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僭建門與三大對策︱桑普

【2018年01月15日 7:26 下午】鄭若驊僭建門與三大對策︱桑普


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剛剛上任,旋即爆發驚天醜聞。1月6日,她在屯門的別墅獨立屋(包括天台、地庫等多處)被揭發多處違法僭建,毗鄰的丈夫潘樂陶之獨立屋同樣如是。

一、違法

綜合目前各種公開資料顯示,鄭若驊涉嫌在2008年購屋後違法僭建天台構築物,地庫被僭建的時間則未明。如果屬實,對照鄭若驊先前聲稱自己在購屋後沒有開展任何僭建,顯然誠信破產,而且由於僭建天台構築物違反《建築物條例》,應負刑事責任。如非屬實,亦即包括地庫在內的所有僭建都是購屋前早已存在,那麼鄭若驊當年在取得按揭貸款時沒有向銀行表明有地庫,涉嫌作出虛假陳述,進而構成詐騙(無論既遂或未遂)及違反《盜竊條例》,同樣應負刑事責任。

橫竪都是違法,何不趕快自首、辭職、悔罪、問責?很忙、不記得、因公忘私、警覺性不高、敏感度不足、事實唯有是事實之類垃圾說詞,統統都是丁蟹式廢話。包容即包庇,很忙即很狼。與其四面楚歌,不如及早離去。

鄭若驊,工程師兼大律師,曾獲委任為特區政府發展局轄下建築物條例上訴審裁團主席,處理多宗關於僭建的上訴個案,寫著作,辦講座,談僭建,好一副專業架勢。如要在全香港挑選一位「反僭建」法律的冠軍專家,非她莫屬。今天的她,竟還狡辯說自己不是「認可人士」,是否語無倫次?畢竟,無恥是無恥者的通行證。況且,即使賴死不走,一旦定罪判刑,料將喪失大律師資格,司長烏紗必定不保。何苦戀棧?特此敦促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及早調查蒐證,繩之於法,捍衛法治,不得姑息。

二、權謀

然而,坊間批判往往僅止於上述層次,卻沒有更全面地盱衡政治大局,未能明辨事件背後暗藏巨大政爭陰謀。簡單來說,鄭若驊僭建門是2012年唐英年僭建門(唐宮事件)的完美翻版,不僅涉及僭建違法層面,更加涉及權鬥搶位手段,兩者如出一轍,歷史不斷重演。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如不醒覺,重蹈覆轍。大家看看「反民主派」在鄭若驊醜聞爆發後的批判態度,或可略知一二。然而,最近幾天,事情又再起變化。港共集團發現昔日搞錯局、跟錯隊,現在唯有緊跟上意,嘴皮說變就變,相當耐人尋味。

首先,鄭若驊僭建門醜聞是在她上任後幾乎立即爆發,極有可能是有人早已儲備好她的黑材料,看準她上任,丟出黑材料,餵料給記者,然後照原定劇本循序操作,決意扳倒她,搶位奪權。然後最近風向逆轉,恐怕有來自黨高層意思,決定原任命「不走樣、不變形」。如果屬實,香港土共集團內部肯定將會掀起「反擊倒鄭翻案風」。那些先前對抗中央、搞窩裏反、搞小團夥的港共奴才可能凶多吉少。

還記得在醜聞爆發後的第一階段,眾多「反民主派」人士迫不及待,公開倒鄭,落井下石,把鄭若驊往死裏整,頗有停止地球轉動之勢。如果把這種態度跟2012年梁振英僭建門(梁宮事件)互相對照,前恭後倨,結論相反,親疏有別,厚此薄彼。特首林鄭月娥的雙重標準、精神心態,實在顯露無遺。

(一)反佔中作家屈穎妍對鄭若驊醜聞先表示「無語」,並以《警訊》騙案重演為例,指出這次是「同一個陷阱,同一個位置,大家目擊那裏死傷枕藉,你還是要踩進去」,質疑「香港到底是沒政治人才?還是沒有身家清白的人才?」屈穎妍認為鄭若驊「在風高浪急的時勢」沒有「擔起大旗殺出血路」的智慧,犯下「極度低級錯誤」,引用習近平「打鐵還須自身硬」,聲稱「別怪敵人為甚麼總追著你打,森林原則從來都是弱肉強食的,獅子從來都是揀跛鹿下手」,表示「我已經不信你會打仗、懂打仗」。說著說著,彷彿屈穎妍才是獅子,血盤大口;鄭若驊正是跛鹿,至死不悟,未免太過唏噓。

(二)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謝偉俊表示:鄭若驊的說法難釋疑慮,常人也可判斷她當年是否對僭建知情,而且她向銀行隱瞞資料按揭借貸是刑事罪行。他甚至說鄭若驊「偷食都要抹嘴」,不能聲稱自己太忙而沒有空抹嘴,而且她抹嘴後又用不合理辯解,很難幫她,暗示唯有勸她認罪求情。謝偉俊講到她要「認罪求情」,足見他已經認定她有罪。

(三)工聯會榮譽主席陳婉嫻批評鄭若驊「明知有錯,但錯而不改」,並質疑其工作能力,指鄭若驊猶如「知法犯法」。好一句「知法犯法」!不過,如果我們遮住了說話者的姓名,真不知道原來是陳婉嫻的豪言壯語,罵得真夠好、狠、勁!

