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統戰中的民主派…… ︱小露寶

【2017年07月21日 4:39 下午】被統戰中的民主派…… ︱小露寶


特首林鄭月娥在上任後立即提出增加36億教育經常開支,由公佈項目細節至到通過撥款,只用了短短14日。而有趣的是,7月19日,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在民主派陣腳大亂的情況之下通過有關撥款。

民主派為什麼會陣腳大亂呢?原因在於,一場褫奪四位民主派議員資格的官司在7月14日宣判,將本來屬於不同政治光譜的民主派議員推向不同的企位,撕破了民主派內部所謂的「團結」,亦反映出有議員正在被「統戰」。

早於競選特首期間,林鄭月娥已承諾在當選之後,會即時增加每年50億元的教育經常開支,處理各種教育問題。在當選之後,她立即與教育界商量如何運用這50億元,而代表教育界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葉建源和部份民主派議員當然有參與在其中,「大和解」的氣氛就是這樣開始建立起來的。

林鄭月娥十分聰明,使出50億元的銀彈策略,再加上各種「去梁振英化」的政治表述,成功迷惑了部份民主派議員和市民,令他們覺得林鄭月娥也是可以接受的特首,林鄭的民望隨即飆升。

在7月5日的特首答問會上,其實已曝露出民主派陣營內部的分歧。溫和民主派站立迎接林鄭月娥,彷彿忘記了在特首選舉期間稱呼她為「梁振英2.0」;激進民主派和自決派則坐下,大叫口號。

如果「DQ4」官司沒有於7月14日宣判,我相信「大和解」的氣氛將會繼續維持。但歷史就是那麼巧合,四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導致整個民主派陣營都回答一個問題:「還要繼續與林鄭月娥大和解嗎?」

溫和派認為,「DQ4」官司是梁振英政府的錯,可繼續與林鄭月娥大和解,「反DQ請不要影響民生撥款!」。

相反,激進派認為這是憲政危機,提出「不能一切如常!」,必須立即擺出強硬姿態,甚至癱瘓立法會,以表達不滿和迫林鄭回應訴求(其實訴求是不清晰的,這是另一個問題)。

兩派在政治判斷和策略上出現嚴重的分歧。究竟應否把財委會當作反「DQ」的戰場?癱瘓立法會的訴求是什麼?癱瘓到何時?通過民生撥款,只會增加林鄭月娥民望?兩派充滿張力,互相拉扯,各不相讓。

儘管民主派在7月18日晚上召開記者會,聲稱已經達成「共識」,只會正常審議36億教育撥款。但大家可以清楚看到,在7月19日長達8小時的立法會財委會會議上,張超雄、朱凱廸、毛盂靜、陳志全、邵家臻這些較激進的議員想借財委會這個平台表達對政府褫奪議員資格的不滿,想拖延到最後一刻才表決36億撥款。

相反,溫和民主派議員明顯希望盡快通過撥款,部份更害怕會「玩大咗」,比建制派更擔心撥款不能在限期內通過。在審議教育撥款期間,黃碧雲第一次提出縮短表決響鐘時間,就是最明顯的例子,更突顯出她不信任其他激進派議員,因為其他提出37A臨時動議的議員,其實也希望撥款通過,他們可於限期前最後一刻撤回動議,停止「拉布」。

更奇怪的是,在審議教育撥款之後,黃碧雲再次提出縮短表決響鐘時間,明顯違反民主派的共識(只會正常審議36億教育撥款),引起了其他民主派議員的不滿。

黃碧雲等溫和派不支持將財委會變成反DQ的戰場,不緊要,但問題來了,如果不贊成把財委會變成反DQ的戰場、跟政府談判,溫和民主派還有甚麼更好的建議呢?市民似乎看不到他們有提出更好的建議,只看見他們比建制派更緊張財委會的撥款能否通過,沒有去反DQ。

在政治議程上,溫和派將「民生撥款」放於「反DQ」之前,難怪建制派今次也會取笑他們。這完全是「未上戰場,先投降」的表現。

36億民生撥款,已經讓民主派分裂成兩派,在未來其實還會再有兩筆教育撥款,分別是14億(經常性)和180億(一次性)撥款。同樣的問題將會再次出現,把民主派撕裂成兩派。

翻查立法會的文件(http://www.legco.gov.hk/yr16-17/chinese/panels/ed/papers/ed20170710cb4-1397-2-ec.pdf),原來能夠參與36億諮詢的,就只得教育界,完全排拒了家長團體、學生團體等民間團體和政黨的參與,這明顯是統戰。假如林鄭繼續採取這種諮詢方法,未能參與諮詢的民主派立法會必定會再次反面。

我明白民生很重要,但問題是,溫和民主派未能提出說法去回應中共一系列的打壓,又不主張議會抗爭,只希望與林鄭建立良好關係,參與決策如何運用撥款,只會令自己變成建制派。

當溫和民主派比建制派更害怕撥款未能通過,客觀來說,溫和民主派已被林鄭政府成功「統戰」了。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