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隧道塞車問題, 除了加價還有其他辦法︱譚文豪

【2017年11月17日 1:53 下午】解決隧道塞車問題, 除了加價還有其他辦法︱譚文豪


一直以來,香港人飽受塞車之苦,就算接連有新鐵路和高速公路開通,幾條主要幹道尤其是過海隧道及連接九龍和沙田的隧道,塞車情況並未有改善。去年8月,政府收回東區海底隧道專營權,香港人彷彿見到曙光;政府展開隧道分流研究,研究範圍包括三條過海隧道、大老山隧道、獅子山隧道、以及尖山隧道,期望疏導舊隧道承載不了的車流到較新的隧道。政府早前將研究的初步評估結果提交立法會,並將於本星期五(11月17 日)於交通事務委員會討論。

政府提出幾招,包括紅隧和獅隧加價;上調如私家車、的士和電單車的隧道費;採用不同時段不同收費等。

隧道加價是唯一方法?

其中,政府打算調整三條過海隧道與三條連接沙田和市區隧道的收費,以達至分流效果,其官方理由是,預計至2021年,雖然全部六條隧道於平日早上繁忙時間南行和傍晚時間北行的交通需求將超越設計容車量,但西隧、尖山隧道屬「尚可控制的擠塞」,所以有能力接收其它屬「嚴重擠塞」隧道的交通,故此,政府便好像玩「SimCity」般,將「擠塞」的道路加價,將「無咁擠塞」的道路減價,期望車流會自然趨向平衡。然而現實歸現實,隧道使用的需求極不彈性,市場機制可發揮的作用有限。隧道的選擇受地域限制,並非每人皆願意花費更多時間繞道而行,犧牲方便以節省金錢。或許,有人會認為增加隧道費會鼓勵更多人選擇以公共交通工具出門,這種說法忽視了好一部分居住偏遠地區的市民,他們欠缺合適方便的公共交通配套,這亦是居住偏遠地區的市民往往會以電單車代步的主要原因。故此,單單增加隧道費根本無法鼓勵這一群市民轉用公共交通。

退一萬步,讓我們姑且接受市場調節機制有效,何以實踐隧道分流的方法只有加價一途?其實降低收費亦可成為車輛分流的誘因。透過補貼令西隧減價,將可增加西隧流量,亦有助西隧公司的收入。只要政府肯與西隧公司商討,亦是一個可行之舉。

免收過海巴士隧道費

政府擬凍結巴士、綠色小巴等公共交通車輛的隧道費,雖然未知道政府為何不鼓勵公共交通分流(例如現時經尖山隧道的巴士線仍較其餘兩條同類隧道少),但政府鼓勵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方向仍是值得一讚。為吸引更多市民轉乘巴士,政府甚至應考慮免收部分過海巴士隧道費,將過海巴士線的收費水平減至與普通線相近的水平。據《公共巴士服務條例》,專營巴士公司須將各路綫每天的收入、乘客人數等詳細資料備存妥當。為達政策目的,政府應按照以上數據計算並與巴士公司商討各段巴士線可減除之費用,加上定期監察各巴士路線的收費財政狀況,以確保豁免的隧道費能直接於該過海路線巴士收費中減除。

由於巴士路線固定,減免隧道費將大大降低行走昂貴隧道的成本。以一架雙層巴士為例,行走東隧及西隧的隧道費分別為75及170元。若可豁免此收費,平均每人每程則可減少約1-2元車費。減幅相信可吸引更多市民轉乘巴士,長遠政府亦可考慮再豁免其它公共交通工具的隧道費。

統一三隧的士回程收費

另外一個紅隧擠塞的原因,是的士過海後會集中於紅隧回程。雖然按照現時的士收費,乘搭過海的士乘客如非在過海的士站上車,須額外繳付「隧道回程費」,收費為10元(紅隧)、15元(東隧)及15元(西隧);而各隧道的日間非載客的士收費則為10元(紅隧)、15元(東隧)及60元(西隧) (西隧會在凌晨時分為非載客的士提供優惠) 。換言之在繁忙時間,無論載客的第一程車使用任何一條隧道,的士司機若選擇在西隧「吉車」回程,甚至須自掏腰包繳付額外費用;而使用紅隧回程則最為划算(甚至有錢賺) 。從成本效益的角度出發,的士集中於紅隧回程的原因顯然易見。

因此,政府應考慮統一三隧的士回程收費,避免車流集中紅隧。運輸署數字顯示,2016年的士使用紅隧過海的總次數為9,712,755次,為使用紅隧過海的第二大車種,僅次於私家車的17,662,913次。相信統一回程收費後,大部分的士司機將不會集中於較擠塞的紅隧過海。此措施不但能紓緩紅隧交通情況,更能改善本港的士分佈,令的士不會過份集中於紅隧附近地區營運(如尖沙咀、銅鑼灣等地)。

第四次整體運輸研究

政府提出探討設立隧道費調整機制作長遠解決辦法。然而,目前本港一直維持約3.4%的車輛增長,人口亦不停膨漲,預計2043年本港人口將達822萬,相信未來對隧道使用的需求只會有增無減。一個以隧道交通流量作標準的調整機制恐淪為另一個「只加不減」的價格機制。

香港的交通問題不僅僅關乎「六隧分流」,更加關乎各項細節,如巴士疏落不準時、地鐵經常延誤/滿載、欠缺合適方便的公共交通配套等;又或是愈來愈多市民自購車輛,增加的車輛令道路更加擠塞,造成惡性循環。歸根究底,香港欠缺對交通運輸有宏觀的規劃,這既源於政府沒有整體交通運輸規劃的概念,而民間亦無從入手,因為香港的運輸交通數據牢牢掌握在政府手裏不作公開,簡單如過海隧道時間,民間亦不能取得一些「可供機器閱讀」(Machine-readable)的資料,而民間亦要透過自行搜集,才能整合小巴路線。

交通擠塞問題其實早已困擾全港。長如大橋隧道,短至街邊路段,均須面對流量飽和的問題。長遠而言,政府應儘快展開「第四次整體運輸研究」,以整個香港為本位作思考,檢討現有交通工具的分工及配合,以改善市民交通體驗。唯有減少市民買車的意欲,鼓勵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才能根治本港隧道擠塞的問題。同時,政府應該研究跟台灣政府一樣,有專人統合運輸數據,便利民間研究香港的交運輸規劃,政府並應該便利更多公司提供各類型的集體運輸交通工具。長遠來說,香港的交通政策應繼續以減低私家車,鼓勵公共交通為目標,從細節位置出發,例如增加接駁優惠、市民可透過手機掌握各項公共交通工具的班次等,改善市民乘搭公共交通的體驗,減低市民對私家車輛的依賴。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