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香港女孩李倩怡︱曾建元

【2017年06月27日 10:59 上午】關懷香港女孩李倩怡︱曾建元


6月12日,時代力量黨籍立法委員黃國昌在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成立會上,接受香港媒體詢問香港女孩李倩怡因參與旺角魚蛋革命被控以暴動與襲警罪棄保潛逃台灣之事,黃國昌本意回答台灣人權團體自始都關心並願對李倩怡提供協助,卻不慎口誤表達為李倩怡受台灣人權團體的照顧,而經港媒立即連線報導。我個人隨即接到《香港蘋果日報》的越洋電話採訪,詢問對於李倩怡事件的看法。我當下未經查證,以為黃國昌所言乃有所本,心中非常高興得知李倩怡可能平安的消息,乃進一步在此一基礎上說明了台灣法律對於李倩怡的可能處置方向。當日下午時代力量黨團發出聲明澄清黃國昌談話,我方知我對黃國昌報導的轉述,被香港的親中國共產黨媒體和政客引證,渲染為我亦證實李倩怡正受安全保護,由此而為他們推論出「台獨勢力包庇旺暴少女」的故事來。

其實我和李倩怡素昧平生,也從無往來。她逃來台灣後,確實有香港方面人士輾轉傳來就李倩怡的處境請教我看法的私訊,但問話的人也在尋找李倩怡,十分擔心她在台灣的安危。我首先也要鄭重表明的是,李倩怡人在何處,我個人並不知情,至今也沒有任何的消息來源,我無法證實她的安危。因此,李倩怡平安與否,仍是我們最關切之事。我個人希望她看到媒體有關的報導後,至少能主動和香港的家人報平安,並且和台灣的人權團體聯絡,我們一定會在台灣法治的基礎上盡全力協助她。我們不忍見一個年輕青春的生命在國家暴力的陰影下凋萎,對公理和人心失去信任和希望。深盼她願意出面說明她的狀況,讓我們有機會幫助她。

李倩怡被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控以暴動與襲警重罪,其依據為香港《公安條例》和《侵害人身罪條例》,皆為殖民地時代的立法,對挑戰殖民當局的行為,其處罰較之殖民母國而格外嚴厲。香港《公安條例》第17A條第3款規定:「任何公眾集會或公眾游行在未經批淮下進行,即屬非法集會或非法游行,均屬犯罪,若循公訴程序定罪,可處監禁五年;若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罰款五千元及監禁三年」,未經批淮的集會游行即為犯罪。《公安條例》第18(1)條規定有非法集結,指:「凡有三人或多於三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者,第19條復規定:「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集結暴動罪最高可判監禁十年。而依《侵害人身罪條例》第36條B項規定,「襲擊、抗拒或故意阻撓在正當執行職務的任何警務人員或在協助該警務人員的人,即屬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二年」。

我們比較台灣的中華民國法律,便可知香港殖民地法律之苛刻。台灣的集會游行是人民基本權利,未經事前許可的集會游行,只有當破壞社會安寧而為警察警告解散三次而不聽,始構成非法集會游行、非法集結或聚眾,且非法集會游行只處罰首謀者。欲構成香港所謂之暴動,須先有三人以上之非法集結,但在英國本土,非法集結之認定卻為十二人以上。台灣有聚眾罪,尚必須行為人有強暴脅迫的行為,而並非單憑社會安寧之受到破壞即該當其罪。台灣法院實務上於太陽花學生運動之判決更承認公民不服從即公民抗命為阻卻違法之事由。

李倩怡在魚蛋革命時只有十七歲,未成年,她的行為動機帶有明顯而強烈的政治意圖,是為了聲援當地的魚蛋攤商傳統行之有年的新年假期營運,背後更有意凸顯雨傘革命學生運動以來公民抗命風潮的意義。但無論如何,對於一個少年犯,如參考台灣《中華民國刑法》的規定,司法機關求刑、科刑時還應注意行為人犯罪之動機、目的、犯罪時所受之刺激、犯罪之手段、犯罪行為人之生活狀況、犯罪行為人之品行、犯罪行為人之智識程度、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系、犯罪行為人違反義務之程度、犯罪所生之危險或損害、犯罪後之態度等因素。我們相信香港的司法也應當有類似的量刑基准。

李倩怡年初曾透露向台灣尋求政治庇護的意願,目前台灣並無政治庇護的相關立法,可以想見政府處理的為難。不過,《香港澳門關係條例》第18條規定,我國對於「因政治因素而致安全及自由受『緊急危害』的香港或澳門居民,得提供必要之援助」,這是短期台灣政府可能可以對李倩怡提供安全保護的法源,加以台港之間並無引渡協議,台灣也並不當然承認香港的刑事判決,李倩怡是不用擔心一旦被移民署查獲,馬上就會被遣返香港受審。如果她的身心狀態不適合回到香港,我倒衷心希望,她能有機會留在台灣繼續完成她的學業。

學生遭受國家暴力政治迫害的情形,在台灣已經快成了屬於上一代人歷史的集體記憶了,沒想到竟然會有一天出現在今天的香港。李倩怡的花樣年華,本來就不應該為她的國家、社會背負那麼沉重的責任和苦難的。與其譴責李倩怡,那些香港的大人們才應該要躬自反省,你們怎麼把香港搞到讓一個香港女孩恐懼至此,要遠遠離開?畢竟,她還年輕,還有美好的人生等待她去圓夢追求,她的人生道路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遭到阻斷,她不應該遭到如此的命運對待。

民國106年6月20日下午1時半,於新北市新店區台北慈濟醫院

曾建元 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法學博士,中華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國立台灣大學客家研究中心特約副研究員兼副主任

本文原刊於民主中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