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欣賞」造假的人先講做假鈔︱吳廣明

【2017年06月14日 1:24 下午】廣明講舊史之懲教生涯—「欣賞」造假的人先講做假鈔︱吳廣明


記得上星期和一位從外國回來的朋友共餐,大家都講了一個較為特別的話題,就是在監房裡的人是壞,怎樣壞,我都覺得有點道理,例如,一些人是壞到透,坐不坐監對他是沒有影響,因為本質是壞,要改也要一段日子。一些人,本質是壞,但當到了監房,像入了和尚寺一樣,看破紅塵,改過自身。更有一些從頭都尾都不是壞人,但進了監房就被列為壞人,因為是犯了法被判坐監。例如:貪曾和肥龍都是一個例子。

談到犯人的好壞,也影響我對他們的感覺,因為,管犯如果告訴你無情緒上的影響都是騙你的,因為,每一種犯事的人從案情你就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在我這麼多年來,我較為「欣賞」就是造假的犯人。這些就包括偽鈔,假卡,假文件等。我個人覺得,他們是不會傷害人,但又可以賺錢,而付出的不論是腦和力都不少,也並不輕易成功。尤其是印假鈔的人。

記得大約二十多年前(80年代),我在老荔工作時就遇上一單香港當時都鬨動的假鈔案,據講拘捕多人,其中一名是總督察,他更是警察部當年送到外國接受訓練的「偽鈔」專家,因為案件涉及人數很多,老荔只放了兩個,另一個是這個偽鈔集團的「師父」,他們都涉及假美鈔案。據講從做版到出現市面是經過很長時間和路徑,聽完之後,真的可以拍成電影。最令人驚訝就是,那個偽鈔的「版模」,竟然在一位總督察的寫字樓裡搜獲,事隔太耐,記不起全程。

另一名是「師父」級,他能夠用手劃一張鈔票出來,你很難分辯是假鈔的模樣,意思是很難用目測分到真偽,當然,老荔工作會有閒的時候,我們就找他表演,劃了一張匯豐的一百蚊紙,真的令你嘆為觀止。原來,他就是負責起模的人,然後找人制造「版模」,再到印刷工場,調色等,到最後就是如何分到世界各地,當然,車手也很重要,是來自東南亞多個國家,當年大陸仔剛起步。事實上,他們可能是第一批做假人仔的香港人,據「師父」講,人仔簡直是食菜咁食。據他講,自從找不到人劃,很多老細都只能靠真來做「版模」,據講是有分別,因為做不出那種精髓。

當然,這些無論如何都是犯法之事,但我對這些人是有點寬大處理,他們並不是大奸大惡,算得上是詩文人,又聽話,因此,可能我用「欣賞」是有點不恰當,但也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另一種做假,我又係好欣賞,下回再講。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