擔心之鋒的處境︱吳廣明

【2017年08月18日 11:50 上午】擔心之鋒的處境︱吳廣明


昨天(8月17日)高等法院再將三名年輕人的刑期進行覆核,並將各人原先的社會服務令改為監禁刑期,對於法官和控方所接的理據,不懂得去爭議,只懂得憤怒。這個是完全有違20年前港英管治時對年輕人那種寬恕和包容的態度,當然,再向台灣比較更難。三個年輕人當中,我較為擔心黃之鋒的處境,並不一定是壞。

為何我只係擔心之鋒一個人,難道其他人就不用擔心?首先,之鋒是唯一一個不足21歲的人,根據慣例,他必須要入壁屋懲教所(Pik Uk Correctional Institution),這間監房是專收年齡21歲以下,就算判了刑都會先入呢個監房做分配,若果我無估錯,他好可能在這裡逗留兩個月,或者到其他青少年監獄服刑到21歲再轉到成人監獄服刑。我2010年在這所監房退休,明白到這裡的紀律是較成年人的嚴謹,然而,其他的青少年囚犯都會較為單純。

一直以來,從網上或者實際傾計,之鋒係較多藍絲的紀律部隊人員「喊打」的一個人,這個是包括監房伙記。因為伙記認為佢太招積,也認為佢帶壞其他學生,事實上,他令香港政府非常頭痛,一些年紀較大的就認為佢無大無細。這種風氣其實都存在一些本土派和雙黃集團。因此,我是因為他這樣被認為「抵打」的人,一定容易中招,簡單就係同其他囚友打交,誰人能控制到呢?講真,今時今日我真係唔信伙記夠膽「郁」佢,好彩就無事,唔好彩就要受靶。

可能有些舊的監房伙記覺得我是抹黑他們,這點我們大家是心照,真心希望他們不要太傻做些無益的事。一個月前,我已經教左之鋒點樣應付,例如怎樣懂得禮貌和服從紀律等,和遇到特別事情如何處理,希望佢記得。

其實,我的擔心並非無理據去支持,真心希望監房的舊伙記原諒我,因為我和很多香港人,尤其是支持民主的人們,實在太愛之鋒,我們都不想他受到任何或大或小的傷害,要他這個年紀為了政治要坐監,懲罰是不輕,若果再受到其他不必要的傷害,若果出了問題,我和很多香港人都一定會追究到底。當然,其他10幾位義士我都希望能夠平平安安的回家。

我知道寫這些東西是無用,不過,我真的很不舒服。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