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史即國史 ——由《曾氏台灣淵源譜》見到的中國史與台灣史︱曾建元

【2017年09月28日 3:48 下午】家史即國史 ——由《曾氏台灣淵源譜》見到的中國史與台灣史︱曾建元


桃園市曾氏宗親會委託曾繁藤以數年時間,兼以7次組團前往中國大陸實地調查,完成《曾氏台灣淵源譜》一書,將台灣自明代萬曆曾氏歷代2百位來台祖跨越兩岸的家族歷史脈絡跡近完整地整理出來,以一代30年設計尺標檢定曾氏世系記載,並以地圖呈現曾氏家族遷徙的環境因素與地理路線,而以科學方法創新了家譜的寫作體例,並從而可發現傳統家譜上的問題,為曾氏家族史的完善提供了解決的方向。台灣自漢人移民開墾至今,歷史將近4百年,曾氏族人在台灣南北兩路、東西兩岸開墾發展的歷史,也是台灣的國史;而曾氏族人由夏商周三代至今4千年繁衍生息的家譜巨構,又與正史形成平行的中國歷史記錄,而可對中國國史發揮補充與印證的作用。基於家史與國史的關係,本文則對《曾氏台灣淵源譜》涉及曾國和曾姓起源、曾據傳說、清代鎮平(蕉嶺)曾氏移民台灣的有關內容提出補充。

南宋度宗咸淳3年(1267年),朝廷以顏淵、曾參、孔伋、孟軻配享至聖先師孔丘,明世宗嘉靖10年(1531年)夏閏6月,四配並尊為聖,曾參為宗聖曾子,自此,孔、孟、顏、曾並稱四氏。

四氏歷代都受到官方的重視和禮遇,為了避免外人冒姓,侵害權益,而有官方支持家譜的製作,其中以至聖孔子之家譜規模最大也最完整,但曾子之家譜亦不遑多讓。更者,四姓自明惠宗建文2年(1400年)起,即有御賜統一派字,其後又經明思宗、清穆宗頒贈而使用至今。根據派字,天下的四姓人皆可定其輩份。孔子和曾子家譜綿延記載2千年,是世上最長的家譜,但還可斷續上溯2千年。

曾國起源

「曾」姓便是這樣一個古老的姓氏,曾氏家譜當中許多不見於正史的孤本記載,當中蘊藏的上古記事,就如神話一般,是以密碼和隱語表達的人類遠古記憶,不能視之為無稽之談,而如能配合當代的考古發現,其實能解開許多歷史之謎。從「曾」的字源,便可以推想曾氏一姓的源遠流長。「曾」是象形字,本意指以網格瓦器蒸煮食物,這個發明甑器的族群被叫做曾人。曾族部落居住在河南省西南方漢水東北面南陽平原上的方城,此處控制中原通向南方的要道,夏朝少康中興之後,就把小兒子曲烈封在曾國。夏朝姒姓,大禹姒文命治水有功,為虞舜、商均讓國,《竹書記年》則說是大禹放逐虞舜於湘水。兒子啟不同意禹禪讓與贏伯益,便起兵奪位,建立夏朝。曾國在商朝時曾經是南方大國,商朝以曾國貢品祭祀,乃有「贈」字,兼有祭祀之意。曾國也曾經和商高宗武丁南征荊楚。在曾氏家譜中,有兩則與商朝有關的記事,一則是曾國國君世鑒同相國伊陟佐商中宗子太戊而治,史稱「殷復興,諸侯稱之」。另一則是世鑒繼任者政治,稱其「守舊不更新制」。這兩則不見於現所流傳的各種古籍。政治何以守舊不更新制,家譜中未見說明。

周武王封兩曾

周武王在姜太公輔佐下伐商紂王,分封天下,《國語•周語中》說:「杞、繒由大姒」,周武王母親太姒同屬夏族的族人,乃受封而重建杞國與曾國,此之娰姓曾國為子爵,但周武王也另封南公姬适為曾侯,立國於漢水之東,用以防範南方。周昭王時三次南征荊楚,最後竟溺死於漢水,周穆王復來,而直到周宣王始真正平定南方,於漢陽地區新建姬姓諸侯。漢陽諸姬以曾國為首,制約荊楚。過去史學界屢有曾國之謎的爭論,近年由於考古上的成就,在2011年整理出隨州葉家山西周曾侯墓地出土的犺作烈考南公寶尊彝和隨州文峰塔曾侯墓葬編鐘銘文,確認周武王封南公姬适於曾國,但《國語•周語中》的說法,則說明周武王亦復封了娰姓的曾國(別稱繒國、鄫國),所以周初曾經同時存在兩個曾國。娰姓曾國又稱「上曾」,此時地望應已離開原來南陽的曾地而東移,河南省東部商丘市柘城縣北面有鄫城,又名繒邱、層邱,顯然是娰姓曾國遷國時到過的地方。

