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幟二十週年與習近平之亂︱桑普

【2017年07月09日 2:06 下午】易幟二十週年與習近平之亂︱桑普


6月29日,中國獨裁暴君習近平踐踏香港土地,打算出席中共佔領香港20週年活動,耗費49小時,出席20場活動,勞民傷財,草木皆兵,不知所謂。當天前夕,來自香港眾志、社民連、人民力量、大專政關等至少26名抗爭者發起「黑紫荊」行動,佔領金紫荊廣場上的金紫荊雕像達4小時,呼喊「我是香港人,釋放劉曉波,我要真普選」,然後被警方以莫名其妙的「公眾妨擾罪」拘留長達24至33小時,刻意禁錮他們,拖延筆錄口供。同一晚上,支聯會也在終審法院門外舉辦「釋放劉曉波」燭光晚會,約有200位市民參加。有良知的香港人沒有沉默,沒有放棄,用盡辦法令全世界知道:「習近平你這個殺人兇手,香港人討厭你!立即滾蛋!淪陷不是回歸!暴政不是祖國!」

我深知習近平完全知道。當他趕走了那兩個搶上航機獻媚的梁振英夫婦,不讓他們陪伴自己步出機艙之後,他開始踐踏香港土地,奢言所謂「表示祝福、體現支持、謀劃未來」、所謂「行穩致遠」,其實這裏每一個字都一直是香港人要用來送給劉曉波的,不需要他用來告訴香港人。在他話音剛落,轉身離開之際,香港某位記者高呼:「會釋放劉曉波嗎?會給他在外國治療嗎?會給劉曉波、劉霞自由嗎?」就隔這麼近,但他卻裝作完全沒有聽見,顯然心裏有鬼。

他害怕香港人,於是企圖嚇怕香港人,妄想這樣反擊就可以掩飾他心中的恐懼。7月1日,習近平在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及新一屆特區政府就職典禮上發表講話,提出三點:(一)堅守「一國原則」,任何「危害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利用香港滲透破壞內地」的行為都是「觸碰底線,絕不允許」(罕有高調宣示,可以包山包海);(二)香港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制度」還需完善,提醒未來五年要「著力加強對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這就是兩大政治任務,山雨欲來風滿樓,而且「愛國主義教育」在中共《愛國主義教育實施綱要》的定義下,必定包括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絕對比2012年推動的「國民教育」更加駭人聽聞);(三)只要「誠心誠意」(定義當然隨他設定)擁護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不論政見或主張,中央都願意溝通,希望特區政府「廣泛團結社會各界,提高管治水平」(暗示梁振英政府的管治水平還不夠高)。這樣一來,既要國安立法,又要國民教育,既要統戰傳統泛民,又要打壓本土港獨,無疑粗暴干涉香港內政,妄圖摧毀香港核心價值,再次得罪了不少香港人。畢竟這些說法都是徒勞的。放眼大局,如果劉曉波今天死了,劉曉波還是千古巨人;如果習近平今天死了,習近平只是混世暴君。習近平這樣說,只不過是助長反抗,喚醒人心,自取滅亡。

究竟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佔港集團這幾天在香港幹了些甚麼蠢事?這可以從明、暗兩個層面分別來看。

明的方面,就是香港警察傾巢而出。(一)出動近萬警力保護一個肥胖恐慌的獨裁者習近平,恣意擾亂「一帶一路」(灣仔會展一帶、港灣道),架設超高水馬,變相圍封三日,會展餐廳關門,酒店客房全滿,市民出入都被嚴格搜查,猶如疫區,阻礙市民工作及生活。習近平更加全程沒有落區家訪,只顧土木工程和軍營閱兵。然而,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大言不慚,竟說香港市民都可體驗到他的「領袖風采」,「都被習主席的真誠關懷之情所感動」,甚至聲稱習近平在港的「粉絲」增加。簡直一派胡言!香港人只是體驗到他擾民霸道,猶如髒臭的過街老鼠。(二)本土民主前線一名成員涉嫌因「香港淪陷20年」街牌塗鴉而被警方以「刑事毀壞」罪名拘捕,其後律師證實青年家人同樣被捕,並且涉嫌以家人安危相逼,威脅他認罪。(三)香港警方以「違反基本法」為由,公開拒絕香港民族黨於6月30日晚上在尖沙咀鐘樓附近舉辦「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的集會申請,理據空洞無力,侵犯香港人集會自由,集會後來只能轉移至浸會大學校園內舉行。(四)香港警方無理跟蹤、截停、搜查、滋擾社民連成員關兆宏及周嘉發;城邦派的中出羊子隨身攜帶航拍機遙控器、剪刀、刀、索帶而被捕。(五)本土民主前線一名支持者於7月1日晚上被警察截停,被搜出一件本土民主前線印製的T,當場被拍下「大頭照」,更被要求將手機解鎖。他拒絕,警員就一方面將他帶至暗巷毆打至嘔吐,另一方面喝斥及驅趕鄰近途人。(六)工黨社區幹事趙恩來等人,本來打算於7月1日早上在尖沙咀文化中心掛起一幅70呎長的「我要真普選」直幡,給習近平看,但由於警方嚴密監控,始終未能成事,更有便衣警突然出現引發爭執,最後趙恩來等三人被警方拘捕。(七)社民連、香港眾志本來打算遊行到金紫荊廣場升旗禮抗議,但在修頓球場附近被過百名愛國人士包圍,警方在分開兩批人士時帶走多人。社民連成員陳皓桓表示在警車上遭警員跐、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更在警車上被警員以粗話辱罵母親,抓頭髮及眼鏡,遭踢下體兩次。凡此種種劣行,實在罄竹難書。