(四)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兼資深大律師胡漢清表示律政司司長不單需要清楚法律,也要有政治智慧及操守。他指鄭若驊及其夫潘樂陶均有工程師資格,不論是專業標準、法律、政治警覺性,都有失策。由此可見,土共磨刀霍霍,針針見血,全力進攻。

三、轉向

不過,從1月11日開始,政治情勢出現了很微妙的大轉向,恐怕涉及土共奴才集團接受了來自共產黨高層的最高指示。這時候,奴才的生存之道,就是趕快緊跟,還要公開撇清責任。

首先,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在臉書上撰文為鄭若驊大力護航,稱讚對方「太大公無私」,指對方「因公忘私」,因而沒有及時把家裏的僭建處理好,「亡羊補牢」未為晚也,又形容對方被三家傳媒機構盯上,而屋宇署的效率更是「神速」得令人措手不及,更暗指鄭若驊遭到「暴行利益相關者」(其實是反專制的抗爭者)政治狙擊,彷彿一切跟港共集團無關。當然,吳秋北只不過是賊喊捉賊,撇除土共責任。然後,他意有所指地收筆:「廿三條立法的的張弛拿捏,是保護香港這個大家?還是保護自己的小家?司長好琢磨!」我對這句話的解讀是:港共集團對鄭若驊是否心甘情願努力推動廿三條國家安全立法,一直缺乏信心,於是藉此要她走著瞧,疑似半要脅、半威嚇。換言之,這些話也許透露了當初有人發動「倒鄭」的深層玄機,以及最近同意「放手」的先決條件。

然後,民建聯主席李慧琼的說法更加有趣,畢竟印證了吳秋北的定調。早先在1月7日,李慧琼曾經表示:鄭若驊未有審視住所是否有僭建狀況,做法不夠審慎,甚至是有疏忽。言猶在耳,及至1月11日,李慧琼竟然引用毛澤東詩句「風物長宜放眼量」,來為鄭若驊保駕護航,寫了以下一段文字:「鄭若驊如何做好律政司司長工作,是值得香港人關心的焦點。民建聯期望鄭若驊繼續致力確保《基本法》及一國兩制得以更好的落實,有力地守護法治、維護法紀及公共秩序,包括嚴肅處理涉及非法佔中的案件,令主要搞手負上應有的法律責任。」我對這句話的解讀是:只要鄭若驊繼續檢控政治犯,港共集團可能就會以此為交換條件,放她一馬,然後向中央邀功。果真如此,這種心態何其歹毒!

再來,就是「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大吹和風,反映莫名其妙的大轉向。

(一)工聯會黃國健認為:民主派議員傳召鄭若驊到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接受質詢並不適當,擔心鄭若驊就算不被「五馬分屍」,也至少「遍體鱗傷」,重申「大家都講是信不信的問題,若不信到哪裏講都是不信」。他的觀點完全呼應了林鄭月娥的說法,虛應故事,迴避真相。

(二)新民黨葉劉淑儀希望社會各界「給些時間」鄭若驊,應待當局調查水落石出才由她全盤交代。但問題是:我們已經給了很多時間、空間、機會給她,但她卻完全沒有任何有意義的交代。我們一直給她時間解釋,但她卻說自己很忙,然後還說我們不給她時間解釋,不是很變態嗎?

(三)自由黨主席張宇人表示鄭若驊已經向特首林鄭月娥解釋事件,承諾必定處理違法僭建,不會干涉檢控工作,因而評定鄭若驊仍是難得可勝任律政司長人選,臨危受命,應予機會,「我們只有信或不信」。說來說去,又是同一調子。

四、對策

面對鄭若驊僭建門所涉及的違法、權謀、轉向,我們應該如何冷靜應對?我有三招:吃一個、夾一個、看一個。套用中共戰術,猶如吃飯一樣。

(一)吃一個:既然現在港共集團及反民主派人士已經跟風轉向,從「倒鄭」轉為「挺鄭」,那麼民主派同道就不要再對鄭若驊客氣或者觀望了,更千萬不要落後於客觀形勢,應該以「鄭若驊下台」與「法辦鄭若驊」為全力奮鬥的雙重目標,絕對不應姑息鄭若驊。

