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保潛逃女子在台灣事件的發展︱吳廣明

【2017年06月12日 11:52 上午】棄保潛逃女子在台灣事件的發展︱吳廣明


香港在幾年前開始,民主派都會為一些議題爭議,而這次事件也不例外。經過幾天來,我看過兩方,就是本土派和非本土派的言論,好像又牽動了另一次的爭議。事件也從電視新聞發表之後,香港很多人都知道這件事情,主要是台灣方面確定了該名女子逗留在台灣四個多月,因為一般的入台簽證是逗留一個月,而台證也只有三個月的效力,因此,台灣方面就公布她是非法逗留。台灣和香港有點不同,不會主動去找這些人。

其實,說認真你根本沒有兩班人爭拗,只是一些本土或者港獨組織認為不應該公開女子的地點,矛頭直指花生台老總,陶君行,當然,從多篇文章開始,指陶君行可能將女子的藏身地告之老共,這個說法完全荒謬,因為,在香港大部份人眼中,她只是一名女子,為了逃避法律審訊,棄保潛逃,並不是本土派所講的「義士」,關於「義士」的問題,遲些詳述。他們更認為,若果不是事件給曝光,台灣政府可能低調處理。

其實,最早將事件曝光的不是陶君行,是他們一個所謂初一事件的組織,因為,傳聞帶這名女子過台灣只是一個個人決定,和組織無關。就算誰人將事件曝光,我相信也影響不到結果,就是台灣政府將會以逾期居留被「遞解出境」,一到香港就會帶上法庭,可能還柙懲教署看管。而我所知道,「建議」她逃到台灣的人認為台灣沒有引渡條例,也看到之前一些香港較出名的人,例如呂樂和一眾退休探長,方向報兩老,更妙就是有人提到王丹和一些中國的民運人士。

我之前的一篇文提過,由於「難民法」在去年7月初審通過,按照做法,一年後,法案就會自動生效,因此目前她是提不出任何理由去要求台灣政府收留。看到一位網台界資深的主持,寫了一篇關於如何營救,或者台灣無論如何都要收留這位「義士」,我將封信交到台灣一些從政的人士看過,他們認為內容是有所誤導,他認為,這位所謂「義士」完全提不出任何和政治有關的理據。這位人士更拿「雨傘運動」作比較,他就認為,「雨傘運動」是一個政治行動,因此,這批被控人士反而合資格到台。

個人是明白到本土派的想法,但是,若果沒有人接濟或者支援,謬謬然的走到台灣,是一件無意義的事情,因為你把這些前人作比較就大件事,因為,這些前人逃到台灣的時候,是港英政府年代,香港和台灣完全沒有任何締結關係,而當時兩地社會都不像今天的文明開放,最重要就是這些人士都是有點錢的人。隨時可以自己生活十年八載,你怎能比較呢?再講到大陸民運人士,都不是靠把口講,而真正坐過監,有足夠的證據。事實上,逃到台灣而又能生活並不困難,我不會提示,相信一些熟悉台灣情況的本土派「祖師爺」一定懂,不過對這些人來說,無著數一定唔會做,唔好誤會真係「仁義道德」。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