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中共這個邪惡流氓政權講信任?︱鍾劍華

【2017年07月11日 5:56 下午】跟中共這個邪惡流氓政權講信任?︱鍾劍華


中共這個邪惡政權還夠膽公開向著全世界的傳媒講大話:「中國是一個法治社會,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有沒有留意,那一位你外交部發言人說的時候,面不紅、耳不赤、口不震。公開說假話的功力,可以說是千錘百煉,功力深厚。最重要的是,相信他自己也明白,他面前的那一批海外傳媒記者,一定都不相信。他自己也心知肚明,那番話也根本不值得認真。不過職責所在,沒有人性的謊話還是要照講。都係打份工啫,搵食啫!在今天中共治下的中國,搵食就是大晒!吃飯拉肚就是人權的全部!

係唔係覺得好笑?
好笑之處,在於如此荒謬的場面,竟然出現在一個堂堂大國的官方正式向全世界傳媒發放訊息的場合。好笑,是在場的每一個人可能都知道所說的都是假話。但大家都好像是認認真真,坐定定,佢在講,佢哋在聽,在記錄,然後透過他們的訊息傳播平台把這個「官方」的說法發放出街。然後,大家都知道,不會有幾多人會認真對待這一個「官方」的說法,因為大家都早已習慣了這種中共官方的假話謊話。但如此的假話謊話發佈會,仍然會每周循例進行。這不是很荒謬嗎?這還不夠滑稽嗎?

抑或係覺得好可悲?
可悲,因為這是一個所謂擁有五千年文明的古國今天在世人面前的作為呀?這就是所謂丟人現眼了!這所謂的幾千年文明代表了什麼?所謂的光榮的歷史又有幾光榮?只是以最現代的表現方式,來向全世界展示着這個文明的落後和野蠻。以最現代化的傳訊方式和技術,向全世界更多的人更快更準確更無誤更傅神地展現這個國度的虛偽、狡詐及無恥。

我只覺得這個政權十分可恥
中共今天的作為,憑什麼跟人家講文明、講人道、講法治?環球時報的社評說不容許有人把劉曉波事件「政治化」。但「人人」都知道是誰把一個普通公民的言論自由變成是刑事案件及政治迫害;又是誰把一個知識分子的諍言視為足以觸動這個獨夫政權權勢的洪水猛獸,非得打擊和迫害他全家不可。甚至衰到要在這個人面對生死的這一刻,仍然要繼續的迫害他。

附註說明一下:我上面所講的「人人」,當然只是指那些還保持着一點點人性的所有人。絕對不包括那些人性中的良知已經被埋沒了的港豬,大陸豬,及豬式人等;更不包括那些被中共政權眷養著的五毛;也不包括只知道自己是中共這個政權馴化了的中國人、而不知道自己可以比那一種中國人更有資格被稱之為人的那種人。

代表官方的環球時報評論文章又這樣說:有人利用劉曉波事件「把中共描述為一個不人道的政府」。由劉曉波被捕,被檢控,被判刑,到劉霞被軟禁,再到劉霞的家人被政治迫害,一再向世人展示着這個政權的反文明及反人道本質的正是這個政權自己。現在就連那一些不時被中共描繪為敵對文明的國家、政府、平民、及在那些國家以專業獨立身份工作的人士,都已經以文明及人道考慮的理由表示應該呼應在生死邊緣的劉曉波自己的意願,中共能夠提出比這些呼籲更文明更人道的理由出來嗎?

今天這個無恥的政權仍然有臉自說自話,繼續以邏輯犯駁、言而無據的指控來賊喊捉賊。中共的文痞賊子,除了懂得用一些極之凶狠野蠻的言語文句出來唬人之外,幾時懂得提出任何能夠服人的理據。以前,有人把中共的手段描繪為「強盜邏輯」或「海盜邏輯」。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他最新的回憶錄中,把中共的手段稱為 tactics of Mafia(黑手黨的技倆),真的可以說是一語中的。

如果講法治,憑甚麼拘控劉曉波,憑什麼判他罪,憲法不是說公民的言論自由是受到保障的嗎?劉曉波寫的文章全都是很基本的道理及政治倫理,有那一條那一句是要動員別人出去搞革命搞叛變?劉曉波案不是什麼文字獄還可以是什麼?

如果講法治,憑什麼長期軟禁劉曉波的妻子劉霞?這麼多年了,就連一個杜撰出來的罪名也提不出來。究竟是誰在犯法?在中共的法律面前,幾時平等對待過這件事?

劉曉波說過,今天的中國社會,「有法律而沒有法治,有憲法而沒有憲政」。我認為這些都是很根本的體制問題。而在這些問題背後,是「政府有權力無品格」,搞到整個國家「愈有錢,就愈沒有廉恥」,「經濟發展越快,人文發展便越落後」,「物質水平不斷提升,道德水平卻不斷墮落」。
現在,就連這一個曾經在二戰屠殺了七百萬猶太人的國家的領導人,都呼籲中共政權要對劉曉波展示多一點人道精神。中共以後還憑什麼以戰爭受害者及勝利者的姿態向其他國家說三道四?除了拿滿清政府那些老祖宗的喪權辱國出來榨取受害人身份的附帶利益之外,中共及它代表着的那些中國人,又憑什麼可以對別人的行為及國際的秩序指手劃腳?

其實,對這一個如此墮落腐敗的邪惡流氓政權,還有什麼條件講信任。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