弊傢伙,呢次點收科?︱鍾劍華

【2017年09月14日 5:43 下午】弊傢伙,呢次點收科?︱鍾劍華


弊傢伙,呢次點收科?

一張到依家都未搞清楚係乜水貼嘅抽水標語,估唔到可以產生引蛇出洞嘅效果。如果偉大的舵手泉下有知,一定會感到老懷安慰。啱啱過咗41週年死忌,原本都以為已經無以為繼,估唔到香港有班學生哥可以將佢喺六十多年前玩大鳴大放嗰一招玩到咁出神入化。

呢一鋪,搞到特首、局長、校董會主席、嗰個乜鬼教聯會、全部自己拖咗自己落水,都唔知點樣爬返上嚟。校長這一次似乎亦是躺着也中槍。

有咗嗰一份標語,原本呢班特區政府大人物以為有機可乘,一於放大來講,有咁大就做咁大。於是螞蟻都要說成大象,又「冷血」、又「涼薄」、又「唔係人」、又「人格在平均水平以下」,跟住又話「要追究到底」、又話要「開除學籍」、又話要「紀律處分」、又話「取消實習」、又話「永不錄用」。暗地裏可能諗埋跟住可以點樣「管制民主牆」、點樣「收窄學生嘅表達空間」。要由大埔教大出發,打返去馬料水收復中大。總之就係要堅壁清野、要淨化校園環境、要洗乾淨D班學生哥個腦。或者起碼要佢哋唔敢咁放肆。

呢班大人機關算盡,以為呢次借你哋有人抽水抽過頭之機,以佢哋大人嘅老練、蠱惑、卑劣,加埋權在佢手,反抽你哋一鋪,要抽到你哋乾。講奸?班學生哥有排都未夠班。話人「涼薄」「冷血」?班高官大人物又唔係一樣想發死人財!

嗰幅借劉曉波及劉霞過橋嘅標語,嚴格講當然同「恭賀標語」一樣太不妥當,但就發揮咗扭轉大局嘅作用。你個班大人權貴個個即時要搵窿捐。譴責又唔敢,唔譴責就即刻變大花面。搞到局長要含糊其詞,搞到校董會主席要七情上面求人咪再搞,搞到特首要潛水幾日。重新浦頭之後,就算以特首咁打得,仲有把啷過油嘅口,條脷又識得360度轉。偷換概念:「惻隱之心同限制言論無關」!乜唔係佢自己9月8號個篇聲明主動將教院條標語與中大民主牆港獨單張之戰拉埋嚟講嘅咩?如果唔關事,佢又拉埋一齊講?白紙黑字,無得扺賴㗎!梗係啦,特首有擔當吖嘛,阿爺你睇吓佢份嘢幾政治正確!以特首咁精明、咁打得、又服務咗香港三十六年、又咁清楚政府嘅運作,如果真係兩件事,唔係存心拉埋嚟講,唔係存心搏懵抽水,點會將牛奶同檸檬溝埋飲。真係講我都唔信。總之,呢個穿崩位今次點補都補唔翻!

點知,一觸及劉曉波同劉霞呢一類被中共迫害嘅政治犯,真係講乜「人類社會嘅道德底線」都無晒意義。就算其他人唔收聲,作為要向中央效忠嘅特首就冇得唔收聲。佢「阿爺嗰條底線」,肯定唔係「人類社會嘅道德底線」,嗰條係一條低到睇唔到底嘅底線,你可以叫佢做「佢阿爺的底線」,也可以叫佢做「無底的底線」。兩幅同樣性質嘅標語,如果你冇得選擇,一定要對後邊個幅默不作聲,咁你仲講乜嘢要對前邊果幅扮晒高尚阿吱阿咗?依家班學生哥連「偉大的舵手」、「湘獨」、「反港獨公投」、「支持盡快一國一制」都抬上民主牆,咁政府仲可以講乜?夠唔夠膽唔俾佢哋貼?

