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鄭松泰議員,泛民絕對不能總辭︱楊穎禧

【2017年07月17日 2:10 上午】回應鄭松泰議員,泛民絕對不能總辭︱楊穎禧


回應鄭松泰議員,泛民絕對不能總辭

自從6位議員被DQ後,社會上不少人﹙例如係自稱1:69的鄭議員﹚主張泛民應該總辭,筆者則認為泛民是絕對不能總辭。

要問泛民是否應該總辭,首先要思考的是總辭的目的是什麼。總辭的目的基本上是表達政治壓力和兩種政治訊息:

  1. 這個不公不義的立法會我不玩了
  2. 放棄制度內的政治參與,完全轉為街頭抗爭

第一點如果是以前的港英年代,政府還會跟你講點道理。但問題是從建制派的角度,他們並不會覺得是政治壓力。他們恨不得民主派最好全部總辭,那麼議會就再沒有反對派,不用查鉛水,不用查UGL,同時他們可以名言順地派哂自己人入議會。而失去立法會議席不只是政治政策上不能投票,更加連喺民生上的事項也不能以制度內的方式參與,我還未計立法會可以使用的資源等等。

至於第二點,以香港今天的社運氣氛來講,泛民總辭是絕對不會引起群眾走上街頭抗爭,也號召不到的﹙如果是法庭將全部民主派都DQ就另一回事﹚,讀者只要看看早兩天四位議員被DQ就知有多少香港人真的會因此而走出來。香港人自從雨傘運動後失去了政治參與的動力,那如何號召市民走上街頭抗爭呢?

筆者也要稍為回應鄭議員,老實說,鄭議員的論述其實連基本的邏輯都沒有

  1. 「民意代表由人民投票選出,但港共政權藉行政霸權僭越權力,配合人大釋法,禠奪代議士的公權力,是赤裸裸地踐踏民意。」這句是沒有錯的。但問題是為何「總辭是捍衛港人僅存的尊嚴之舉」?兩者有什麼關係?為何總辭能夠捍衛港人僅存的尊嚴?鄭議員可否解釋一下兩者的關係?
  2. 「今日四位民主派議員失去議席,反對派關鍵否決權(亦即「關鍵一席」之說)經已喪失。九月立法會復會,建制派定必推動修改議事規則;一旦被他們得逞,立法會最後的監察權便蕩然無存。」這句也是對的,但為何「總辭是把監察權還予人民;」?難度總辭後,市民就可以進入立法會一人一票公投議案?還是總辭後就可以成功地全民制憲?
  3. 「建制要修改議事規則,其中一項重要條件是議會真空運作,因此政府極有可能拖延補選安排,以時間換取空間,為建制派創造必然勝利(順利修改議事規則)的條件。」這句也合理。但總辭可以如何剎停議會運作?如何破壞修改議事規則的條件?是不是立法會的議員數目不足導致開不了會?佔議會的大多數的是建制派,而不是民主派,對吧。何況,就當民主派總辭真的能導致議會不能開會,那民主派直接不參與任何會議不就是可以達到同樣效果嗎?

簡單黎講辭並不是有或者無用那麼簡單,而是在現實政治層面只會益左對家,現實上只會將手上僅有的政治籌碼拱手相讓給建制派,是百害而無一利。那回到一個最根本的問題,就是香港人有什麼可以做?筆者見社會上也有類似的聲音,短期內就是將被DQ的議員用選票送回立法會,或者支持他們打上訴的官司。長遠就是2019搶佔區議會加上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中的議席,盡可能地將最多的民主派議員送入立法會。只要立法會的議席過半,民主派就有一定的主導權,政府的議案要是有什麼問題就否決,這就是回應政府的最佳方法,。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