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踩到GoBeeBike啦︱黃一恒

【2017年07月21日 5:31 下午】我終於踩到GoBeeBike啦︱黃一恒


 

話說我係深圳Mobike的常客,原因是我因工作關係時常經過深圳並作短暫逗留。我在深圳區內行走,唔想行就索性踩Mobike。如果要跨區但不趕時間,例如過了凌晨12點我要由羅湖前往皇崗口岸回香港,從前我要坐的士,現在我轉踩Mobike,一來這是很好的娛樂,二來又可以鍛鍊身體。

深圳跟中國其他各大城市一樣,共享單車不只Mobike一家,有多家選擇。但一來,每家都要辦登記手續交按金我怕麻煩,二來單單Mobike一家在深圳街上要佈置了足夠的單車,我要踩時就見到Mobike,所以我用慣了Mobike個手機App後,再沒有安裝其他家的了。

至於香港,目前只有GoBeeBike一家經營相類似的共享單車。GoBeeBike在香港推出已有好幾個月,但我一直沒機會踩,原因是街上GoBeeBike的單車數量實在太少。GoBeeBike一開始在集中在沙田推出,由於我住在北區,早期很難遇到。而近日GoBeeBike大舉進駐北區,大大增加我使用的機會。

昨晚我凌晨12時左右從觀塘APM站坐277X回粉嶺,到底粉嶺已經凌晨1時。因為工作太忙我未吃飯,加上我居住的粉嶺名都一帶過了12時所有食肆全關門,所以我提早於華明邨下車,前往對面的花都吃牛腩麵。

吃完麵離開,走到花都惠康門外,驀然看到一架GoBeeBike停在行人路上,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即踩!我特別把時間、地點說得那麼仔細,是有原因的。GoBeeBike在香港初出現時,有人拿它跟傳統單車租用店比較,我認為是不對的。傳統單車租用店針對的客戶群是假日踩單車的消閒客,但GoBeeBike針對的客戶群,應讓是平日生活上需要單車代步的顧客。

像粉嶺花都往粉嶺名都的一段路,坐車又好像太近,行路又好像有點遠,就是這種不遠不久的區內尷尬路程,最適合用共享單車代步。再講,一進入凌晨時段,根本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好搭,坐的士花這個錢又好像很無謂,這時候更見共享單車的妙處。而這種代步功能是傳統單車租用店沒法子提供的。

講到租用方法,GoBeeBike跟Mobike是一樣的,都是打開手機App,掃描單車車身上的QR Code,然後解鎖。「嘟嘟!」(手機成功掃描QR Code後單車發出的聲音),然後「的噠!」(單車自動解鎖的聲音)一聲的暢快感,跟我用Mobike的感覺完全一樣。而GoBeeBike最令我感到驚喜之處是,GoBeeBike是配有前後燈的!解鎖後,我就發現單車的前後有眼紅燈在閃,踩單車期間,我就看見車前的白燈在亮,照到前路上的反光板。嘩,好先進呀!

這是我初嚐GoBeeBike的最特別體驗。在深圳夜間踩Mobike,彷佛活在黑暗世界,原因是Mobike或其他中國國內的共享單車,全沒有配燈的。當然,我也知道這不代表香港的GoBeeBike特別先進,只是為了符合香港法律要求。在香港,如果在夜間踩單車,而單車沒有開前後燈,是違法的。這迫使經營者在設計香港的共用單車時,一定要配置前後燈。我相信這是迫著做的,如果沒有相關法例要求,經營者根本不會刻意為單車配前後燈,因為多一樣配件,多一分成本之餘,又多一種損壞的可能,必定增添行政管理的難度。

作為用家,我是樂見我居住和經常出入的社區周街擺滿共享單車的,因為實在很方便!但我打從第一天開始,就不會看好共享單車在香港的發展,原因是香港市民投訴「阻街」的風氣極之盛行,而一眾區議員一定對這種「阻街」投訴死咬著不放,並勢必會以「成功爭取」政府部門掃蕩共享單車作為自己向市民宣揚的政績。

話口未完,我剛才便在facebook看到有市民張貼北區某擺滿GoBeeBike單車的地點投訴「阻地方」,然後又有北區區議員留言說已經跟進。上星期,我在街上遇到一位朋友,坐下聊了幾句,原來這位朋友所屬公司,正計劃推出一種全新模式的共享單車,並說已聯繫一眾區議員作為合作伙伴。我一直認為,共享單車欲在香港成功並方便市民,邪惡區議員這一關先要過!到底我朋友口中的新模式如何運作,又能否解決居民投訴區議員掃蕩的問題,大家拭目以待!

 

圖片來源: GoBeeBike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