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衝突手法標準飄忽, 警察如何服眾?︱吳廣明

【2017年07月04日 5:32 下午】處理衝突手法標準飄忽, 警察如何服眾?︱吳廣明


習近平到港,相信最忙都會是警察和一些支持和反對的示威群眾。這段時間,我留意到三段關於警察的處理手法片段,最新一套和習近平訪港無關,就是香港仔警察用棍想制止一名男子的片段。
第一段就是在6月30日,就是一班人向外國記者污言穢語的指罵,中英對照,生怕外國人聽不懂,據講有人報警,警察到場,分開兩班人,應該不是分開,是推走那班講粗口的的一班,鏡頭就見到其中一名警員用手勢叫外國記者靜一靜之類。很快就散去,當無事發生。這個做法就令人想到「黑警」的來源,為什麼不查他們身份證,不將兩邊的人都做個紀錄呢?這點我是不明白。

第二單好像又是6月30日,有示威人士遭到疑似黑社會份子恐嚇,追打,當警察到場,黑社會的態度當然一如以往,目空一切,像是有一萬個道理,可能想著警察一定站於他一邊,怎知道,一位白衫的Madam,高喝一聲,全部停低,查身份證,再行將疑人帶走,這個做法和上文所講,完全不同,這樣的話,結果都會不同。

第三單就是發生於香港仔一個商場,據報有人打架,警員接報到場,處理事件時,被一名男子,相信是有份參加打架的男子用粗口回應,最後發展到拔棍制止,從片段看到,警察是試圖喝令該男子「踎底」,男子拒絕更向警員反擊,警員用棍打了幾下之後,男子更揮拳還擊,在旁的一名女警冷靜地用胡椒噴霧器噴向男子的眼部,後來,男子想衝向女警,可能這時男子都清醒過來,沒有進一步行動。據消息,該名男子最後被捕,當然後來沒有被捕的過程。

從三個環境去看,警察的處理方法真的各有不同,又可能官階或者有其他因素的問題。第一單就令人質疑,為何連問兩句都無就散人,當然,事後一定有手尾,但到時就煩了。而第二位女警官就較為正統,出來維持秩序是較為中立,管你是誰人之子,一定要當場就要確定身份,之後,求其找兩個人出來認就可以,這個不是以前的香港,大陸的處理方法是一樣。

到最後的警員和男子的肉博,我覺得該名警員有點心急,又或者想在師妹面前顯威風,否則,不需要拔棍,若果對方真的好兇,拔槍就解決。我不是警察,所以不懂警例和程序。以往我在監房工作的時候,千叮萬囑,不要肉博和勸交,一定無好結果,比佢中幾野條氣都唔順,若果受傷就更唔抵。

我不知道今天警察部是否很彈性處理事件,但我感覺好像是「各師各法」,這樣的話就失去了系統性,對於辦案是沒有好處。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