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獨立,談何容易?打打咀炮,意淫中國,倒是無妨|譚志強

【2015年01月19日 12:27 上午】香港獨立,談何容易?打打咀炮,意淫中國,倒是無妨|譚志強


2014年,台灣、澳門和香港先後發生了「太陽花運動」、「反離補事件」和「佔中(雨傘)運動」三次大規模群眾運動,這便成為不但大多數港澳居民,甚至中共中央都相當注意的問題。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剛剛發表的《施政報告》中特別點名批判香港大學學生會官方刊物《學苑》(二零一四年二月號)的「香港民族、命運自決」專輯及後來據此出版的《香港民族論》,更將此台港澳三地「政治發展」(特別是民主、獨立問題)交互影響,或者「台獨思想」對「港獨思想」的影響,提昇到眾所周知的最高程度。

有關梁振英的本來意圖,由於多屬誅心之論,一般輿論多有論述,本人不在此多加口水,但其政治效果卻是相當明顯的,那就是放大港獨問題去恐中央政領導人,借維穩為名去讓自己至少做完這一屆特首,甚至多做一屆,於是便「屈得就屈」,維穩保權,絕無搞錯。

對本人這位長期在台灣讀書工作,對「統獨問題」研究三十五年,曾經擔任《政大青年》(停刊時期)復刊編委和《大學雜誌》末代編委,於一九八零年代長期參與觀察台灣學生運動的「老鳥」來說,這一期《學苑》及《香港民族論》的內容,除了那個有關香港學生的民意調查和吳叡人(國府遷台後首位非國民黨操控而在一九八二年當選台灣大學代聯會主席的台灣改革派學生領袖)的那篇文章,其他內容都是論述薄弱,案例不足,既缺乏理論水平,又缺乏實踐手段,口號多於實質,可看可不看的。

但是,經過梁振英的特別品題,這兩本東西便一時洛陽紙貴,賣到斷市,從此名留青史,各位《學苑》和《香港民族論》主編,其實應該感謝梁振英的「不懷好意」還差不多。

不管如何,台灣的政治發展是和香港澳門的政治發展是截然不同的,不但在地緣政治這個最重要的本質上有別,其發展動力來源也是完全不一樣的。因為,國共鬥爭的歷史背景,一直是推動台灣「政治發展」,特別是「民主化」的最大動力,這種政治發展的模式,就與香港和澳門「民主化」的政治動力來自英葡兩國的「非殖民地化政策」和中國政府的「國際承諾」,包括《中英聯合聲明》、《中葡聯合聲明》、《香港基本法》及《澳門基本法》,大大不同。

台灣與香港澳門的歷史經驗不同,社會結構不同,政治文化不同,外在壓力不同,族群構成不同,自然在政治發展上各有不同的發展過程。即使可以相互借鏡,但絕不可能照抄照搬,全盤移殖,再加上前港英/澳葡當局或現在特區政府的過濾,不再主宰中國內地的台灣政府,對港澳兩地的影響力一直是非常有限的。

比較現實的觀點是,如果港澳要在日後建立一個基於「雙普選」的民主政制,除了港澳大多數永久居民要盡力爭取之外,北京當局內部各股政治勢力的「競合(競爭和合作)關係」,和這些政治勢力與在幕後操控港澳政局的「地產霸權」及「博彩霸權」之間的「政商關係」,究竟如何演變,可能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總而言之,如果兩岸四地能夠繼績維持著一個相對和平的環境,港澳也只能在一個比較和平的區域環境中,正常地進行本身獨特的政治發展,各自發展本身獨特的民主政治模式。香港獨立,談何容易?打打咀炮,意淫中國,那倒是無妨的。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