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蚊紙皮】食環處應為朱婆婆事件道歉嗎?︱吳廣明

【2017年06月20日 11:45 上午】【一蚊紙皮】食環處應為朱婆婆事件道歉嗎?︱吳廣明


朱婆婆被票控「無牌販賣」事件,擾攘了8天後,終於在昨天(6月19日),食環處方面考慮阿婆的年齡和背景作出撤銷這次票控。看來事件應該告一段落,相信朱婆婆也應該得到如期效果,至於是否要食環道歉,則見仁見智,因為我個人覺得是有所保留,食環該怎樣道歉和認錯呢?對象又應該是市民還是朱婆婆呢?若果是對朱婆婆又何錯之有?對市民更加談不上,我看也沒有必要。

據報導,事件是發生於前一個星期日,75歲的朱婆婆被指是向賓妹妹姐姐出售一塊值一蚊的紙皮,很快就被六名食環署人員「圍捕」,後來被指是「無牌販賣」,朱婆婆被帶到食環署總部處理,由於食環署是沒有收擔保金的「夾萬」,因此就被帶到警署進行擔保手續,擔保金是30元,主要是朱婆婆身上只得34元,據講有人(相信是警方)要求朱婆婆交出30元做擔保金,然後留4元給朱婆婆作搭車之用。

事件爆發是由於朱婆婆希望找區議員幫手,向法官求情,可能朱婆婆知道差不多一定要認罪,希望法官體諒,判較輕的懲罰,因為這種「無牌販賣」可能要罰500或以上。她便找到當區的一位黎議員,並將事件經過向黎議員陳述,事件就此曝光,有媒體開始將事件公開,就發展到今天的撤告。

我知道這件事是三天前從媒體得知,原來,這件事只留在我們這些多事之徒的圈子,更有人認為進入司法程序,不便討論,因此,主流媒體,尤其是電視台完全沒有報導。就這件事,我找來一些資深的差人問關於擔保的事情,發覺警員的造法好大程度是和食環署有所配合,又可能是星期日,怎會搞出30元擔保的笑話,主要小販傳票是沒有自簽這個做法,所以,就以他身上的錢作擔保。幾位和我傾過的差人都認為,一向是200到500的擔保,為何不照行照做,因為很多時都會要求事主找人比擔保金,可能見阿婆咁老,都唔會唔上庭。

另外,也和一兩位舊伙記而轉做食環的同事傾過,原來是另有別情,當然,到今天還沒有人證實是因為有人投訴賓妹姐姐向婆婆買紙皮而導致食環署要拉人,其實,這些拘捕行動一直都有做,有些老人家也被法庭罰款。因為大家應該知道,小販庭是很特別,相信劉小麗議員的小販案件就可見一斑,並不是大家在網上那麼多的辯解。據講法官聽完之後,就話你聽,你有販賣而無牌就是有罪,跟住就判你罰款多少,大家有興趣可抽時間去聽聽,事實我在差不多四十年前做法庭也差不多。

相信食環署是很醒目,因為若果再涉及賓妹姐姐的問題,相信是一個誇部門問題,難道食環署真的有本事開水車弄濕地方阻止賓妹姐姐聚集,又或者列為禁區,這個完全不能辦到的事情。也不是有效的治本方法。若果做了,可能比拉一位75歲的婆鬧得更慘。我只好奇,是誰人投訴,投訴人又為何這樣做。當然,食環署的人一定不會承認是交數,也不會承認設局,更不會承認是選擇性執法。看來,政府會採取一人少句的做法,不了了之。也懂得找個民望高的局長出來做說客,就此落幕。

從這件事看得出,香港人真的輸得好慘,稍有機會就希望贏到盡,主要也來自梁振英這幾年的管治下才出現這種氣氛,就算是小心處理也不容易,因為今天是資訊發達的時代,一碟唔辣的貴刁都立即上網討論,你可以說沒有公共情性,但一去到公共性的時候,很容易就雙方開火,不是政府和市民,是黃藍之戰,今次因為那位屈大媽出手遲了,否則,可能會出現另一個賽果。

看來,這種情況是否會跟著梁振英離開這個世界就不得而知也不敢妄作批判。但我深信,林鄭特首在政府工作多年,再找來一位大家都不看好的張建宗做第二把手,相信,憑著他們的智慧和公務員經驗可能會有一種新的做法。未必是最好,也可能和今天會有所分別,我指的民生方面,政治就不到他們控制了。

最後,就朱婆婆事件收筆。歡迎大家作回應,什麼意見都可以。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