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的核心議題(上)︱ 桑普

【2017年10月31日 3:33 下午】十九大的核心議題(上)︱ 桑普


10月18日,中共召開十九大斧頭幫大會;10月25日,中共召開十九屆一中全會,新一屆政治局常委七人亮相: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先前很多人起勁地猜測王岐山能不能保住政治局常委職位(結果是他不再擔任中委及中紀委),或者專注地探究習近平思想會不會被寫入黨章(結果是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寫入黨章)等等。然而,這些根本不是最重要的問題,更不是嚮往自由與捍衛人權的公民應該凝神灌注的問題。對於這類話題,大家點到即止即可。

依我看來,十九大最核心的議題是:習近平強化獨裁專政與個人崇拜,無接班人而邁向長期執政。伴隨著這條返回毛魔時代的回頭路,未來數年中共打壓人權的烈度勢必繼續提升,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共政權正在加速衝向亡黨亡國的縱深懸崖。在這個不可避免的人權陣痛期,兩岸四地的有識之士必須堅守信念、沉著忍耐、有勇有謀地渡過這個難關,既不要輕視共產黨的邪惡,也不要放棄追求自由、法治、人權、民主的理想。

一、派系迷思

輿論一直流行一種說法,甚至最近連俄羅斯報紙也不避俗,聲稱十九大是習派和江派的殊死較量。我不同意這種說法,因為這種派系論述,根本不符合中國國情,嚴重脫離事實。派系論述可能在歐美、日本、台灣說得通,因為每一派領袖人物往往都是獨當一面,擁有相對獨立的人格、理念及利益,較無必要需要依賴或服從其他派系或權力,況且無人有任何特權足以壓服所有其他人。但中國卻不然。中國是個濃稠醬缸,中共是個獨裁鐵桶。當槍桿子及刀把子(暴力)、筆桿子(謊言)、幹部隊伍(組織),都已經由習近平一人全面牢牢掌握的時候,任何「江派一席、團派兩席、習派四席,合共七名常委」、「習派與江派繼續生死決鬥」之類論述,都是荒謬絕倫,無中生有,脫離常識,變相為獨裁者習近平製造權力不穩的悲情謊言。

事實上,上海幫早已不成氣候。韓正以前其中一個直屬上司就是習近平(前上海市委書記),因而僥倖獲准入常,如坐針氈。畢竟他未來只可能擔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這類閒職,聊備一格,無足輕重。張德江、劉雲山、張高麗等人已經全退。至於上海市委書記職位,習近平拔走了韓正,換上了浙江舊部李強,用以搭配上海市長應勇。兩人都是習的親信,將來必定權傾上海。江澤民老矣,上海幫散矣,就連新黨章也只提了「江澤民」名字一次而已,而「習近平」名字則出現了十一次。甚麼江派和習派繼續惡鬥,都是某些人士憑空杜撰出來的武俠小說而已。直面現實,直面獨裁,不要繼續胡編亂造了。

至於團派,亦即出身共青團系統的共產黨員,其在中共高層的政治影響力,早已在五年前瓦解殆盡,團派大員已經俯首稱臣。胡錦濤已經無足輕重。「前團派」李克強跟其他六名常委亮相時,面容枯槁,狀有愧色,沒有鼓掌,滿頭大汗,猶如驚弓之鳥。「前團派」汪洋更不用說了,昔日講了一句「中美關係有如夫妻關係」就被習近平投閒置散,未來也只會擔任全國政協主席之類閒職。「前團派」胡春華就更加落魄,不但入常失敗,獨留在25人的中央政治局中而毫無實權,而且就連廣東省委書記一職也被習近平連根拔起,改由習近平的奴才李希替代。再看看其他共青團出身的高層吧。中宣部長劉奇葆、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均被逐出25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名單。令計劃、萬慶良、秦宜智、楊岳,關的關,退的退。習近平近年又不斷猛烈砲轟共青團「機關化、行政化、貴族化、娛樂化」,甚至說他們「空喊口號、形同虛設、四肢痳痺」、「不要老想著做官,也不要幻想做接班」,然後說句「宰相必起於州部,猛將必發於卒伍」,一舉就把團派完全敲碎和堵死。還是那句話:直面現實,直面獨裁,不要繼續胡編亂造了。

