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理想愈走愈遠?︱林兆彬

【2017年06月03日 11:09 上午】距離理想愈走愈遠?︱林兆彬


近年,大專學界對支聯會和六四晚會猛烈批評,有學生領袖稱悼念六四對年輕人沒有意義,年輕人與六四的情感距離愈走愈遠。

根據最近傳媒的訪問和學生會發出的立場書,有的學生會將不參加維園六四晚會,有的不悼念六四、改為舉辦論壇,有的甚至不舉辦任何六四活動。大致上有以下三個原因:(一)維園六四晚會散發著中國情懷,不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二)悼念沒有意義,行禮如儀;及(三)六四跟香港人沒有關係。

嘗試回應這幾點:

第一,在悼念六四一事上面,其實國民身份認同是否那麼重要呢?其實,香港人悼念六四的心情其實十分複雜,早已超越身份認同的因素,並不單純是從「華人」、「中國人」或「香港人」的角度出發,裡頭其實還包含著從「人類」或「世界公民」的角度。而作為大專學生,更可從「學生」的角度出發悼念當年死去的學生。

至於「建設民主中國」,絕不等於叫香港人要到中國內地替內地人爭取民主,也不等於香港要先等待中國大陸先進行民主化,然後才進行民主化。支持和支援中國民主運動,是因為我們明白到,假如中共不改變獨裁本質的話,香港也是難以進行民主改革。叫喊「建設民主中國」這句口號,從來都是從香港本位出發。再者,如果學生會對維園六四晚會反感,他們應該另起爐灶悼念才是。

第二,如果悼念是沒有意義的話,那麼中共是否應該容許內地人在內地公開悼念六四呢?當政權不斷扭曲歷史真相、叫我們忘記六四,公開悼念六四就已經是一種抗爭。維園的燭光,每年都在摑中共一巴,引起國際關注。

再者,維園六四晚會除了悼念之外,還有天安門母親錄像講話、屠殺見證者分享等環節,而支聯會每年在六四遊行前和六四晚會前也會舉辦論壇討論香港和中國的政局。學生會如果以為舉辦論壇就比支聯會更進步,實在有點奇怪。

第三,六四跟香港人沒有關係?香港人是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歷史見証者,每年的六四悼念活動是香港人的共同記憶。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其實也是建立在六四一事上。

當年香港各界大力支援中國大陸的民運,不單是為了中國大陸的民主,同時也是為了香港的民主。如果沒有過去28年的六四悼念活動,香港人一直以來爭取民主政制、參與社運追求公義的決心,究竟從何而來呢?

每年悼念六四,是對抗政權洗腦的公民教育,更是播下社運種子的好機會,催生了反廿三條、五區公投、反高鐵、反國教、雨傘運動等社會運動。作為民主運動的中流砥柱,學生會有必要梳理清楚不悼念六四的原因。否則,他們不是距離中國愈走愈遠,而是距離理想愈走愈遠。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