暗的方面,就是黑惡勢力涉嫌收買黑幫流氓害人,當中可能涉及潛伏在香港的中國國安、公安人員濫施暴力,亟待查證。(一)社民連成員陳文威在前往記者會途中遇襲,事緣他當時被兩名男子偷拍,他試圖用手機反拍,卻被其中一名藍衣男子襲擊,手機更被該名不明人士搶走。(二)社民連主席吳文遠表示最少有五人、兩部車在其家樓下徘徊。(三)從「留守黑紫荊」行動,到北角警署門前,再到立法會及政總門外,一直有大批不知從何而來的黑衣男子守候。每當行動者叫喊示威口號時,黑衣人就上前主動挑釁,企圖製造混亂。(四)香港眾志、人民力量、社民連在政總外召開記者會時,附近出現大批黑衣男子守候。社民連黃浩銘表示:社民連總部外長期有疑似黑社會駐守,有人自稱是14K,大概有8至10人。(五)香港民族黨的尖沙咀集會因警方多番阻攔而被迫宣告取消,但是某些涉嫌收錢做事的200個黑幫流氓、大叔大媽,竟然死心不息,深恐見財化水,為了領取維穩酬金,於是發瘋似地追罵及推撞在場的外國記者及外國人,故意煽起混亂,高呼「你不是中國人就走啦」,還要「問候」對方娘親,簡直莫名其妙。(六)7月1日清晨,社民連成員在長沙灣黨總部出發,開始運送示威道具到灣仔準備示威時,被約十名埋伏男子當場破壞示威道具,例如大型棺材。古思堯等人其後到警署協助調查。後來,他們準備另一批設計較簡單的道具取代,走到灣仔附近時,也被四名男子在警員面前破壞。(七)7月1日早上,社民連、香港眾志等政黨原擬遊行至金紫荊廣場,但在修頓球場附近,卻被過百名「愛國人士」包圍。這些人從何而來、為何而來,不得而知。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等人被警員帶走。黃之鋒表示在流氓作惡之際,現場警員「放任不管」,甚至以示威人士影響社會秩序為由將他們帶上警車。凡此流氓暴行,中共似難卸責。港中融合,警黑一家,維護獨夫,有恃無恐。

當大家關心習近平的說話和表情時,我卻更關心香港人的人權和鬥志。我不厭其煩地把上述抗爭人士的義舉記錄下來,只是希望香港人明白到個人靈魂的高潔,從來不在於金錢和權力,而是在於公義與堅持。有些人可能盡情批評上述人士「表演」和「搞事」,只是展現抗爭的「姿態」而不會有「實效」,或者說他們「有勇無謀」或者「沒有智慧」,但我想強調一點:他們畢竟付諸行動了,清晰無誤地告訴全世界:香港人面對習近平暴政,不服從、不認輸、不放棄,不惜犧牲自己被控告的風險,敢做敢當。因此,大家應該給予他們鼓勵和支持,而不是冷嘲和熱諷。試問:那些批評他們的人究竟又做了些甚麼呢?可能甚麼也沒有,甚至可能抱著「不把問題視為問題就等於無問題」的心態虛度餘生。回想我最近重讀台灣民主運動歷史,從中壢事件、余登發案、許信良案,再到美麗島事件,環環緊扣,抗爭者前仆後繼,這一波人倒下去,下一波人撲上來,反覆多次,波浪前行,方有所成。香港人如果沒有這種關於政治抗爭原理的覺悟,反而執著單一事件,追問「有無用」,恐怕格局不足,史識不足,智慧不足,終致陷入惡性循環。香港人應該有「你們做得好,即使你們倒下去,我必定再接再厲,你們絕不孤單」的關懷、胸襟、鬥志、情操。

最後談談獨裁者習近平離開香港前的一些言論。他會見香港新一屆政府高官,重申必須「全面落實和完善以行政長官為核心的行政主導體制」,其實跟今年5月27日人大委員長張德江的講法完全一致,足見兩人從來沒有貌合神離,而是臭味相投。習近平又說:行政、立法、司法代表是「管治香港、政權的核心力量」,「都要有國家觀念」,「開展政務活動或處理問題過程中,要善於站在國家高度觀察和思考問題,自覺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履行自己對國家的責任」,亦即重覆一次他於2008年在首次踐踏香港土地時所標榜的「三權合作論」,意思是你們香港人不希望我講的,我就偏要講出來。習近平還說「為官避事平生恥」,「有的時候還要頂住壓力,保持定力」,「不是輕鬆舒適的事情」,但我想請問習近平:「你既然正在為官,但卻迴避上面提到的香港記者關於劉曉波、劉霞的嚴正追問,然後明明聽到卻裝聾扮啞,那麼你又是否「避事」?是否「平生恥」?抑或是否應該有個綽號叫「避事平」而「生恥」?為甚麼你又不去「頂住壓力,保持定力」,好好回答問題,反而「輕鬆舒適」地立即坐上汽車離去?所以習近平講出來要大家做的,往往就是他自己所做不到的。一切全是謊言與廢話!他在香港問一位事先安排的男警員(在中國大陸出生):「這是正式錄用的警察嗎?之前要上警校嗎?」我倒要反問習近平:「你是無恥的人渣嗎?之後會落地獄嗎?」為官避事平生恥!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