由此可見,今天中共的政治格局跟江、胡年代楚河漢界、分灶吃飯的形勢截然不同。如仍抱殘守缺,恐怕脫離現實。整體上,習近平大權在握,獨裁無礙,所有權力配置都只不過是按照他信任對方的程度,劃定「習核心」外圍親疏有別的同心圓。換言之,一人獨裁,眾人膜拜,全部按照習近平喜好程度而有親疏之別而已,基本上全是投誠的奴才。例如栗戰書暫時比較靠近核心,胡春華暫時離開核心比較遠一點而已。權力鬥爭固然存在,但往往都是在這些遠近距離和間隔之間產生明爭暗鬥、有進有退而已,絕非忠於甲君的一派對抗忠於乙君的另一派的長期政戰。對中國政情不熟悉的門外漢,往往不辨此理,重複誤判情勢。這種迷思應被摒棄。

二、獨裁專政

樂於沉迷江派、團派、習派封神榜式論述的人,或許可以看看以下四方面的人事變動和安排:槍桿子及刀把子(暴力)、筆桿子(謊言)、幹部隊伍(組織)、地方黨委(諸侯),就可以知道習近平已經大權獨攬。所謂江派、團派跟他平分秋色、殊死惡鬥,純屬幻想,絕非事實。

(一)暴力陣營

槍桿子就是軍隊。在新一屆中央軍委當中,習近平繼續擔任主席,副主席是暫時信得過的舊人許其亮,以及同屬紅二代而且與習近平有世交的張又俠。委員由八人降至四人,更有利於集中權力。舊人只有魏鳳和,新人包括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政治工作部部長苗華、紀檢委書記張升民。前朝遺臣范長龍、常萬全、房峰輝、張陽、趙克石、吳勝利、馬曉天都被逐出中央軍委。新任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主任苗華、後勤保障部部長宋普選、陸軍司令員韓衛國,都是來自福建東南軍系統,亦即習近平的舊部和親信。李作成取代前朝遺臣房峰輝當上參謀長,李尚福取代前朝遺臣張又俠擔任裝備發展部部長(一大肥缺),海軍司令員由沈金龍取代前朝遺臣吳勝利,空軍司令員由丁來杭取代前朝遺臣馬曉天,火箭軍司令員由周亞寧取代前朝遺臣魏鳳和。更不用說五大戰區都早已全部換上習近平信任的人。「習指揮槍」這個獨裁事實,不是已經很清楚了嗎?

刀把子就是政法委,掌握國安、公安、武警、法院、檢察院等暴力機器。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郭文貴兩大攻擊目標之一),確實不是習近平的嫡系,是個投誠分子,但因已年屆七旬,順勢被推下馬。消息指出,他的職務將由政法副書記郭聲琨接替。郭聲琨出身廣西,兼任公安及武警的一把手,是個掌握實權的人,現在名列中央政治局25人之一。看起來,郭聲琨接替孟建柱,權力將會很大,其實不然。一是他們沒有像胡錦濤時代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那樣位列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二是習近平在政法委之上增設了「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自2013年11月成立起,一直由習近平擔任主席,標榜統一領導公安、武警、司法、國家安全部、解放軍總參二部三部、總政聯絡部、外交部、外宣辦等部門,最近又再增設「中央全面依法治國領導小組」,根本早已吸乾政法委原有權力,定於一尊。郭聲琨,雖非習的嫡系,但已無關痛癢。

