,讓他出冊時帶走,那次好像有點政治不中立。

自從梁振英上任後,從報章的法庭新聞看到,很多社運人士都陸續被判入監房,這些數字更是我撈左三十年所見的總和,發生這些情況的時候,我退了休,不能真正去了解情況,但是,我從一些舊同事口中得知,這些人都是很聽話,而根據監房伙記的專業操守,管你是犯什麼罪,最重要你就是要遵守紀律,服從命令,依足規矩,這樣就會「好受」,當然,你想扮大哥,講正義一定比你,自然有人教訓你。

其實將社運人士送入監獄是一個社會問題,因為,大部份人都不是刻意犯事,看在我眼裡都是一些「斯文人」,更加多是白手囚犯,白手意思就是從未受過靶,受編號就會知道,若果一些社運人士脾氣暴燥,是會招惹麻煩,聽聞有人因為這樣被罰和被打。當然,這樣的情況一定不止發生於社運人士,但是,大家不要忘記,有些人是很「暝塞」,輪到佢替天行道,這樣就會出事。

最後,我仍然相信我的舊同事是有足夠的智慧去處理社運人士,加上現時數目不多,若果是出名的,相信都會單獨處理,例如黃XX,若果上訴不得值,就要受幾日靶,他就會單獨囚禁,做下掃地和清潔就過了。不會有特別。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