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的核心議題(下)︱ 桑普

【2017年11月06日 1:28 下午】十九大的核心議題(下)︱ 桑普


五、不設接班

習近平打破了毛、鄧、江、胡的中共宮廷政治規矩,不設接班人,準備五年接五年一直幹下去,直到他不想幹為止,真要幻想做個千古一帝。我的論據何在?很簡單:常委年齡。

習近平64歲、李克強62歲、栗戰書67歲、汪洋62歲、王滬寧62歲、趙樂際60歲、韓正63歲,如果按照中共高層「七上八下」的退休年齡規矩(當年江澤民為了趕走李瑞環而定下的江湖規矩:67歲續任,68歲不續任),這意味著甚麼?江澤民、胡錦濤所奉行的「獨裁者在位十年,而且在第六年安排接班人入常,然後由該接班人接續在位十年」的規矩已被打破!及至二十大(2022年),如果真的奉行「七上八下」規矩,屆時65歲的趙樂際、67歲的王滬寧、汪洋和李克強,理論上均可能(當然不是一定)續任五年,但是到了二十一大(2027年),他們都會至少70歲,根本不可能再續任五年。換言之,「江十年、胡十年」的模式將會無以為繼。畢竟,現年64歲的習近平在二十大(2022年)時將會超過68歲,按照中共規定的年齡慣例不得連任,但我估計由於現在「一人十年」的模式已被變相打破,屆時「七上八下」的規矩也將被公然毀棄。到時只要搬出「兩個一百年,關鍵時刻,捨我其誰」之類藉口,習帝就可以繼續獨裁下去。

另一個預料習近平將會獨裁專政超過十年的論據是:潛在接班人都已被整肅或者疏遠。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54歲,曾經是二十大第六代接班人的熱門人選,但卻已因嚴重違紀而被習近平關押起來。前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54歲,任憑先前黨媒頭版高調加持,但他現在已被拔除廣東一把手的重要地盤,是目前25名中央政治局委員當中唯一一個沒有職位的閒人;即使日後他可能擔任國務院副總理之類職位,但已毫無實權可言,預料他的仕途已經劃上休止符。現任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57歲,習近平身邊的紅人,但是這次也在最後關頭進入不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原因顯然是獨夫習近平不希望製造他欽點陳敏爾做第六代接班人的錯覺,因而要他官留原職。換言之,檯面上比較有機會成為習近平接班人的人物,都已被排擠到權力核心之外。因此,習近平怎有可能在五年後善罷甘休,放棄獨裁?況且,尋找接班人是每個獨裁者永恆的難題,習近平現在把這個難題暫時拋諸腦後,繼續享受獨裁者的榮華富貴,但是難題沒有因而消失,勢必持續困擾著習近平,至死方休。

想當年,毛澤東欽點了華國鋒,豈料華國鋒摧毀了四人幫與老幹部之間的恐怖平衡,造就了鄧小平篡黨奪權。鄧小平死前欽點了江澤民,又隔代欽點了胡錦濤,大致上能夠照表操課。江澤民和胡錦濤共同欽點了習近平,豈料習近平一登大位,磨刀霍霍,掃蕩官場,獨霸江山,不設接班,邁向長期執政。五大匪首,禍害中國,延綿無期。這種政權,怎能獲得未來世人及史籍認同?一旦習近平二十大進一步集權,不交棒,甚至重推「主席制」而自任黨主席,要與毛澤東競比高,那麼中共的命運必將悲劇收場。放眼今天的中國,其實早已被共產黨推向懸崖深淵,只不過沿途還享受著法西斯式民族主義亢奮和榮景罷了。

六、潰而未崩

有人問我:五年以來,習近平以「反腐」之名,整肅了這麼多政敵,為甚麼不會形成反習集團向他反撲?原因在於:向習投誠,就會保錢保命繼續腐敗;向習反撲,只會眾叛親離見財化水。習近平穩穩地控制住暴力機器、謊言機器、幹部機器、各省諸侯,幾乎滴水不漏。面對獨裁態勢,如在黨內反習,猶如飛蛾撲火。所以很多幹部唯有裝扮出一副熱烈效忠習近平的樣子,心裏最重視的卻還是自己的貪腐黑金。他們認為:習近平最清楚無官不貪這個硬道理,只要不跟薄熙來、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令計劃、孫政才沾上邊,進而出盡全力效忠捧托習近平,一定可以表態過關,大家繼續發財,促使習近平權力得以不斷集中鞏固。

