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記者林慕蓮談中國人對“六四”的集體失憶

【2017年06月19日 10:29 上午】美國記者林慕蓮談中國人對“六四”的集體失憶


美國記者路易莎•林(Louisa Lim),中文名字叫林慕蓮,曾作為英國BBC和美國公共廣播電台記者,在中國工作十年。她著有《失憶人民共和國:重訪天安門》一書。近日他應邀在舊金山華人紀念六四28周年的集會上發表演講,指出;對六四保持沉默,那麼六四就不是少數人作惡,而是所有的人都參與的惡行。

林慕蓮在演講中首先介紹她寫的書《失憶人民共和國:重訪天安門》,她說“我書裡寫的,一個國家可以遺忘不到三十年前發生的一件事,自己親自看到的一個事情。我寫的是集體遺忘給一個人和一個群體什麼樣的代價,我還寫了那些還記得住的人,他們為了記住六四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時間過得長代價可不是越來越低反而越來越高。”

林慕蓮曾拿著一張全世界公認的20世紀最重要的照片訪問北京四所大學的一百名大學生,那就是89六四當天美國記者拍攝的王維林在北京長安街上檔坦克的照片。她說:“我想知道在中國,年輕的中國人,他們還認得出來認不出來這張照片。一百個學生只有十五個學生能夠看出來這是什麼。那些認得出來的照片的,他們很緊張,他們說:我不能說這個,很敏感。其他八十五個人,他們有完全不同的反應,他們問我這是不是南韓?是不是科索沃?還有十九個學生問我這兒是不是閱兵?他們想不起來還有其他的可能,因為坦克不讓上長安街。然後十五個能看出來的年輕人,他們有一個很普通的看法,他們認為政府的措施是必要的,如果共產黨那個時候沒有鎮壓,中國現在不可能在世界上成為第二大經濟體。他們用最近三十年經濟的快速發展來辯解當年的鎮壓。這種想法在大陸很主流,你們可以看出來中國共產黨成功的刪掉歷史。”

林慕蓮還訪問過成都的一位在六四失去兒子的母親:“她的兒子被打死了,她想知道兒子是怎麼死的,她開始上訪,去北京去了五次,她被拘留,她被鎖在鐵籠子裡,整整兩年警察在她房子外邊監視她。2006年政府給他七萬元,這是第一次有人因為六四收到錢。可是他們不把這筆錢叫做賠償,叫做‘艱苦勞動補貼金’。我問她:你有沒有認識其他的人像你兒子一樣死了?她就看著我跟我說:有這樣的人我不會跟你說。這讓我很驚訝,因為這個女人追求了這麼多年真相,可她也不願意說。所以我就覺得,這種失憶不是自上而下,是大家已經默認的失憶的行為。”

中國人的失憶,來自信息的封鎖,更多的是來自於恐懼。林慕蓮表示:作為在中國工作的外國記者,她也時常處於恐懼之中。她說:“2009年,他們用新的方法來控制外國記者:如果你六四的時候要去天安門,你應該有一個特別的天安門廣場記者證。那一年他們又用便衣警察來控制西方的記者。我給你看,這個是英國廣播公司的記者,他每次說話,便衣警察就用雨傘擋住他。再過了五年,到2014年,警察就去外國記者的辦公室,威脅他們,說如果你們去天安門廣場報道,後果自負。通過這樣的手段他們想減少國外媒體報道六四。所以在這樣一個環境裡,公開報道六四就等於挑戰共產黨的歷史。”

如今六四過去28年了,中國人仍處於集體失憶中。其實許多中國人並不是不知道六四,他們只是對六四保持沉默。林慕蓮說:“我想用崔衛平寫的話,她在北京是一位教授,2009年她寫道:我們對於六四保持沉默,實際上是參與了隱瞞這種罪行,如此做法已經使得我們每一個人對於這件事情有一定的責任。情況都是這樣,那麼六四就不是少數人作惡,而是我們所有的人都參與的惡行。”

(特約記者CK 責編:嘉華 網編:瑞哲)

 

本新聞由自由亞洲電台提供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