(二)謊言陣營

筆桿子就是宣傳與統戰,就是撒謊,就是郭文貴所講的「藍金黃」。中共中央宣傳部(中宣部)原本由劉奇葆擔任部長,不是習近平系統出身的人,而他上面原本主管宣傳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前常委劉雲山,也不是習近平系統出身的人,當然他們也是始終對習近平唯唯諾諾。時至今日,人事丕變。身為三朝文膽的王滬寧,跟毛澤東時代的陳伯達並肩而立,躋身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第五名,將會接掌中央書記處書記,掌管黨務及意識形態工作。王滬寧是習近平的御用文膽,為半文盲習近平創作習思想、中國夢之類文字垃圾,深得習近平賞識,劉雲山因而正式退場。在王滬寧下面工作的,當然有已經取代劉奇葆成為中宣部部長的黃坤明(現任中宣部常務副部長、習近平浙江舊部),同屬習近平的親𢚘,躋身25人政治局委員之列。毛澤東當年曾經批評中宣部是個「閻王殿」,但是時至今日習近平已經壓服了這個「閻王殿」,自己當起「閻王」來了。

(三)組織陣營

中紀委書記王岐山退下(傳言他在明年「兩會」後將出任負責外交和國安的國家副主席,實權大不如前),由原中組部部長趙樂際接任。趙樂際歷任青海、陝西一把手,投誠於習近平。至此,「老大」習近平終於清除了對自己權力最有潛在威脅的「老二」王岐山,把趙樂際這個滿嘴陜西土話的阿斗捧起來,裝點門面。同時,為了穩定中紀委隊伍,習近平提拔楊曉渡(中紀委副書記、監察部部長、國家預防腐敗局局長)晉身25人中央政治局,變相表明「王去趙來」之後還是要靠一直效忠於習近平的中紀委大部分幹部,因而133人的中紀委名單這次沒有太大變動。至於中組部部長的空缺,已由習近平的清華幫親信陳希(原中組部常務副部長)接任,同樣位列25人政治局委員之一。習近平還意猶未盡,想方設法增加自己的安全感。他最近增設「國家、省、市、縣監察委員會」(把黨的紀委及政府的監察部門併入,合署辦公,撤銷行政監察),把原有的「中央巡視工作領導小組」以及中紀委,置於如來佛手掌之中,以新組織凌駕舊組織,目的是要把幹部升遷、紀檢權力,定於一尊,凌駕舊人。此外,中共當局還標榜用「留置」取代「雙規」,根本只是換個名詞,秘密留置時間可以延長而沒有任何獨立司法監督。無論如何,趙樂際、楊曉渡等人,雖非習的嫡系,但已無關痛癢,因為他們已經不可能擁有像王岐山五年以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政治權力,只能唯習是從。組織及紀檢權力,盡歸習近平掌握。

(四)諸侯陣營

兩大「擦鞋精」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習近平福建舊部)、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多次表示忠於習近平,如今位列25人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由李強(習近平浙江舊部,又稱之江新軍)取代韓正,廣東省委書記由李希(習近平河北正定時期親信)取代胡春華,同樣位列25人政治局委員。習近平提攜有加的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習近平浙江舊部),這次雖未能如願入常,但已躋身25人政治局。再加上對習近平忠心耿耿的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同樣位列25人政治局委員。再者,陝西省委書記由胡和平(與習近平相熟的清華幫)擔任;福建省委書記由于偉國(習近平福建舊部)取代尤權;河北省委書記由王東峰(習近平陝西同鄉、在剷除黃興國事件上有功)取代趙克志;遼寧省委書記由陳求發(宣示遼寧省財政數據造假以助習近平清洗遼寧省官場)接替調任廣東省委書記的李希;江蘇省委書記則由婁勤儉(習近平重點栽培的親信)擔任。更不消說浙江、吉林、雲南、西藏等地的「一把手」早已盡入習近平手中。由此可見,習近平已經把全國主要省市的掌控權操在自己手上。換言之,習近平是個擁有實權的獨裁者,地方諸侯均已俯首稱臣。習近平根本不是一個周旋於各種派系之間而處身夾縫的中間人,已經毫無疑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