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堯衝到咁痕一定係鬼︱黃一恒

【2017年09月21日 11:20 上午】何君堯衝到咁痕一定係鬼︱黃一恒


雖然我一直認為香港早應該獨立建國,但我亦同時經常同人講,「港獨」本身係一個偽議題。聽落係咪好矛盾,其實一啲都唔矛盾。將「港獨」變成二元對立,問人你贊成還是反對「港獨」,然而互相臭罵一番,本身好無謂。「港獨」背後有一個更核心嘅命題,就係香港市民覺得中共集團暨香港特區政府有冇應受性?如果人人都覺得個政府好有認受性,根本唔會民心思變,變出個「港獨」議題出來。

正正因為這個由中共集團支配下嘅特區政府冇應受性,部分香港人對佢已經零信任,覺得再向中共乞求民主已經毫無意義,倒不如早日跟中共切割,香港人獨立建國,走自己嘅道路。

至於「港獨」之路點走法,唔知架,見步行步囉,至少想獨立要大聲講,啟發更多人一齊去思考先。

近日從新拜讀港大助理教授嘅賴卓彬兄,一年前在【明報】發表一篇探討港獨問題嘅文章,發現佢入面嘅Point到依家仍適用,佢話:「對於『為何服從政權』這一問題,不能只以國家武力去壓人,而應該以理服人。」(《為何服從政權?港獨爭議反映的大哉問》,2016.09.14)

賴兄所講嘅「為何服從政權」問題,就係我上文所講嘅認受性問題,再簡單啲講,就係憑咩要市民信呢個政府丫?政府以理服人,仲搞咩「港獨」遮?但原來依家個政府及中共打手已經冇乜道理好講,一味鳩吹打打殺殺去嚇人,咁咪越來越多香港人唔信任你囉!就係咁簡單。

你話如果個政權「言必信,行必果」,真係殺死主張港獨嘅人士,雖然我會立即身受其害,成為刀下亡魂,但九泉之下,至少欽敬呢個政權講得出做得到。但何君堯呢種中共嘍囉打手,聲大大講完殺人之後又鬼鬼鼠鼠,講咩係「煞停」咁解。如斯醜角,只要狂熱表忠就可以也文也武,更獲得特區政府包庇,涉嫌犯法個政府卻處處維護,說甚麼不能單憑一兩個字去斷定犯罪,只教人越鄙視中共集團。

從來我認為雙重標準沒有問題,關鍵在於鬆緊對象是誰。如果在上位者對無權者的言論採取寬鬆態度,對當權者的言論作出嚴格規限,恭喜大家,這是一個開明社會,普通市民自由受保障,當權者受制約。但現在香港好明顯倒轉過來,無權者叫「重奪公民廣場」,個政府就話個奪字暴力要拉人坐監,但政權打手大大聲講殺人,政府卻姑息養奸。法律,只淪為政府打厭異己嘅工具,市民權益不受保障,當權者可胡作妄為。

要是何君堯逍遙法外,甚或過幾年做埋特首,我一啲都唔感到出奇。根據邊個鳩衝就係鬼嘅邏輯,何君堯衝到咁痕,我好肯定佢就係港獨陣營嘅鬼啦,只係唔知邊位手足安排。何君堯之存在,以及當權者維護佢嘅態度,只會進一步削弱中共集團和特區政府嘅認受性,令更多人思考香港不如獨立啦呢個議題。


標籤: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