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一現的中國夢︱黎則奮

【2017年11月09日 7:41 下午】曇花一現的中國夢︱黎則奮


中共十九大終於完結,對習核心而言,當然是勝利閉幕,因為經過五年糾纏不清的派系鬥爭,習近平終於成功一統天下,集大權於一身,帶領中國走進所謂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現代化新時代,習思想寫入黨章,成為主宰中國未來五年以至更長時間發展的指導理論。表面上,中共仍然維持「集體領導」的格局,但實際上名存實亡,因為不管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都幾乎盡是習家軍的天下,所謂江派、團派和上海幫,已經潰不成軍,留下的人物再無法制衡習近平獨一無二的權力,只能按照習核心的本子辦事,否則難逃被清算和拉下馬的厄運。

習近平五年前上台的時候,聲言「不反貪腐亡國,反貪腐亡黨」,因為開放改革的放權讓利政策,雖然大大解放生產力,讓中國經濟快速增長起來,但亦為日後的結構性貪污埋下種籽,締造溫床。原因很簡單,中國搞的並非以市場為主導的自由經濟,而是由官僚階級佔盡優勢以尋租活動為主的官僚集產主義或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因此以權謀私不單是常態,更是中央鼓勵及默許的「必要之惡」,貪污腐敗可說是鄧小平所謂「讓一小撮人先富起來」的必然產物。開放改革十年,六四悲劇的誕生,鄧小平判斷為「國際大氣候與國內小氣候」互相結合的產物,必然到來,只著重上層建築意識形態變化的影響,卻忽略了變化的根源其實是下層建築經濟結構轉型的結果。新興的資本主義力量對共產黨的官僚體制全面衝擊,教共産黨嚴重分裂,出現所謂改革派和保守派。前者是開放改革的得益者,要求中央進一步放權讓利,讓以市場經濟為主導的資本主義生產模式在中國遍地開花,同時要求政制改革,反映和代表著新興資產階級利益。後者是不事生產死抱着教條坐享全民所有制及集體所有制生産成果的特權官僚階級,用社會主義旗幟為幌子,死抱和捍衛著的只是自己擁有特權的既得利益。六四動搖中共根本,民主運動一旦成功,勢必亡黨,至少亦會促使中共分裂成兩大黨派,從社會歷史發展角度觀看,其實是好事,所以不管基於任何原因,我們都應該支持改革派和民間的民主力量,因為那不僅有利中國整體的長遠發展,對唇齒相依的香港,亦有莫大禆益。可以想像,八九民運倘若成功,香港的九七前途早就迎刃而解,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亦不會出現今天的變形走樣。

可惜,歷史的軌跡往往不會按照人們的主觀意願發展。六四後的中共,在國際上空前孤立,經濟上停滯不前,共產黨作為官僚階級的整體利益,不管保守派抑或改革派,都受到嚴重損害,難以延續下去。最終兩派達成協議,由打下江山的紅色家族瓜化國家利益,放下意識形態分歧,全力發展經濟,而走的主要是新自由主義道路,結果最大的得益者就是壟斷國家資源的官僚階級和化公為私積極尋租的紅色資本家,所以國富民窮。因此,當前中國社會的深層次矛盾,就是紅色資產階級和官僚資產階級與全國人民的矛盾,自九十年代初以來至今出現此起彼落源源不絕的維權運動,代替了無聲無息的民主運動,正是這個因由。

在亡國與亡黨之間的兩難取捨,習近平根本並無選擇,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選擇以反貪腐清除部分瘀血,以為可以藉此延續中共的統治。殊不知共產黨已經病入膏肓,無可救藥,集體貪腐經已是制度性的問題,以尋租活動為主導的生產模式不改,即使用政治手段限制自利貪婪走資的紅色資本發展(規模已龐大至不可倒下,否則界外耗損無可估量),讓國家資本獨大,以為只要「治黨從嚴」,用意識形態和國家(黨)機器操控國企官僚,全力發展國家資本主義,便既可持續發展經濟,同時制止貪腐惡化,保住江山,結果只會歷史重覆,前門拒虎,後門進狼,由新一代貪官取代舊人而已。

當然,中國天朝崛起,仿效昔日帝國,輸出資本,將內部矛盾轉化為國際矛盾,由需要中國援助的發展中國家承擔,可以讓中國的盛世延續一段時期,不無可能。但習近平的中國夢,放在歷史長河觀照,最終也只是曇花一現的迴光而已,然而短視的國民,又有多少人會預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