還記得某位北京出租車司機在十九大期間接受了台灣中央社訪問。他說出了一段發人深省的話:「你們聽過一匹狼嗎?一匹狼總比五、六匹狼好,不打老虎在哪兒擺自己人呢?」真是一句話道盡了習近平獨裁歲月的本質,而他所說的「自己人」畢竟絕大多數都是投誠效忠習近平而產生的。

我對於未來中國五年光景的預期是「潰而未崩」,中長期則是「必定崩潰」。何清漣、程曉農最近的大作《中國:潰而不崩》道盡了熊貓派與屠龍派的長期爭論、中國崛起論與中國崩潰論的針鋒相對、北京模式論與中國威脅論的持續論戰。書中揭示:(一)中國社會一定持續潰敗,因為中共這個列寧黨的本質就是懂得從母體攫取奶水養活自己,亦即殘民自肥。(二)中國的潰敗會向外輸出,香港及台灣肯定首當其衝。(三)但是中共將會維持不崩,因為中共已經消滅及壓制了中國母體內的各種反制力量和組織,而且西方國家自掃門前雪,不再大力輸出民主。(四)中共最擔心的就是金融危機及經濟崩潰,但還是有很多辦法弄到錢,維持自己的運作。

我同意這本書的上述基本論點。換言之,我們不應輕視中國共產黨的惡性與靱性。它在短期內將會「潰而未崩、危機四伏」,中長期卻會「必定崩潰、掃入糞坑」。換言之,我們不要幻想速成,但也沒有任何理由放棄希望。其實,習近平搞個人崇拜及集權獨裁,客觀上正是加速他自己及中共政權滅亡的催化劑。處於中心的中國人、處於邊陲的香港人、處於局外的台灣人,都需要及早做好準備,厚培公民社會,尊重人權法治,揚棄文化糟粕,珍惜自由,守護公義,堅持不懈,繼續努力。

七、文貴之末

時至今日,郭文貴爆料已經到了「此恨綿綿無絕期」的地步。他所講的盜國賊集團已經從王岐山(已卸任),講到孟建柱(已卸任),再講到最近被他猛烈批評的劉延東(已不重要),但偏偏不講習近平以及他自己。當然,這些人的周邊人物也在他爆料之列,但多是一些小嘍囉。畢竟,中國無官不腐,無商不貪,這是常識,他的爆料根本只是繪影繪聲、活色生香而已,即使頗有真實成份,講到香港的藍金黃計劃、國保常駐蹲點、各大酒店安裝針孔攝錄機等情節尤其精彩,但畢竟沒有多大新意。

郭文貴在十九大期間選擇閉嘴,肯定是他接受美國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事前傳話有關。然後,各大社交媒體一度暫停他的發佈訊息功能。畢竟,他也乖乖聽話不另開新帳戶發貼,顯然是藉此表示對習近平的鐵膽忠肝。及至十九大結束,他就繼續發聲,聲稱自己有新一屆政治局常委七人當中二人的黑材料,然後繼續對習近平三呼萬歲,展現自己如何用心良苦協助習近平反腐。依我看來,他所展現的,全是卑賤的姿態、奴才的口吻,目的只不過是保命守財、沽名釣譽。