曾氏家譜有兩條有關西周時期曾國的記載,一則是「均柞,有韓人之隙」。周成王3年(前1039年)周公姬旦封成王姬誦弟於韓原(今山西省運城市河津市東北)為韓侯始有韓國,韓國和曾國在均柞在位時發生了間隙,但時間和原因經過史上別無記載;另一則是「敢仁,不依其勢」,這位敢仁國君和周邊國家和人民間顯然相處和睦,沒有一方仗勢欺人。周幽王11年(前771年),曾伯與西申侯姜氏聯合西戎、大戎攻進宗周鎬京(今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弒西周幽王於驪山,立王子姬宜臼於申國(今河南省南陽市信陽縣),是為東周平王。周平王2年(前769年),周朝為避犬戎遷都成周雒邑(今陝西省洛陽市),天下易勢。這個《史記》記作「繒伯」的曾伯,從地望來看,一定鄰近申國,才有可能聯合出擊,從封建關係來看,申侯是在教訓女婿周幽王,找外姓在宗法上的正當性不足,所以這個曾國應當是姬姓曾國,平王東遷後,鄭國一度成為大國,史載其滅亡繒國,這個繒國應當是位於柘城的娰姓曾國,實際上是鄭國佔領其故地,然後迫使曾國繼續東遷往山東境內。姬姓曾國國勢極強,文化鼎盛,國祚維持到戰國時代才為楚國滅亡,該國古物以曾侯乙編鐘最為著名。

曾國興亡

娰姓曾國在東周春秋初期,歷經數代,終於到達山東南部,在臨沂蒼山立國,亦稱鄫國,與魯國比鄰,而以和親政策維持友好。曾氏家譜載有三則可能與此一階段歷史相關,一為「祥槫,一名祥傳,又名祥溥,孝友執躬」;一為「炷,時興朱(邾)仇」,邾國位今山東省濟寧市曲阜市息陬鄉,曾國傳國到炷,已經到達山東,一度侵入朱國地盤,才有可能和邾國經常發生衝突;再一則是「沛恩,承志達道」,可能是此時已經站穩在山東了。周襄王年間,曾國國君娶魯僖公女兒季姬,魯僖公非常優待曾國,號召諸國為曾國築鄫城(今山東省臨沂市蒼山縣車輞鎮曾城前村、向城鎮前鄫村與後鄫村間,遺址尚在),周襄王12年(前641年)夏6月,宋襄公邀滕、曹、邾、曾等國會盟於曹國之南邾婁(今山東省鄒城市),曾子遲至二日,宋大夫子蕩建議宋襄公以曾子祭東夷立威,宋襄公乃指使邾文公綁架曾子至東夷人神社次睢之社(於今山東省臨沂市城區東北,後人名叢亭(鄫亭)、大叢社(大鄫社),鄉人稱之為食人社),蓋鼻叩地取鼻血塗祭社之器,復殺之肢解烹煮作為人牲祭神。進入東周春秋時代後,娰姓曾國就有了比較多的歷史身影被各國史官記錄下來,只是都未提到曾國國君的名字或諡號,讓我們很難辨認史書上的曾國曾子是所指為誰,像這位被假仁假義的宋襄公烹煮的曾子,就不知其姓名,而曾國和邾國的冤仇更為難解,且不止於此,周定王16年(前591年)秋7月,邾定公又派遣大夫去戕殺了另一代的曾子。繼任的曾子請求魯國駐軍保護,30年後,晉國崛起,魯國內附,徵得晉國同意,將曾國納為附庸,而以曾國對魯國的貢賦轉移為魯國對晉國的貢賦。莒國和邾國不滿曾國倒向魯國而發兵,魯國出兵助曾國抵抗。曾國夾處在魯國和莒國之間,國力難以為繼,周靈王5年(前567年)秋莒犁比公入侵,廢曾國國君,立莒公與曾國夫人所生公子為曾子,曾國世子娰巫流亡魯國,避於武城邑(今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乃以曾為姓,這就是曾姓的由來。而這末代曾子的名字,我們從曾氏家譜乃可知,其名為娰時泰。

曾氏家譜說曾巫將國名鄫去邑為姓,以表故國之思,這是不對的,山東曾國的金文考古資料顯示,其國名始終為「曾」,曾有時寫作「鄫」,只是強調其為地名,寫作「繒」,因為曾國河南故地生產蠶絲,用以表彰曾國的文化與農業經濟的光榮,曾國自始至終都是曾國。至於姬姓曾國,在遷都湖北隨州後,又稱為隨國,姬姓曾國不知何年亡於楚國,其後人可能姓曾,但娰姓曾國後人出了個曾參,在儒家文化霸權下,天下曾通通歸於曾參,似乎已找不到溯源自姬姓曾國的曾氏家譜或其後人了。

