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夏襲監房,何需添酷刑?︱吳廣明

【2017年08月22日 6:21 下午】炎夏襲監房,何需添酷刑?︱吳廣明


今天的天氣,就讓我想起,當年1993年到1997年的每年夏季,當年我地幫辦是每個人或者兩個人都有一間房,我們都會住在較舊形的幫辦樓,俗稱四方城,這些差不多戰前的建築物,那個牆身據講呎多厚,當下班回到宿舍都感覺到熱,當時還未有政府供應冷氣,是要自資安裝等。

當時經濟問題,我和另一個幫辦同房,大家都無錢裝冷氣,又或者覺得無需要,當到了差不多凌晨,原來才是最熱的時候,原來一些前輩講,若果西斜再夾埋厚身牆,幾個鐘頭的熱氣會入到屋。這個只是宿舍的設計,幸好有風扇,又可以打開房門和窗。

其實最淒涼的是監倉,那些牆身成兩呎厚,加上沒有風扇,而一些較舊形的倉房更是木門,只有一呎丁方的通氣口。因此,差不多頭半夜真的睡不到,因為在巡倉時就知道,差不多大部份犯人都是裸睡,或只穿一條「孖煙通」底褲。真的難受。之前,很多人都問我,那些富豪名人入到監房有什麼優侍,我總是說不出。

最近,因為有義士入獄,就有人問到,監房無冷氣是不人道,這點我都非常之同意,事實上,除左醫院的病房之外,差不多犯人住的地方真的沒有冷氣這回事。共實,好多年前是有人提議過,安排較大的通風,甚至到裝冷氣,但看看的款項支出,怎能夠過到立法會呢?因為,計算出來,每個犯人因為加裝冷氣所用的錢,一定把香港人嚇壞,所以,做了報告都不敢公布。

都是那一句,好人好姐,入到監房,唔打你都死。


標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