由中大至教大,最令你覺得可笑復可嘆嘅就係嗰班大學校長院長,仲有比教聯會夾咗去簽名嗰幾百個中小學校長,差不多全部變晒政府嘅政治資源。

按道理,大學嘅校長院長,作為一個社會嘅學術祭酒,地位應該係十分崇高,應該有梁振英都得個恨字嘅超然。現代大學甚至被視為社會嘅良心,而大學嘅領導層,身份更應該係超然獨立。不過,中國人社會有獨特嘅國情,大學校長往往要向政權表態效忠,特區香港似乎亦都無法幸免。

表忠或者緊跟中央都預咗,但呢一次,部份校長院長嘅表現就真係小學雞到令人慘不忍睹。竟然同學生哥鬥嘴,要競逐誰比誰更涼薄。過程中更分別要將錢穆、唐君毅等創校前人斬件上枱,各自抽水。有大學管理層就同學生哥玩幼稚園水平遊戲,你貼一張、我撕一張,撕完又貼,貼咗又再撕。真係想嗌救命!至於動輒話學生違法,或勸喻學生不可違法,但又講唔出違了甚麼法,將憲法同刑法撈埋一碟。社會經常話擔心大學生水平日漸低落,其實更應該擔心大學管理層嘅水平墮落得更快。

到咗咁嘅田地,搞出個大頭佛,收唔到科,自己露晒底失禮死人唔在講,原本嘅如意算盤打唔響,仲要暴露晒佢哋呢班大人嘅雙重標準及極度虛偽,權威進一步下跌。可以肯定D學生哥以後更加睇唔起呢班人,更加唔會尊重你班人,更加同你撐到盡。唔好話作為師長或官員嘅權威,以後呢班學生哥後生仔甚至唔會當佢哋係人。以後呢班大人對啲後生仔講嘢,會變得毫無說服力。啲後生仔同學生哥,以後就鋪鋪都𢲡住部放大鏡䀹實佢哋。以後唔理呢班大人真心定假意,講乜做乜都好,總之就乜都要驗屍咁驗清楚,乜都從最壞嘅可能性盤算你哋想點。就係唔信任你哋!你哋有咩值得別人尊敬?有乜嘢值得人信任?

事已至此,傷害甚深,裂痕更大,後患難以評估。

「你哋搞乜嘢啫」?校董會主席這一句悲鳴,可能係整件事件中最真心誠意嘅一句。「求下你哋唔好搞啦」!依家個問題關鍵已經唔係班學生哥嗰度。而係俾你班當權政府高官大人物辣著咗嘅土共唔肯收科。

香港人對土共左仔嘅特性同質地,應該有深刻體會。佢哋「冇原則、有黨性」;以革命來包裝反動;口講先進,但骨子裏封建;傍住佢阿爺嚟講當家作主;自己做咗太監就唔俾人選擇唔做奴才;最叻就係製造敵人,以鬥爭嚟搵着數。而且,每一次都係咁,總係要去到輸到剩翻條底褲,要衰到人人喊打過街老鼠,甚至阿爺將佢哋用完即棄,佢哋先至識收手。文革係咁,六七暴動咪又係咁!如果唔係,啲左仔嘅形象點會咁不堪!

就算今日特區香港,往往都係爛頭卒就必然預佢一份,但係攞勳章去酒會來來去都只係嗰幾個頭頭。不過,始終都係鬥性難改,長期冇機會發圍,一片愛黨忠貞無處寄託,呢次睇到又有機會衝鋒陷陣,點會咁輕易眼白白放過。呢班人經過幾日嘅醞釀,啱啱先至上頭上火,正是處於鬥志昂揚,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精神亢奮狀態。依家睇到有啲大人物擺出要鳴金收兵嘅姿態,佢哋當然唔會咁輕易就善罷甘休。於是就揀咗個表現窩囊嘅校董會主席做箭靶,指着和尚駡禿奴。想收工?問過佢哋未?

學生哥就話要抗爭到底,土共左仔就話要追究到底,鬥爭到底。將件事搞大嘅特區政府頭頭同埋班大人物,自己挖個氹,如今進退失據。睇嚟仲有下文。

廿幾年前嗰套爛片「弊傢伙 地鐵有色魔」肯定會有續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