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與香港前途︱黎則奮

【2017年06月01日 5:10 下午】八九六四與香港前途︱黎則奮


是六四。過去幾年來每逢這個日子,所謂本土派都會藉機炒作一番,在愛國/本土對立這個假議題上大造文章,藉以挑動年輕新世代的反中厭共情緒,從而壯大自己主張自決獨立的政治力量。梁振英政權和中聯辦利益團夥固然有機可乘,製造政治稻草人港獨,以便「理直氣壯」推行打壓反對派和收窄港人民主自由的強硬路線,延續689政權的統治;曾經投共為中共塗脂抹粉的所謂知識分子,出於贖罪悔咎感也好,基於討好年輕人的戀童癖亦罷,也砌詞造說出來吹噓本土主義,甚至不惜歪曲歷史事實,貶抑悼念六四的意義。客觀的政治效果,當然只會合理化年輕新世代的冷漠,正中要求忘記六四的中共之下懷。

今年六四遊行不足一千人,六四燭光晚會的參加人數料亦不樂觀,但諷刺的是,這並非本土主義崛興的結果。恰恰相反,一次選舉失敗,毋須強力鎮壓,所謂勇武本土派和城邦派已經土崩瓦解,連網上的喧嘩也不復多見,更遑論街頭上的實際抗爭了。更可笑的是,他們的分裂和式微竟與意識形態和路線分歧全無關係,只是私人恩怨和金錢利益糾紛而已。證諸古今中外的歷史,質素如斯不知所謂的烏合之眾可以搞出甚麼抗爭和「革命」,未之有也。因此,對於自己在院校的權益也無力捍衞抗爭的大學生再彈舊調,說甚麼悼念六四沒意義,除了令人啞然失笑外,批評亦屬多餘。

當然,造成今天的冷淡局面,脫離政治現實的支聯會也難辭其咎。今時今日,悼念六四只講「愛國」,又豈能動員民眾?中共治下的中國根本不值得愛,絕大多數港人早已哀莫大於心死,但八九六四本質上是民主運動,與香港前途息息相關,而89年4至6月期間在本港出現的空前絕後、波瀾壯濶的支援行動,實質上就是香港有史以來規模最龐大的群眾運動,論深度和廣度,都非其後的七一大遊行和雨傘運動可比。要在香港搞任何政治運動,尤其是札根本土的民主運動,能不認真檢討當年的行動、學習有關經驗和吸取必要的教訓嗎?

■不分階級黨派的全民運動

過去大半個世紀,試問又有哪一個歷史時刻比八九六四期間,更有足夠的天時、地利、人和,讓香港全民真的可以獨立自主地決定自己的命運和前途?

在香港,支援八九民運是全民運動,不分階級、黨派、種族,皆萬眾一心,無分軒輊,可說全無內部矛盾,連份屬既得利益的建制也可達成兩局共識,主張立法局一半議席立即直選和九七前全民直選,以及土共亦反對鄧李楊政權,試問主張公投決定香港前途,會在社會上遇到政治阻力嗎?

在中國,六四鎮壓前後,基本上陷入無政府狀態,而中國人民也和港人站在同一陣線,如果香港適時提出公投自決,中共自顧不暇,可以和有能力反對嗎?

國際上,中共六四血腥屠城,已經引起公憤,杯葛制裁之聲此起彼落,對港人要求公投自決,肯定會予以同情和支持。強硬如鄧小平,面對國際輿論壓力,形格勢禁,相信亦不敢貿然出兵鎮壓,否則開放改革,勢必毀於一旦。以中共實用功利主義的政治取態,香港在八九六四民運期間要求自決,未必沒有可能成功。

鑑古知今,八九年是港人公投自決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沒有好好把握,今天中港政治力量對比強弱懸殊,社會內部又嚴重撕裂,胡謅獨立自決,不是癡人說夢嗎?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