曾煒建譜

曾巫傳到後人曾點與其子曾參之時,家道已中落,曾點先投入孔丘門下,後來又帶著兒子曾參前來拜師,曾參個性質樸,學問紮實,成為孔丘門下的第一傳人,被尊稱為曾子。漢朝董仲舒奏請武帝獨尊儒術之後,曾子地位乃尾隨孔子而水漲船高,但他在儒學中繼孔子而承先啟後的重要性,直到南宋朱熹的研究後才被全面肯定,所以才有元文宗於至順元年(1330年)秋閏7月封為郕國宗聖公,至明朝再封聖。

曾氏家譜因為曾參宣揚孝道,講求慎終追遠的緣故,而自此進入「信史」時代,每一代人都儘量記有生卒日期、住處、最高職務、配偶和子嗣和墓地,提供了非常多可供查證的線索。第一位製作曾氏家譜《武城曾氏世家》的是由曾參起算的武城派第八派曾煒,他是秦漢時代的人,官至西漢尚書令。曾煒之後,歷代家譜的製作,基於揚善隱惡的用意,有時又為了抬高身價,爭取認同,都不免有編造偽作的內容,又經常因為戰亂,古譜湮沒無尋,後人揣摩追記,如果欠缺考證,錯植誤謬必然百出。曾煒的兒子曾樂就出現了爭議,家譜中說他官山陰縣(今浙江省紹興市)縣令,有功,封都鄉侯。歐陽修在〈與曾鞏論氏族書〉一文中即質疑曾樂名不見於史書年表,而事實上,都鄉侯是東漢光武帝以後才有的,西漢沒有這種爵位,所以這一條記事是假造的。

江南共祖曾據史事辨正

第十五派的曾據,是曾氏發展的關鍵人物,譜載他襲封都鄉侯,有功為平帝加封關內侯,因恥事新朝王莽,所以率2千族人沿江浙南下渡長江,經秣陵即今之南京,到位於恩江、瀧江、赣江之交的江西九江郡廬陵縣吉陽鄉去,而當時江西就存在著被稱為山客的原住民族。兩千人從山東到江西,是不可想像的龐大隊伍,一路上的給養補給如何解決,實在不可思議。但無論如何,曾據開闢了廬陵,建家於吉陽睦波,即今撫州市永豐縣坑田鎮秋田村上前棟村曾家,而有吉陽八景:翠崗煙霞、平崗風月、後墅文峰、前山筆架、西溪漁唱、東嶺樵歌、北苑行獅、南陵伏虎八景可徵,曾據也就成了江南曾氏的共祖。關於他的傳聞附會的事蹟很多,有家譜收錄據說是他寫的〈南遷記〉一文,又說他和東漢劉秀家族連姻,繼娶劉秀的大姊湖陽公主劉黃,又聯絡東路各路諸侯討新復漢有功,為東漢光武帝封為關內侯云云。歐陽修在〈與曾鞏論氏族書〉一文中同樣質疑曾據名不見於史書年表。我在2009年曾據南遷2000年時曾在雲南大學主辦的國際人類學與民族學聯合會第16屆世界大會(The 16th World Congress of the International Union of Anthropological and Ethnological Sciences)上發表過〈客家曾氏的形成——以曾氏族譜為中心的考察〉論文,研究過曾據。歐陽修的批評一針見血,我則要進一步指出曾據事蹟的誤謬之處。如前所言,曾據不可能襲封都鄉侯,其次,都鄉侯爵位級等為第21級,關內侯為第19級,如果真是都鄉侯,不可能有功反而被降了爵位改封關內侯。他的〈南遷記〉文末竟然出現「試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一段文字,這其實來自唐代駱賓王〈駱賓王代李敬業傳檄天下文〉(討武曌檄)一文中的名句,漢朝人的文章會出現唐朝的典故,顯然是唐代以後的人,也就是至少是1千年以後的人的偽作。至於繼室劉氏,絕非劉黃,劉黃在《後漢書》有傳,在丈夫騎都尉胡珍過世後未再嫁,晚年在方城縣煉真宮修道。但曾據則確有其人,後人依照譜載找到他位於吉安市吉水縣八都鎮的墓葬,在2008年4月重修,並於2014年在吉水縣金灘鎮上曾家村起造曾據公祠,2015年5月1日落成啟用。

類似曾據被子孫「加官晉爵」的問題,在正史上無名的曾氏祖先身上都有。中國歷代正史的職官志都相當詳實,稍微一翻,家譜的破綻馬上就顯露無遺。

 

本文原刊於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41ea2214-7b86-4faa-85fe-0bea45683b36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