郭文貴的最大問題是:反貪官不反皇帝,清君側不清暴君。郭七條講所謂憲政民主只是虛晃一招,目的是吸引那些貪財若渴的所謂民運人士支持,希望郭文貴可以向他們分一杯羹。歸根結柢,他還是緊緊抓住習近平大腿不放。他的動機極可能是雙重的:一是挾怨報復自己的仇家,二是甘做習近平的清君側喉舌。我一直相當懷疑,郭文貴是習近平(一把手)故意放到海外吠叫,針對那些對習近平最具權力威脅的王岐山、孟建柱等人(二把手),開展類似文革初期北京大學聶元梓大字報的借刀殺人批鬥,以配合和聲援習近平在十九大期間完成二把手大換血。及至現在音樂椅樂音終結之際,習近平已經完成霸業,郭文貴自知飛鳥盡良弓藏的道理,唯有兵分兩路:一是依附美國政府申請政治庇護以求保命守財,二是繼續標榜自己手上有許多黑材料,告訴習近平「由於革命尚未成功,文貴可以繼續努力」,以延緩習近平收拾他的時機。換言之,郭文貴爆料,恐怕已經到了強弩之末。畢竟,大家看戲就好了,千萬不要成為郭粉、習迷。

八、民間社會

十九大期間,民間社會草木皆兵:各大城市地鐵嚴密安檢及輪候良久、鐵路運輸二次安檢及開展大數據辨識、勒令夜店因不可抗力因素停業、移除酒店房源及退款、延誤郵件遞送、推遲三項鐵人賽事、禁止外國人到西藏旅遊、停止加油站自助加油服務、超市刀具下架、訪民遭圍困及攔截、維權人士及律師失蹤或被捕、嚴密檢查網上通訊及不准更改頭像或個人資料、封鎖女星墮樓死亡消息、幼稚園學童及小學生以至僧侶及醫院病人必須聚看十九大直播、針對廈門衛視不作十九大直播而播放卡通片停業整頓、外媒記者先經篩選、記者只可旁聽而不准提問代表團成員等。如此光怪陸離,全國堪稱鬼域。

際此人權嚴冬,還是存在著兩把響亮的聲音,一把在黨內,一把在黨外。

在黨內,身為毛魔前秘書及前中共中央委員的101歲老人李銳,決定在獲邀後不列席十九大。千金李南央在接受外國媒體訪問時,讀出李銳的一封信。該信指出:習近平5年來發表1100次講話,但卻發生了「令人費解」的事:創刊25年的《炎黃春秋》編輯人員被強制撤換、大作《廬山會議實錄》不許再版、《何時憲政大開張》及《李銳期頤》只能在香港出版;凡此種種,均明顯違背了十一屆三中全會全面改革開放的精神,以及前中宣部部長陸定一廣開言路的方針。李南央表示其父不去列席十九大也「沒有甚麼遺憾的,這麼大歲數,那些人講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他一句也聽不見,何必呢!那不就是當個群眾演員!」李銳倒不了習近平,於是選擇不合作、不列席、不逢迎,總算是個有骨氣的好漢子。當然,退黨和反黨才算更理想,夏蟲不可語冰。

至於黨外,「709律師的律師」余文生先生言者無畏的高風亮節,更是令人肅然起敬。十九大召開前夕,余文生律師發表公開信,建議中共黨代表「罷免習近平」,知其不可而為之,猶如蚍蜉撼樹。當然,這種做法立即導致他被約談,現正遭受嚴密監控。他這篇公開信真是有血有淚,擲地有聲:「人權惡化,法治倒退,酷刑泛濫,冤獄橫生,言而無自由、民主、平等、法治,權貴當道,貪腐橫行」;「習近平五年執政,不順應歷史潮流,開歷史倒車,強化極權統治,已不適合繼續留任,建議十九大罷免習近平,全面實行政治體制改革,建立建設自由、民主、人權、法治中國,還政於民。」從這種論述高度與勇氣來看,足見中國民間社會追求公義及挑戰極權的理想與勇氣並未油盡燈枯。余文生律師,加油!

已故的劉曉波先生曾經說過:「中國的所有悲劇,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的,不要埋怨別人」;不要相信「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的,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劉曉波先生也在1998年《獄中書簡》中這樣評價著名神學家潘霍華:「響應上帝的召喚,就是一個人以整個生命負責,就是在不信任中尋找並抓緊信任,就是在無望中滿懷希望,就是在苦難中體驗受難的幸福,在悲觀中保持樂觀,在鎖鏈中爭取自由。」我希望用這些話跟所有關注中國人權問題的同道共勉。


相關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