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房工程撥款談何容易︱吳廣明

【2017年08月30日 2:13 下午】監房工程撥款談何容易︱吳廣明


由於16位義士被囚,也引起好大部份的公眾關注,事實上,一個第一次進入監房囚禁的人是較難適應,冷就會冷到飛起,熱就熱到底褲都濕,很多事情都引起公眾關注,但大家有沒有想到資源的問題。我提到監房冷氣問題的時候,有朋友談到,為了人道立場,監房應該安裝冷氣或者涼風系統之類,這個想法,不單止是在囚人士,就算是監房伙記都歡迎,因為像過去打風前的天氣,你唔底褲濕,證明你是「油位」,這些以前撰文提過。相信,很多人都想知道,為何一直都無人提這些建議呢?主要就是要得到公眾支持,立法會撥款通過,當然,最重要就是政府是否有心想做。

曾經為公為私到過一些外國監獄,若果是先進國家,例如美國,日本等,都會有全監房的空調,若果是受罰者,就不能住在有冷氣的樓層,不單止是囚室有冷氣,工作地點,飯堂和休息都會有。當然,運動地區就不會有。主要就是這些國家的監房是較早期就考慮人權問題,認為囚犯被判刑,失去自由已經是一種懲罰,而並非要囚犯過著非人道的生活,因此,很多年前的外國監獄都正視到這個問題,天熱空調,天冷就會暖氣或者暖爐。

回到香港,感覺這真的是較為落後,但又比鄰近一些國家又先進一點,相信這和觀念有關,香港就看來有點比上不足,比下有餘。其實,曾經是有人嘗試過做一做類似的報告,發覺要求的金額真的有點如天文數字,據一些熟悉政府運作的其他部門官員都提到,要過立法會真的不容易,相信,社會上也未必得到認同,主要香港還是很重的華人思想,認為坐監就是要受苦。怎可能容許有冷氣這回事。

2005年開始,做了幾年工程監督,也有機會找來一些較大型撥款的報告來作未來工作的參考,例如擴充監房,申請興建新監房,記得2000年左右,時任署長伍靜國先生提出建一個「監獄島」,是一個綜合式的監獄區,可以在行政和管理方面進步,當時,所影響到的層面非常之廣,例如要從大嶼山建一條跨海天橋,據講,就是條跨海橋都接近五到六億過外(當年),其餘就是重建方面。真正數字真的記不起,大約30是億左右,找回報告才知道。記得當時在立法會討論撥款時,在報告中得知,一些議員包括民主派議員用了一個犯人一年要花費過百萬,認為是過了火。更指,養一個普通人都不用這麼貴,而所得到的改善並非如想像的得到太大改善。最後,撥款不獲通過。

記得當年做工程的時候,其他部門的同事好多時都提醒,一定要預先知道價格多少才申請,否則要過立法會就難好多。無記錯是不要超過一千五百萬。若果申請的款項超過或者達到這個數目,就要準備解畫,是要到立法會財委會,當然,好彩就不需要上會,只要得到大部份議員的支持通過就最好,因為有一些較為實際的工程撥款對於得到通過並不困難。另一個做法就是斬件上,記得有一位長官的官邸想建一個魚池,全個系統所用的費用是超過一千五百萬,後來,就將魚池分三個部份做,從而避過上會。

很多時,監房官方是有很多事情想改善,因為,我在任工程的時候,看不順眼就會要求建築署幫手,到差不多離開職位之時,也做了一個擴建工程,主要就是我個人對工程的興趣,和「貪新忘舊」的性格,也曾得到助理署長嘉許作鼓勵,證明我不是「厚多士」。當監房官方想改善,就一定要找資源,監房也和一些「二奶」紀律部隊一樣,不敢太具創意,因為被認為是蝕本部門,唯有就是利用原有資源作改善,更希望得到「大哥」部門用不著的資源來補救,這個是一直以來的情況。

好多時,大家都會對監房有所批評,但大家一定要知道,錢不是從天而降,所有政府部門都要靠香港的中央政府支援下才能運作,所有事情要錢就一定要找財政司在預算案拿錢,若果你是一個不被重視的部門,很多時要求的撥款都會被退回,因此,我希望藉著一班義士的入獄,喚醒公眾,對改善監房設施提點意見和加點壓力,否則,投訴接受,牌頭就會照舊。


標籤: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