換言之,由於今天的「中環」與「西環」,至少在鄭若驊醜聞一事上,已經重疊結合,兩者已經牽扯難分,眾奴拱照鄭若驊,我們也無謂姑息或者寄盼鄭若驊,因為我們在法律與公義兩方面,都是完全站得住腳的。

從本文開頭所鋪陳的事理分析,鄭若驊違反法律,幾乎毫無疑問,問題只不過是她究竟違反了那條刑事法律而已,她已經無法全身而退。如果她一直賴著不走,她將會不斷陷於被動。針對她豪宅僭建的司法程序所涉及的證據、輿論、行動,可能會繼續被有心人士主動分批爆出,猶如慢性凌遲,司長威信盡失,長期硬撐下去,終究獨木難支。

時至今日,鄭若驊猶如處身象棋殘局的棋子,一被將軍,即被吃掉。林鄭月娥及其主子更可能隨時棄車保帥。因此,香港人真的要加把勁。鄭若驊必須辭職,立品失敗,發財失靈,接受審判,承擔責任。

(二)夾一個:另一焦點落在鄭若驊丈夫潘樂陶身上。大家必須猶如使用筷子般,好好夾住他,抖出他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等官員以及其他高官的關係和往事,抖出他涉足眾多政府工程項目的具體資料。

需知道潘樂陶本身就是資深工程師,其創立的安樂工程集團曾於2001至2011年間取得多份機電工程署合約,當中包括2006年為機電署九龍灣總部設計、採購及安裝機房空調系統等,以及於2014年承接整個九龍區的市政場地消防裝置維修及保養,合約所涉總額估計高達數千萬港元。陳帆在機電署任職多年,或有機會接觸涉及判標的工作,但具體情況未明。

除此之外,安樂工程集團於2011年投得兩項高鐵工程合約,包括隧道通風樓及緊急救援處屋宇設備、石崗列車停放處屋宇設備,合約總值逾4.38億元。另有承包西港島綫軌旁設備及隧道環境控制系統。甚至有報導指出:潘樂陶名下公司於過去5年,在香港承接的政府工程合約至少有24份,總工程款額達8.17億港元,包括入境處自助過關「e-道」系統、渠務署「淨化海港計劃」等。

這些事實令人合理懷疑:鄭若驊的丈夫潘樂陶跟香港政府以至全香港納稅人,處於「利益衝突」及「利益共生」的複雜政商關係。據此,我們又怎能相信律師司司長鄭若驊,未來一旦遇有涉及其丈夫的法律糾紛時,只會站在納稅人這一邊,而不會站在丈夫那一邊?怎能相信鄭若驊必定拋棄「夫為妻隱、妻為夫隱」的倫理?普通法的夫妻互不作證特權又會否適用?因此,我呼籲有識之士:夾住潘樂陶,仔細看清楚,深入調查,毋枉毋縱。

(三)看一個:這是最重要的一點。剛剛講到「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個政治風險,事實上一直存在。即使此時此刻,香港土共陣營已經轉向而公開挺鄭,中央吹雞,全部跪低,但仍難保未來某月某日,他們這些奴才,或者中共高層,會把手上的後備人選推上前台,取代那個聲稱很忙碌的鄭若驊,成為香港律政司司長。

回顧去年曾經盛傳可能接替袁國強的律政司司長人選,其實包括以下幾位人物:大律師公會主席林定國、資深大律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莫樹聯、資深大律師兼大律師公會中國業務發展委員會副主席王鳴峰、法律政策專員黃惠沖等。

在這些人當中,我相信莫樹聯是香港土共集團的首選,因為他身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投名狀:反對公民提名、認同人大831決定、反對雨傘運動、代表兩個的士工會通過司法程序對付佔領旺角的抗爭者。此外,其前妻是立場軟弱無力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譚允芝。因此,大家應該特別重視這號人物,盯緊一點。

當然,其他人選不一而足,黨有多大膽,人有多大產,人人有希望,個個無把握:馬恩國、譚惠珠、周浩鼎、張國鈞、謝偉俊、容海恩、梁美芬等,簡直就是「星光熠熠」。

因此,我呼籲有識之士不宜只把精力集中在鄭若驊和潘樂陶身上,反而應該花一定時間與精力注意這股涉及潛伏後備人選的黑惡暗湧,以免消滅了蟑螂,迎來了老鼠,然後屆時出現抗爭疲態,這樣就大事不妙了。換言之,我們要有十足準備,在風向再度突變時,及時投入全新的抗爭行動。


相關文章

本週熱點